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军事历史 >> 十一 
    作者最新发表
        本版最新热文
          最新诗歌作品
          最新短篇作品
          最新长篇章节
      十一
      作者:桦林边缘 发表于:2016-4-4 16:14:25 | B级授权 | 军事历史 | 人气:390

      在日本军队里,只要当上一个小队长或者官之类的,那么,就会拥有24个士兵跟你管理,这是一种荣耀、骄狂得意洋洋之感,这是凌驾在高处一种作威作福的事,而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晋升,比如:中队长、大队长、联队长、中佐等,那不是飞黄腾达吗?这也是每一个有企图心的日本军人往上爬的阶梯。士兵要绝对服从军官的命令,因为,长官是代表天皇意志的。
      在日本军队里,小林义一渐渐感受到了这一日本部队的严厉管理,觉得非常的严酷无情!主要是军官,而士兵之间又是一个层次,还是能和平相处。到日本部队的四个月后,有一天,他们在进行队列、射击训练时,这种严苛打骂士兵的手段比比皆是。
      他们的小队长是山崎,一脸横肉,又肥又矮壮,一双小眼睛挑剔苛刻地盯着站在他面前的有些愣头愣脑的新兵。他深呼吸、身着米黄色军衣的腰间系着的皮带里那有些胀鼓鼓的肚皮像气球慢慢鼓圆,然后,他严厉威风地张口喊道,这声音使在场的人就惊吓了一下,不仅使人胆怯心跳,仿佛过不多久心脏病都会找上门来。
      “我们日本是神的国家,我们天皇认为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日本的。你们看我们以西是朝鲜,之后是支那,那里富源辽阔,土地是我们日本的很多倍,凭什么那些该死的东亚病夫占据这么一片广大的土地。那是一个下贱劣等的低能民族,应该被我们剔除和调教,要记住:在支那,不管是男女老少只配做我们的奴隶。天皇号召我们打到中国去,因为,那里的一切全是我们日本的。”
      这时,一个站在前排身材魁梧、目光仁厚、肤色较黑,来自日本山形县农村的叫狄野一良的21岁苹果型脸矮壮的士兵不解地问:
      “队长,这怎么是日本的呢?”
      这时,山崎队长一听,突然暴怒起来!他的一双如鲨鱼的小眼睛大张而开,仿佛要爆出来立刻向队伍逼视过去,又没有看见是谁在那里说。就断喝道:“谁在那里说,出来!”
      没有人说话,个个都吓得脸色煞白,胆战心惊,就像老鼠,仿佛马上就有一个人拿着一把刀抵在他们的胸部上要他们的命似的。这时,一个士兵揭发说:“是狄野君。”
      这时,山崎队长凶神恶煞地几步跳到这个叫狄野的士兵面前。
      “是你说的吗?”
      狄野感到自己又会挨一顿无情训斥和羞辱,略低头,怯生生地用眼角瞟了一下凶恶的山崎队长,身子在微微发抖,用一句几乎听不清的声音承认:“是我。”
      “八嘎!”山崎队长像恶犬朝着马上抖的厉害的狄野叫嚷起来,然后,他居然咆哮起来,仿佛有人那怕动了他的一双鞋,拿了他的一个碗,他都要闹腾起来。他的胡子都要竖起来,他恨不得把对方立刻踢死。“八嘎,你居然敢反对天皇!八嘎!”然后,他在喊时,脖子上交叉的青筋在迅速弹起,他抡起粗大的巴掌狠狠地打了狄野几个耳光。看到:狄野君不满还用手捂着脸,山崎仿佛没有看见狄野的脸被打着似的,又看到狄野的嘴动了什么,显然,是不服他,于是山崎队长更厉害:“你敢对天皇不敬,八嘎!八嘎!”他连着张开血喷大口,突然,右手握成拳头狠狠地朝狄野一良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连揍两拳,狄野君闷叫一声,好像不敢大声叫出来,就立刻双手捂着肚皮,倒在地上。有些队员不敢把狄野扶起来。刚好站在旁边的小林义一盯了山崎一眼,过后,他才走出队列,弯下腰,把狄野君从地上扶起来。不知为什么,山崎对小林义一有好感,他才没有说话。然后,又恶狠狠盯了一排严肃而畏缩站着的士兵一眼,喊道:
      “马上训练。”
      “嗨!”全部士兵身子发抖地大声回答,好像谁慢些,就要被打耳光似的。
      然后,他们开始训练射击等项目了……

      小林义一深深地感到:日本军队严厉,军官凶狠打起士兵如打猎物般、绝不容许士兵存在有勃其思想的念头,这也许对于军队纪律是严肃的事,但战争以战事为主,这样凶狠打骂士兵令他感到反感厌恶!现在,他和小野在中国作战六年多了,看见的是有许多和他俩一个队伍从日本到中国的士兵相继战死了:有些是打死中国军人,就是被中国军人打死,这也许是战争的特性,双方军人战死的必然规律。他随时在想这样的圣战有什么意义呢?这样下去就算你能占领很多中国的土地,又能稳定得了多久:一年,几年……
      小林在这样的心情下,小野走了过来,见小林义一这时又躺在地上。“你在这里哦,我还以为你同狄野一良在一起。”这时,小林从地上坐起,小野就伸出右手把他一把拉起来,又责备他:“你怎么躺在地上,太脏了!”
