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军事历史 >> 九 
    作者最新发表
        本版最新热文
          最新诗歌作品
          最新短篇作品
          最新长篇章节
      作者:桦林边缘 发表于:2016-4-4 16:12:25 | B级授权 | 军事历史 | 人气:333

      此时,江城早已入夜。眼前的一切完全笼罩在清黑浓重的夜色里。现在的时间是:1937年12月9日晚上20点多钟。
      处于夜色中更加清冷的中华门外宽大废旧的荒地,是那样的又黑又安静!而这时的空气里充满一刻不肯褪去的包围人身心的寒气,冷得来仿佛把你的全身冻成一块石头似的,就跟中国东北的冬天差不多。过了很久,不知不觉没有风吹来了。在城门边工事外的那片较远的黑乎乎的荒地,看上去显得还要安静,没有任何的声响仿佛位于寂寞和安静的中心。渐渐地,夜开始变得清越起来,不再是模糊黝黑了,而是一片清黑,能略微看清些不远处的黑乎乎的荒地中的土堆。在先前相当冷的空气,到此时,让人觉得要平和点了。

      我伯伯和一连连长32岁的王德明、他的兄弟30岁的王德海副连长,还有二连长30岁的戴志涛、三连长29岁的黄刚在离城门仅两街之隔的营部去了,当然是商量怎样对付没有见过面的日本鬼子。为了便于指挥,我伯伯还特地把指挥部前移尽量靠近防御工事。而在此时的工事里,战士们做了一整天的活,有的坐在地上背靠着麻袋包睡着了,有的还围坐在地上聊着,国军一排排长28岁的陈仕为了让自己的战士多休息,就一直由他警戒,因为,这里极有可能是从东而来的日本鬼子进攻的目标。本来,在看不清对面荒地上的情形下,是不应该让战士们身心放松的,可是,敌人要来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而战士们这几天忙于构筑工事,实在太精疲力竭了,我伯伯觉得应该在敌人发起进攻前,让战士们休息,养好精神,好面对即将到来的大战,就是有什么事,还可以立刻报告他。一连一排排长陈仕,在自己的正副连长去营部了,他就暂时负责一连的防务。他站在工事旁,在这种不明的情势下,他不能有一丝的懈怠。他总想在日本鬼子出现后,发现他们,这样他好及时通知在城内营部的我的伯伯。他明白:此事大意不得。20岁的中国国军战士赵小彬坐在工事下面的冷如石板的地上,也不在乎自己的军裤被搞脏,他看见自己的排长还是这样一直站着,心里过意不去,就抬起脸来说:
      “排长,你老是这样站着,怎么行啊?”
      “小赵,没什么。”陈排长听到坐在自己侧身下的小赵的话,心里感到温暖。把他一直注视着工事外的那一大片荒地的脸侧转过来看了看望着自己的小赵关心他的由中华门内的一些房子里发出的灯光映照在他黑明明的带稚气和纯朴的苹果形脸上,陈排长心里一热,这样站久了,每一个战士也受不了。
      “排长,你歇一会儿,我来看着。”生性真诚带有孩气的小赵非常想让自己的好人排长歇一下。
      “没关系。”
      这时,见自己28岁仗义而话不多的一排长不肯歇一下,还观察着在他们工事外的一大片清黑而静寂的空地上的动静,小赵就站起来,对自己的一排长说:“排长,你坐下,我来警戒。”说完,就用右手拉了一下自己排长左手上的衣角。
      陈排长觉得歇一下也行。就点点头,坐在地上,背靠着在黑越越的夜色里抵背的胀鼓鼓的麻袋,出了一口气;过了会,他从军衣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来,问小赵要抽吗,小赵说不抽烟,然后,陈排长就自己
      他点上烟,然后有些深深地吸了一口,这时,叼在他嘴上的红亮的烟头有些快地往上蹿;你能看见在微微红亮的烟光里,他那性感的鼻翼、黝黑胡子和非常俊逸的脸。“小赵,要留神敌人的动向。”
      当烟子从他非常性感的鼻孔里又喷来时,他叼着烟说。
      “嗯。”小赵回答,就向前面看了看:也没有什么。过了会,国军战士小赵一想到打仗,还是紧张害怕,毕竟这是要死人的事,还有,他才当兵一年都不到。也许,排长他们打过仗就一点不怕。于是,就非常好奇地问:
      “排长,你打过仗吗?”
      陈排长吸了一口烟,烟头上那一小圈发红烟头在往上蹿起来,稍后烟子从陈排长的嘴里和鼻孔里尽情喷出来,这烟子在小赵的脸边较快地上升,于是,小赵咳嗽了两声。这时,陈排长觉得自己吐出的烟熏着小赵,就稍微把身子往旁边挪开一下,这样,以免又熏着小赵。然后,陈排长才对自己过去的戎马经历非常有感触和荣耀地慢慢说:
      “我跟我们营长在军阀混战中打过仗。那时,他是杨吉山大军阀手下的一个排长,我呢,也是当兵才半年,就16岁多点。那时,王德明连长是他手下的一个副班长,而他的兄弟王德海只是一个战士。有一次,在和对手军阀林中昌的一个性李的连长进行的战斗中,我们现在的张营长(就是那时的排长)奉连长的命令带着一个排从山下进攻,由于对手的火力强,战士们被压在山坡下。所以,我们的排长决定一方面在正面佯攻,再派人侧攻。因为班长牺牲了,就派王德明副班长和他的兄弟带着一个班爬上非常陡的山崖,在两处发动进攻,一次性地打乱了这个连长的阵形。王德明王德海两兄弟带领战士们攻上来,是王德明先打死这个连长和带着战士们冲上来的我们的排长占领了这块阵地。后来,从那一仗起,他们两兄弟,打仗相互配合,勇敢而机敏,打败了对个对手,就被提升为班长和副班长,直到现在这个官衔。”
      听到这里,小赵自然就想起自己的陈排长。就非常有兴趣问:“排长,你后来又是怎么当上排长的呢?”
      陈仕排长有些脸红了,右手向自己紧系宽皮带的肚皮下的衣摆掸了掸,好像有灰似的。“我就不用说了。”
      “排长你说嘛。”小赵很想听自己陈排长的传奇故事。
      “没什么可说的。”陈排长不炫耀自己的事。
      这时,小赵还想扭着自己排长讲故事。他原来是背对工事外侧脸听自己排长说,这下就干脆转身正对着自己的排长,兴致高地等不得要开口让排长跟他讲故事,他似乎就感到有什么情况,因为,刚才他在听自己排长讲故事时,是背对工事外的,也就忘了转身去看工事外的情况。现在,小赵就又转过脸去往工事外面一看,前面远处有隐隐的动静。他略微看到:在不远处的黑糊糊的夜色里的荒地上,有人影在匆匆溜动还有些篝火。就立刻小声唤道:“排长一一”

