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军事历史 >> 三 
    作者最新发表
        本版最新热文
          最新诗歌作品
          最新短篇作品
          最新长篇章节
      作者:桦林边缘 发表于:2016-4-4 15:56:48 | B级授权 | 军事历史 | 人气:325

      “营长,你哥哥找你。”国军战士小于从中华门内岗哨走到门外大门口边,站在有战士在忙碌修筑工事一侧,身着黄呢子军衣,双手叉在腰间紧系着的宽皮带上,37岁的国军第32师11团四营营长张俊斌的身后。此刻,张俊兵营长(就是我伯伯)站在城门边外。他的头顶上是:略暗的半拱形的门顶,稍下是敞开着两扇高大沉重的朱红色木门。它的位置是:位于江城正南的中华门。是中国的首都,江苏省的省会江城(南京)被延绵数公里的由明朝修建的坚固城墙包拥在内,而城墙外不远是或高或低的雄伟的群山。它的城北是长江。

      中华门:

      墙底至城墙一半全是由青灰色的长形宽条石垒成。在条石与条石相连像细线般细细的缝隙处,浮上了(据历史记载)由糯米、石灰、铜油搅拌的白色灰浆,这无疑增加了条石之间强沾性结合。而厚实城墙的一半至高高的墙顶,都是一色的青条石。在城墙上,都间隔并排着一个竖方形的城垛。其中间有一个方孔,城跺与城垛之间隔一小段城墙,并列而排连同恢弘坚固的城墙向东西两侧沿中华门外土灰色的冬日荒芜的平地,尽情延伸至城墙尽头朝城北拐去。仿佛独挡的城门由灰色的墙体向前突出。而在正门的墙头上,修建了一座三檐歇山敌楼,用以瞭望(指古代用于观察敌情)。从敌楼左侧到右侧的灰色墙面上设置一个个窗口,在房檐下挂着两排红灯笼,而在灰色的长形房顶微翘的两角如两翼向外伸展,就像一只苍鹰的两个翅膀随时要凌空飞翔一样。

      处于人口密集的江城南部,有可观的高楼居住区,在它四周扩散开去的低矮灰色平房向江城的北面广阔延伸。美丽的长江蜿蜒沿一横片有些映衬在清亮江水上的河岸上错落的灰色平房下去的河边绕城边从西向东流去。就像一条柔情而闪着动人白光的纽带一样,围绕着古老而动人的江城飘动着。在宽达两公里的长江水面上,从城里下到河边有一道城门:掖江门,它是唯一从水路到长江对岸江北的重要途径……


      我伯伯看着:有些国军战士正在齐胸高的,垒至四层高一溜长的胀鼓鼓黄色麻袋工事旁:有汗蒸蒸的一脸涨红,喘着粗气,紧系在他们浅黄色军服腰间上的宽皮带,在腰间背后皮带里的军衣在他们弯下结实腰背在做事时的崩紧的军衣和军人干活的模样,看上去非常的英武!现在,一个个淳朴正直的国军战士正在忙于加固工事。
      有两个战士双手抬着一个沉重胀鼓鼓的麻袋,一步一移地尽量快步到达他们前面的工事旁,然后,两人使出浑身力气,一致猛使力把沙袋抛上堆积规整的工事上。
      还有一些战士继续从城门口边,在搬着沙袋等等。

      听说哥哥来了,严谨温厚的我的伯伯就转过身,看见了自己哥哥手拎着一个胀鼓鼓的蓝布包站在内城门的一个岗亭边,一种急于想见到自己弟弟的期盼的神态,仿佛站在那里好久,等着自己的兄弟回家似的。

      看到哥哥期盼的眼光,显得略微老气白黄的脸,身着一件半旧的蓝色工作棉服,期盼地孤站在那里,我伯伯立刻加快步伐,朝自己哥哥快步走去。
      同样注视着腰间紧系着宽皮带,英武健壮的自己弟弟,快步朝自己弟弟走上来的我爸爸,先上前一步,长兄急切见到自己亲人的神态和心情,从自己哥哥的全身每个细胞里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我爸爸看着我伯伯多一会儿,他明显看到:自己的弟弟有些瘦而显得黄白的方脸,消退了些先前黑里透红的充满着军人热忱活力的气息,就更想知道自己的弟弟有了什么事的缘故。
      伯伯长得非常高,一双清黑的睫毛下,闪动着仁厚、正直坚毅的目光;方脸,性感端正的鼻子,黑乎乎的胡子,看上去具男子和军人阳刚气质的明显特点,跟我爸爸一样长是非常的俊逸。他紧闭的嘴唇,显得黄白的只是和6天前,带着他的部下到我们家来吃饭时见到的不同了,已经没有这样润泽,而是非常的疲态,应该是临时繁重军务的缘故吧。