      “唉,我感到太累了……”小林拍拍身上的灰渣回答。
      小野立刻打断他接下来说出的话:“别说了,等会让别的人听见或者山崎队长知道了,就会对你不客气。”然后,小野马上转过脸看看他俩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到他俩,这才踏实了。并说:“走,柳生司令官召集大家训话。”
      小林问:“在那里?”
      “就在那面的山边。”于是,他俩就和身边的同伴向那边走去……
      “大日本的士兵们!天皇的勇士们!”这是日本陆军第十军司令官,这个外表安静、内心恶毒强硬的45岁的柳生弘毅,我们在前面的章节里已经提到过他,他是日本皇道派中的、极力主张向中国进行武装侵略并进行长期统治的坚定不移的代表之一。他身着笔挺黄呢子军服,披着一件黄色的能打到小腿的军大衣,据说,他不披别的颜色,比如:蓝色的、灰黑色的大衣,他只喜欢黄色军衣,胸前的军衣上不知从那里或者指挥过什么战斗而获得的五枚樱花勋章,都是天皇颁布的。这时,有一些寒风吹过了他胸前的奖章,本来,他要马上发言,却要先用右手把他勋章擦几遍,然后,他做完了自己的小事才继续发言:
      “明天,一个伟大的时刻,一个大家都渴望的时刻即将来临了,”说到这里,他感到自己就像一个高级教授,仿佛站在讲台上对着无数倾心、虔诚的大学生发表宣言。这时,在他的前面有三堆正在燃烧的篝火,发出劈啪声响正在往黑乎乎的夜空蹿动。火光正照映在他阴险的野心勃勃的、并焕发出无尚荣光的厚脸皮上。然后,他特地加大了声调,他担心站在离火堆远远的黑乎乎一大片地坝后面的日本兵没有听见。
      “我们亲爱的天皇,”他说到这里,马上胸部一挺身子一转,立刻向东方一一一日本国的方向恭敬鞠了一躬。因为,往东是日本的方向。
      这时,站在队伍里的所有的士兵也向东,只听“唰”的一齐声响,队伍里有不少转动的脚步声。
      “快,小林君,向东转身,向天皇鞠躬。”小野马上说。这时,小林义一还没有转身就要被动服从,他感到小野君立刻用手拉了一下他左手,感到自己更像一个木偶。于是,他照做了。他是感到那样的盲目,那样的身不由己,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做事。之后,他又听到柳生司令官站在较远的队伍前面在不可一世地发言,小林感道:他发言的内容和声音如一把锥子在刺他和他身边同伴的心窝。
      “我们裕仁天皇亲自号召和规划的大东亚圣战,在支那顺风顺水。三个月前,我们经过一场伟大的血战,击败了支那军队,还占领了支那最大的城市上海,它已经在我们大日本的手里,在我们伟大的英明天皇裕仁的手里。现在,另一座支那重要的城市江城(南京),它是中国的首都,我们将要进攻它,拿下它,我相信:支那军队是阻挡不了我们大日本皇军的强大的势头的。别看他们重兵守在那里,凭借坚固的城墙要和我们决战,但是,他们照样不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对手,必将被我们勇敢优秀的将士击败……”
      这时,憨厚些的小野听到这里,更是感到光彩荣耀!他更为关心问:“小林君,柳生司令官是不是喊打江城了?”
      小林义一从心里来说,根本就不关心。好久以来,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厌倦打仗。从20岁在日本当兵出来到中国作战六年多了,到现在,已经27岁了,他和小野从未回过日本,他非常想在日本青森县的家,不知妈妈怎么样了,他想回到日本,这个思绪在最近非常明显了。这时,小野问他,他才从这样的思绪里定了定神,没有听清他的问话。就问:“小野君,你刚才说什么?”
      小野没想到,他没有听。“你在想什么?”
      小林的嘴唇动了下,似说非说;这时,小野还在热衷于想打江城的事,也就不再问刚才小林发愣的原因。就等不得地说:“你看,要打江城了!”
      小林把肩膀耸了耸,好像无所谓,似乎是说上边要怎样就怎样吧。他非常冷漠,好像你上司咋说我就咋做的态度。
      对小林这种神情,小野觉得小林在变化,可能是打仗多年心烦,就还是把他被火映照的略发亮的俊逸的脸转向司令官,津津有味地兴致颇浓地注视着司令官,聚精汇神地听着他发言。
      柳生司令官煽动性喊道:“……这样难得的机会,能让我们在场的每个天皇的武士,”说到这里,他感道:好像有痰妨碍他的嗓子。就“嗯嗯”地清了清他的嗓子,才继续说,“勇士遇到,真是荣幸啊!这种机会一辈子都没有,一百年、两百年都遇不到,而让你们遇到了,你们真是幸运儿,我祝贺你们!”