      听到小赵喊自己的声音,坐在地上背依着沙袋舒适地抽烟的陈排长意识到有情况。陈排长忙问:“什么事,小赵?”
      “前边好像有人。”小赵惊诧回答。站在自己排长身边看着,也不回头。
      于是,忠厚、对于自己指挥官的职责非常执着的陈仕排长立刻把还没有抽完的烟,随手扔掉,腾地从麻袋下的地上站起来,好像地上有弹簧似的。陈排长一看:在中华门外空旷的黑糊糊的荒地上,不知何时出现了篝火,有多处,正在燃烧着。红亮的火头不断往漆黑夜空舞动着,就像有多双手在往上挥舞一样。此时,有看不太清的日本鬼子盘腿围坐在地上烤火,还有些鬼子在燃得红亮亮的火堆间较快地走来走去,不知在忙什么或者想干什么。从远处看去,这些鬼子风尘朴朴,非常劳顿!看来是刚到不久。
      陈排长立刻意识道:这是日本侵略者。他感到情势有变,说不定和日本鬼子的战斗就随时打响一一一可能是等会、或过不久。陈排长立刻想道:必须赶快把这消息通知自己的营长,要快。想到这里,他转过脸立刻对站在身边的小赵说:
      “小赵,快去报告营长。”
      “是,排长!”
      这时,小赵感到排长在用手推了一下他的肩膀,他觉得排长是想让他尽早赶到营长那里报告情况,也许这个时候,及早对鬼子采取防范措施对部队是有利的。于是,他就回转身往有灯光从城内住家和商铺门窗里射到中华门黑黑的街上,以及有微弱灯光通过城门照到守卫在工事下的战士们脚边的黑黑的地上并迅速向内城街道迅速跑去。