      “俊斌!”爸爸又走近一步。
      “哥一一”
      “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爸爸非常关切心说。并端详着高过自己半个头的弟弟,仿佛多年都没有看到他的弟弟了。我伯伯有什么事从不会对我父母隐瞒。他们是我伯伯在这个世界上最亲最重要的亲人。
      这四五天前,据历史记载:1937年12月初以前,以就是在1937年8月到11月12日持续三个月的,在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进行了淞沪会战。恶毒充满野心的日本侵略者对这个城市进行了凶猛进攻。为了保卫这座中国最大的城市,中国军队一一一国军奋然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坚韧不拔的残忍战斗,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凶横要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的嚣张气势。于是,狡猾多谋的日本鬼子在离上海不远的一个胶州湾,有大量的日本军队从这里登陆,随后立刻形成了对上海城里的中国军队最危险的前后夹击。在凶猛的枪声炮声中,在时而猛烈的大小战斗中,在橘红色柔美夕阳照耀下的阵地上,勇敢的坚韧不拔的中国国军战士、和指挥官直接血杀像恶狼、疯狗一样日本鬼子。他们大多倒在枪弹横射和鲜血喷飞的战场上,他们英勇顽强沉重地打击着日本侵略者。但是,具有强大的武器和装备优良的日本侵略者最终在11月12号占领了这座城市。失败的中国军队匆忙撤离到有两百多公里的中国首都一一一江城(南京)。

      请关注今年下半年发出的反应中国国军在淞沪战场上打击日本侵略者的长篇小说《在夕阳映照下的阵地》。
      新上任的江城卫戍司令杨生智开始布防江城防务。12月4日,日本侵略者恶毒地追杀而来,向据守在江城外围阵地的国军交战。尽管从上海仓促撤退到江城的国军战士和指挥官奋力抵抗,还是处于非常明显劣势。12月8日,在离江城十多公里和近二十公里的江城外围阵地被日军全部占领,杨生智司令命令国军全部退回江城,以江城坚固的城墙,决心与日本侵略者死战到底。
      那么,一场暂时看不见的或者即将来临的攻城和守城的动人心魄的大战,在悄无声息地临近了。整个江城就像是被凶险暗流死死纠缠的位于大海中的孤岛一样,又像是蕴育在地底深处的地震在爆发前夕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毫无察觉的死一般静寂一样……

      我伯伯最近几天都忙于在营指挥部开会策划布置中华门的防御工事,不仅是他,全城的其他国军部队所守14道城门在防区所辖的主要交通要道也在构筑工事,据说准备巷战。所以日夜繁忙,只睡四五个小时。
      “哥,这几天我们都忙。”伯伯回答。用手习惯性地把军帽帽檐往上稍微一抬。
      “那你一定要注意身体!不要太忘命了”我爸马上叮嘱自己的兄弟道。
      “这我知道,”说到这里。伯伯觉得意外,因为,自己的哥哥几乎就少有到中华门他的军事要地来,问:“哥,你怎么来了?”并注视着自己的哥哥。
      “我刚下深夜班,你嫂子,”说到这里,爸爸颇为奇怪了,眉头又皱了皱,有些纳闷起来问,“你们士兵在忙什么?”

      伯伯回答:

      “在修工事。”
      “什么一一”爸爸感到疑惑。他似乎感觉到有一种要打仗的气氛,心里不禁抖了一下。看来人们传说的日本人要来了,应该是有这么回事了。而小芬那坐立不安的神态还有半信半疑的脸上,就连整过身心都透露出相当的忧郁。尽管,还没有得到自己弟弟的回答,爸爸已经明显的感到了这种临战前的气氛。
      “哥,难道你不知道?”伯伯惊异地反问。
      “知道什么?”爸爸还是茫然,不知他弟弟指的是什么意思,更加注视着自己弟弟疑惑的脸。爸爸感到:这话是有所指的。从刚才伯伯的士兵在工事旁忙碌来看,可能是一:他们在进行军事训练呢?二:是别的什么原因。如果自己判断错了呢?可,爸爸又觉得:还是听自己弟弟说,这样,才能确定,自己才能回家跟妈妈讲。
      “哥,日本鬼子将要临近江城,可能就这三四天中。前三天,他们基本攻破了江城外围阵地,我们国军拼命抵抗,都被他们攻破了。所以,我们杨司令决定把部队撤回来,利用江城坚固的城墙与日本鬼子决一死战。”
      爸爸十分的吃惊。“这么说真是这样了!”

      伯伯坚决而确定地点点头。右手习惯性地又抬起在他戴有正中偏上有一颗青天白日旗的徽章的黄色军帽帽檐往下稍微拉拉,一脸的严峻。
      “他们已经把江城外的阵地占完了吗?”爸爸问。
      “不,可能还有东北郊的金风山(紫金山)等地。”
      “还有哪些呢?”爸爸想知道得更多些,这样对他对他家都是有益处的。
      “还有就是离城六,七公里的雨丝台(雨花台)。据说,守在那里的81师在那里跟从芜湖方向来的日军开始打起来了。”关于雨丝台(雨花台)和莫愁湖战斗,我们将在以后的章节里再写。
      爸爸的脸色显得非常难看!雨丝台离江城还有一些远,可金风山(紫金山)就在眼前不远,还能看到。无不担忧感慨道:“要是金风山和雨丝台再被日本人拿下,那江城就更危急了。”

