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心情絮语 >> 父亲老了 
    作者最新发表
    本版最新热文
    最新诗歌作品
    最新短篇作品
    最新长篇章节
父亲老了
作者:夜雨不朦胧 发表于:2018-9-5 16:46:08 | A级授权 | 心情絮语 | 人气:176

头晚做的梦,难道是老天在暗示我,父亲会有这么一劫?
父亲摔跤的那一天,难得老公空闲,他主动提出来陪我去超市买菜。我告诉他,头天晚上做了一个梦,醒来只记得大哥跟父亲在聊与我有关的话题。
也许是心情好,我聊到了曾经在奶奶家看到过父亲以前的照片。
小时候的父亲,长得很有灵气,穿着那个年代最贵气的衣服,一看就像有钱人家的少爷。长大后的颜值更是爆棚,特别是那几张当文艺兵的照片。
这些弥足珍贵的照片,如今不知它们都身在何处?是否还安好?!老公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着。
超市里没有我需要的蔬菜,不想空手而归,顺便买了一个西瓜。
刚到十字路口,母亲打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母亲小心翼翼地问我在哪里?可不可以马上到医院去一趟?
她告诉我,父亲心脑血管发作,在家里狠狠地摔了一跤。“额头撞到了鞋柜门的边缘,划出了一道很深的口子,流了很多的血”,他们用尽了所有的办法,血还是止不住。
父亲担心同样年迈、身体不是很好的母亲会受到更多的惊吓,选择独自一人去医院缝针,坚决不准母亲陪同前往。
老公送西瓜回家,我去医院看父亲。
我不知道额头上、衣裤上浑身是血的父亲是如何去的医院。
坐公交车?还是打的?
如果坐的是公交车,车上的人会不会与我一样的发挥想象?大清早的,老人为什么会流这么多的血?他的家人呢?胆小的人会不会与母亲一样,看到这么多的血会吓得全身发软、缓不过气来?
如果是打的,的士司机会不会担心惹祸上身而拒绝?
母亲认为我是女的,应该细心些,所以在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我。她忘了,我是一个连内科外科都分不清的人。
傻人有傻福,我很顺利的在急诊科看到了父亲。
看到父亲的那一刻,我的心砰砰砰地跳,两腿微微发抖。
眼前的父亲,头上很随意地缠了一层白纱布。血水在慢慢地往外渗,白色的绸缎衣裤上血迹斑斑。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人身上的血,而且还是父亲的血。此时流血的,如果不是一个老人,一定会让人浮想联翩。
我很安静地走到了父亲身旁,很小声地喊了一声爸爸。医生抬头望了我一眼,继续给其他患者慢悠悠地看病。
看着医生那要死不断气的神态,我的内心早已炸开了锅:
难道他不知道?医生看病也该分一个轻重缓急!这位患者都拆线好几天了,到最后,不就给他开了一点外用药么?!用得着装模作样地问来问去、摸来摸去、耗这么长的时间吗?!怪不得媒体经常报道某某病人由于抢救不及时……
医患关系紧张,就是这少部分冷血的医生造成的。
我忘了,他可是看惯了死人,摸过了无数死人的人,冷血很正常。我就想知道,如果是他的老父亲,他还会不会如此的冷静。
父亲额头上的血,还在肆无忌惮地往外渗。而我的心,也越来越焦虑。我担心,这样耗下去,快八十岁的老父亲,会不会真的出状况?
呸呸呸,像父亲这么善良的人,肯定会没事的,我不停地安慰着自己。
时间一点一点的从指缝中流走,过了一个“世纪”,终于轮到了父亲。
我深深地长叹了一口气:天地是如此的广大,我却是如此的渺小。
我像白痴似地紧跟在父亲的后头,看着他自己办理住院手续。
突然耳旁传来了一阵嘈杂声,回过头一看,只见大厅里的人都快速地闪开了,很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道。推车上躺着一位老人,一群医护人员推着它急速地往前走,后头紧跟着一大群病人的家属,应该是往急救室抢救。
望着老人远去的方向,我又胡思乱想:“他怎么啦?哪儿不好?”
那一刻,我很茫然,我该如何面对将来老去的自己?!
不管是你家财万贯国色天香也好,还是你布衣百姓形容槁木也罢。在死亡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死神可以在任何时候,不打招呼就终止你一世人生,看淡就好。
刚到住院部,老公来了。感觉他与我一样,只是凑了个人气。在小护士抽了八管子的血后,开始了新一轮的等待。
血,还在不停地往外渗出,从眼皮处流了出来。主治医生是个年轻人,不敢随便给上了年纪的老人缝针,她只是简单地用棉签把血擦干净,坚持等专业的手术医生来处理。
又过了半小时,在父亲的提醒下,她才把父亲带到了手术室。父亲刚进去,小哥来了,母亲给他打的电话。
一个半小时的焦急等待,我那悬着的心,在看到父亲走出来的那一刻,才真正地放了下来。医生告诉我们,缝了九针。
幽默风趣的父亲,说了几句笑话让在场的我们心情放松了不少。
大哥赶来不久,父亲一脸坚决地给我们下了命令:“生死有命,富贵由天!你们都给我回家,不要耽搁了你们的事情。管好你们自己,管好你们的儿女就是给我最大的福报。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清楚,你们不要操心。”
也是,父母健康是对儿女最大的恩赐!儿女健康是对父母最大的孝顺!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生在温室长在温室里的我们,只是因为一直有父亲在为我们遮风挡雨而已!如今,为我们负重前行的父亲也老了。
父亲还是那个疼爱儿女们的父亲,很想护儿女们一世周全的他,一如从前般的顶天立地。乐观的他不知道,其实他已经老了,不再如从前般的高大、英俊潇洒了,如今的他,只是一个面容慈祥的老人。
感恩老天,今生让我遇到了如此优秀的父母,我得向他们学习!不给父母增忧愁,不给儿女添负担。
人生是一场不断的修行,最大的修行就是:不吃药、不打针、永远都不要进医院。



夜雨不朦胧的文集】加入收藏书架】 编辑:审核/往事  |  优秀推荐/往事
《父亲老了》编辑点评
 责任编辑:往事点评:
缓缓的文笔之中包孕了丰厚的情感,担忧、心焦,祝老人家安康!
《父亲老了》会员评论[共0篇]
* 请登陆后评论,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