      此时的小赵,就是说,他看到日本人一下浑身紧缩,因为他才当兵一年不到,没有上过一天战场,更没有和敌人打过一场仗,而他要打的第一次仗是日本人。他听说日本人很坏、又狠毒。刚才自己看日本鬼子时,也看不太清。可是,小赵紧张是紧张,但是,他想自己还是把这消息赶快送到营部让自己的连长和营长早知道。这时,小赵感到既心慌,头脑非常的晕,仿佛感到有日本鬼子在他身后跟着他似的。他心在抖,感觉脑袋跟有和没有并无什么区别了,只感到:在自己胸腔里的心脏在没命地跳动,仿佛再过一秒钟,心脏就破裂似的。四分钟后,国军19岁的战士赵小彬快跑到了有两个守在营部门两边的战士面前。他俩见小赵惊慌,脸上汗涔涔的,喘着气急跑而来,感到大事不好,因为,他俩在刚才还谈日本鬼子要进攻江城的问题。忙问:“小赵,有事吗?”
      小赵站住,更紧张,以及日本人出现在中华门外的事实使他觉得大战随时就要开始。他用右手按住自己肚皮,上气不接下气说:“日,日,日本鬼子,鬼子,来,来了……”
      两个战士一致惊呼:“什么,日本鬼子来了!”
      有一个战士立刻问,他好像急于知道对手的信息、或者下一步的行动似的。“他们在那里?”
      “就在城门外。”小赵这时,才稍微把心情稳定些说。
      两个战士大感不好,两天前从上海赶到江城(南京)的日本鬼子自攻破江城外围阵地后,就像洪水朝江城凶猛包围而来,现已经到城下。大家先前谈论打仗的事和担忧的战争已经成为现实了。一个战士还想问,看来他还想确认。这时,小赵打断他的问话。“好了,不跟你们再说了,我还要马上报告营长。”
      两个战士赶紧说:“快去吧,营长在里面。”
      于是,小赵就拔腿朝里面跑去。

      仅过一会,我伯伯带着他的部下,一个个脸色凝重,十万火急地,往营部门口跑来;他们急促的脚步声还没有转过过道就能清楚地听到“跎跎跎”的声响,并在过道尽头回响。这时,他们急步出营部朝中华门跑去。
      到了那里,我伯伯一看,果然如此。

      他双手叉在腰间紧系着的宽皮带上,皱着眉头,思索道:看来,日本鬼子终于来了。这些人不达到攻下江城的目的是不会罢休的。看来,这伙东洋强盗是铁定要拿下江城了。哼,你日本鬼子想拿下江城就能拿下吗?哼!我伯伯的方正鼻子就哼了一声。想到这里,我伯伯又非常沉着地观察:在黑黢黢的浓厚夜色下,在远处的荒地上,一堆堆篝火旁,正在忙碌的鬼子在来来去去的身影和盘腿围坐在橘红色耀眼火光照亮的地上烤

      在烤火的鬼子疲惫不堪风尘仆仆身影,以及他们的聊谈声、嘈杂声在这边还能稍微听到和看到,这让我伯伯感到尽在身边。他又思索道:看来他们是才到,一定非常的累!这时,应该无暇开战。那么,当他们恢复精力时,也就是大战的开始。他们到时又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和手段进攻呢?又以怎样的形式进行呢?看来是不好说的,但是,有一点,今晚是不会清闲了,必须让战士们随时保持警惕作好战斗准备。想过后,我伯伯走近自己的部下。

      虽然,在夜色里不太看得清他们的脸(尽管有些来自内城的微弱灯光),但是,我伯伯还是深沉地感到他们激昂的情绪和毫不畏惧的身影。他不禁双眼润湿了:在即将来临的战事里,他的这些战士们,可能在第一次、第二次或者往后的多次战斗中,他们中就会有人死去或者受伤、或者挺过来。是呀,无论如何,他们无法避免这场战争?可是,他还是这样希望,自己的部下中有人以活着的形式走过这场战争?可是谁知道呢?
      在这样的心情下,我伯伯的心一下就凝重压抑:看来,战斗极有可能说来就来一一一死亡也是说来就来。我心肠好的伯伯朝自己的士兵走近一步,就像专门对着一个战士或者他的亲人这样走到他或他们的跟前,在我伯伯的心里四营的所有官兵都是他的亲人。并一个个向他们敬军礼,因为我伯伯非常清楚:战争是无情的!这对在场的每一个国军战士指挥官来说,极有可能今夜一过,明天一去,他就看不见他们中的一些人了。