      “那肯定是。”伯伯当然明白这个问题的严峻性。又进一步说:“还不止这些,我们杨司令还命令把长江上的所有船只一律收缴,不准官兵渡河,还专门派宋希联一个师守在那里?”
      爸爸不解了,他又一次略抬起脸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他决心与全体守城官兵誓死保卫江城。”
      “看来,有国军将士的努力,这个江城应该有望了。”爸爸的脸上显出了欣慰笑容。毕竟,还好有国军在保护这座城市。过了会,爸爸还是担忧起来。又问:“俊斌,我听说日本人要杀人,还要抢东西。”
      “他们是侵略者,肯定不是好东西!”伯伯有些咬着牙愤慨斥责。“我差点忘了,昨天,就是12月8号:日本侵略者分三路从东、南、北向江城包围而来。目前已经只剩长江西部这条安全通道了。”
      我爸爸心里紧张了;因为,就目前来说,肯定在江城的一些有钱人已经带着家眷逃离了江城,那么,就剩下我们这些无钱的贫民了。就说:“我们男人倒无所谓,我主要担心你的嫂子,她快要生了,还有你的侄儿侄女,不知该怎么办?”爸爸就略低脸,脚动了动,可能是站累的缘故,更主要是:忧心忡忡。
      “怎么,嫂子知道了?”伯伯问,其实他明白:这样的大事,我妈一定会听隔壁的杨二嫂和张大妈说的。

      爸爸点点头,抬起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非常的烦恼不安!

      他说:“俊斌,其实我们男人倒没有什么,我最担心的是你的嫂子,还有你几个侄儿侄女。你嫂子就快要生了,现在又遇到这倒霉的事,唉一一”爸爸非常愁眉苦脸,低脸叹了口气,不由自主地把脚动了动。
      看到自己的哥哥一副愁眉苦脸而相当无奈的神态。双手搭在腰间的宽皮带上的我伯伯,然后,又把左手抬起把军帽帽檐往眉头下稍稍压压,我伯伯更加着急担忧!嫂嫂把他当自己的亲兄弟看,还比自己哥哥更心疼他,他又怎能眼睁睁看着亲人般的嫂子遭难呢?可眼下的局势真让人憋声憋气!于是哥弟俩陷入无可奈何的沉默中。过了会,爸爸想起了妈在江城十多公里远的临安乡下她妈的家,就像如获至宝,马上提出,仿佛不早说就错过了似的。“这样吧,干脆把你嫂子送到临安乡下她妈的家里,在那里生孩子。”爸爸心想这个办法好,趁现在日本人还没有占领江城,早点走,让妈妈远离动荡的江城。
      不想,我伯伯立刻用手摆摆。索性道:“哥,这样不行。”
      “为什么?”爸爸好像觉得自己好主意,被看着白费地问。并盯着自己的弟弟,好像觉得弟弟说的这事并不是满意的事。
      “现在,江城几十公里以外,除了往西部去,应该被日本人控制和占领了。这些人不是善哉的,见人就杀,见女人就强奸。”
      “日本人有这么凶?!”爸爸好像不太相信日本就是凶,声音非常的大!不太相信!
      “哥,怕什么,有我们国军在。”伯伯一向血气方刚地嘟嚷道。他是这副表情时,一张脸通红而发光,非常俊逸的脸更加的仗义正直。更具一个中国军人不怕死坚决保卫国家和人民的崇高品德。我伯伯还把左手手腕上的袖子卷起露出他结实粗壮的右手胳膊,仿佛他要冲上去和日本鬼子对杀似的。
      他看到自己哥哥相当迷惑担心不安的神态,也无法。

      “这样吧,我们不是有一个叔叔在四川宜宾吗,我们可以到四川去找他。”我爸爸说。看来是不甘心自己的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样毁了。

      “哥,这么多年了,谁晓得他怎么样了,再说,嫂子要生了,这要有意外,你我都对不起嫂子。也许呆在这里,不一定都是坏事。”

      听到这里,我爸爸觉得,在万般无奈的情势下也就这样了,可心里烦躁感到家里的命运是不会好的,也许更凶!

      深知妈妈在爸爸的心里胜过他的生命,我伯伯,而对他来说这也是报答嫂子恩情的关键时刻。就发誓:“哥,你不要担心,到时我会派人到家里来保护嫂子的。”
      “俊斌,你不能这样做。虽然你是国军,可也是江城人民的军队。尽管国军中有些军官只图升官发财,不顾人们的死活,可你是穷苦人出身的国军营长。他们可以不管这里人的死活,哥希望你带着你的国军兄弟保卫这里的平民。到时,没有你们国军的保护,他们会过的很悲惨的。”爸爸非常严厉责备他,更是寄予希望。
      伯伯略微低着脸,脸非常的红。保证道:“哥,我一定听你的。”
      “好,不说了,这是你嫂子特意为你准备的红烧肉。”爸爸说,就把手里的蓝布包拿给我伯伯,我伯伯心理一热。然后,我爸爸就走了;
      我伯伯拎着蓝布包向江城中华门外走去……



      桦林边缘的文集】加入收藏书架】 编辑:
      《三》编辑点评
      《三》会员评论[共0篇]
      * 请登陆后评论,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