      “兄弟们,日本鬼子终于来了。从现在起,我们要时刻准备着与日本侵略者战斗!”我伯伯在鼓励自己的战士。尽管他看不太清他们的脸,可他能感受到每个战士的高昂情绪和坚韧不拔的斗志。
      “营长,我们跟着你,你说干啥就干啥!”王德海副连长在一边激动地喊道,“你就是让我死,我也不会迟疑。”看到王德海副连长这样说,我伯伯稍微看到他被城内房子发出的灯光照到他气势凛凛的苹果形脸上和他在激动时,一双大眼睛发出更明亮的眼光来就跟虎的眼睛似的。还有他在说“你就是让我死,我也不会迟疑”这一句时,他的右手有力地往他同样被照亮的紧系着宽皮带的皮带扣环的肚皮下一挥。
      “营长,有什么你就开口,就是刀山火海,我要是后退一步,你把我毙了!”大嗓门的凌副排长喊道。他的眼睛在他豪气激动的气势下溜圆,右手把左手的黄色军衣一卷起,仿佛他说干就干。然后,他抬起右手,向插在他后背上皮带里的一把大刀刀柄反握住,把刀迅速一拔出,向旁边的一根凳子猛砍下去,气势憾人!
      一个战士叫赵万峰,26岁,身材较高,非常魁梧,冲口就喊:“营长,你就下命令吧,老子不把鬼子的人头砍下来,就不配竖在你的面前。”说完,他抬起右脚,狠狠地往地上一跺。
      和战士们站在一起的国军一排长陈仕没有说话,可是,他浑身都是烈火腾腾。他攥紧双拳,就等日本鬼子到他的跟前。
      我伯伯非常感动一一一他们是多好的战士!说:“兄弟们,我们在这里不仅要与日本鬼子战斗,还必须打败他们,保卫我们中国的首都和这里的平民百姓。”然后我伯伯决定在开战之前,想再次确定中华门的工事完好和武器配比情况,想最后做到心里有数。于是,他喊道:“王德 明!王德海!陈仕!你们过来一下。”然后,他们三个立刻走到我伯伯的面前。
      “看来,日本鬼子来势汹汹。我感到有必要在原先武器配置的基础上,再加强火力配比。王连长,现在阵地上有多少重武器?”我伯伯问。
      “营长,我们一连配置了4挺轻机枪,一挺重机枪。”
      “这少了,到时候,敌人肯定攻得很凶。”我伯伯预感说。然后,他又问道:“王连长,弹药库里还剩多少轻重机枪。”
      “营长,还剩13挺。”王德明连长回答,觉得他没有做好这事有些难堪。他知道对于这事,营长不会骂他的,可也会不满意的。
      “没有一门炮吗?”我伯伯觉得还差一些什么问。
      “营长,只有一门旧的小炮。”
      我伯伯对他说:“王连长,你必须派人把轻重机枪都抬出来,还要把这门小炮也搬出来。”
      “是,营长。”王德明连长向自己营长敬了一个军礼,就叫上自己的一些兄弟立刻快步离开中华门,到营部弹药库去了。
      “陈排长,凌副排长,你俩再检查兄弟们的弹药情况。弹药必须充足,一旦打起仗来,再多的弹药,很快就要消耗光的。”我伯伯非常清楚,这跟以前军阀打仗是不一样的,战斗可能更凶猛,把子弹备足才好。
      “是,营长。”
      “记住,密切注意敌人的动向,有情况立刻派人报告我。”伯伯叮嘱他俩。他尽量把即将开始的战斗中有可能出现的问题、注意的事项考虑进去,不能到时,出现一点纰漏,就会带跟战士们更大的危险和伤亡,这样,他就觉得自己对不住自己的兄弟,不配当他们的营长。
      “好了,就说到这里,我还要到城楼上去,看看二连长(戴志涛)和三连长(黄刚)那里的防御情况,过后再下来。”
      说完,我伯伯立刻伸出双手握了握他俩的手,亲近地拍了拍站在他跟前的几个战士的肩膀,就上中华门的城楼上去了。
      ……
      日本侵略者已经在中华门外的荒地上驻扎下来。他们这时也在策划布置自己下一步的攻城战术。而这个时候,往往孕育着日本侵略者的阴谋和作战计划,双方都在加紧布置都想打垮对方,可胜利者只有一个,而谁会是胜利者呢?



      桦林边缘的文集】加入收藏书架】 编辑:
      《九》编辑点评
      《九》会员评论[共0篇]
      * 请登陆后评论,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