      在小野身后,有个日本兵开始不耐烦。小声发牢骚:“他怎么老是这样说,我都冷得受不了了……”
      这个日本兵旁边一个同伴,对于冒犯柳生司令官的这句话,提醒他同伴:“你怎么敢这样说,你不害怕山崎队长吗?”
      对方不敢吱声了。
      这时,柳生司令官兴奋了,就像一个醉心于打仗的小青年,兴奋如痴!他对于这些废话也说够了,于是,他不忘用手摸了摸胸前的奖章,又扶了下,仿佛勋章要掉下去似的。
      “我们的至高无上的天皇,定于明天早晨八点多钟对支拿首都江城发起总攻。”
      “噢!噢!噢!天皇万岁!天皇万岁!”下面传来了三堆火头不断往寒冷夜空急蹿的、在火堆后面远远站着的日本鬼子,以及无数听到他的兴奋剂般的喊话、注视着他的如饥似渴般的眼睛,还有闪动的火光照耀在鬼子们情群激奋的脸上,每个情不自禁的鬼子跳起来,仿佛脚底有弹簧;一个个极力睁大求知欲般的溜圆的眼睛,一对鼻孔扩展仿佛要把面前的空气全部吸进他们的心肺里;他们大张开嘴,仿佛要把柳生司令官的每句话、每个词都吞进他们的肚皮里。(这一句模仿描写来自世界著名作家福楼拜的小说《包法利夫人》)
      “我相信,再过一天、或者两天,江城就会被我们大日本勇士征服,被你们中的每一位天皇的勇士征服。”说到这里柳生司令故意停了一下,看了下面前的部下一一一都在全神贯注地听着和谛听着。他生害怕这些士兵不肯拿枪打仗似的,又继续他的鼓吹,还显得于心不忍,声音变缓和些,多少要表现他一一一柳生司令还体恤自己部下似的仁心:“我知道,你们勇敢辛劳,为自己国家来支那作战,可是,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是要立刻占领中国的首都,并永远统治它,把这样一个伟大的意志变成现实已经不是梦了,它,就展现在你们的面前一一一江城(南京)。尽管我们会遇到支那人的抵抗,记住:要杀光他们,要用你们手里的刺刀放支那人的血,无情地灭掉他们,把他们踩在脚下,要让他们看见皇军就发抖,最见效的方法就是一一一残忍!”
      说到这里,他明白:自己的部下需要有一个保证,也是他们渴望听到的。柳生看到:一个个脖子伸得像鹅一样高的官兵,他故意掉他们的胃口。就看看前面、四周,好像这事跟他没有关系。然后他转回脸来,冷不丁的“伟大”地说,他想给他们绝对的保证,一种放任只用在中国人身上只管干、不负责的没有任何代价的保证,并且,没有悬念。
      “你们,我的大日本的勇士,你们可以或者任意杀光所有的支那人,老少不论!”
      “噢!噢!噢!”在一诺大的、一横片的日军队列中,爆发出一阵阵振奋、疯狂的叫喊,这些日本鬼子就像一条条原形毕露的鲨鱼一样。柳生司令看到一个个部下高举双手,双脚蹦跳起来满脸光彩照人,好像日军已经拿下了中国江城似的。他彻底被感染了,于是,他情不自禁地叫嚷起来,而这一叫使他的额上的青筋一根根凸起,他突然忘情地急奋地振臂高呼:
      “大日本皇军是战无不胜的!大日本帝国是不会灭亡的!”他连喊两声,仿佛自己被冤屈压抑了很多年似的。他再一次把双手向前一推,仿佛要把他前面的空气推开……(此一句,源自法国著名作家左拉的小说《卢贡大人》)。



      桦林边缘的文集】加入收藏书架】 编辑:
      《十一》编辑点评
      《十一》会员评论[共10篇]
       布衣少年:ebettnerclem 评论于 2017-12-12 10:29:08
      [->回复评论]
       布衣少年:ebettnerclem 评论于 2017-12-12 10:29:04
      [->回复评论]
       布衣少年:ebettnerclem 评论于 2017-12-8 17:14:52
      [->回复评论]
       布衣少年:ebettnerclem 评论于 2017-12-8 17:14:49
      [->回复评论]
       布衣少年:ebettnerclem 评论于 2017-12-1 8:13:28
      [->回复评论]
       布衣少年:ebettnerclem 评论于 2017-12-1 8:13:13
      [->回复评论]
       布衣少年:ebettnerclem 评论于 2017-11-29 15:19:11
      [->回复评论]
       布衣少年:ebettnerclem 评论于 2017-11-29 15:19:06
      [->回复评论]
       布衣少年:ebettnerclem 评论于 2017-11-29 11:41:02
      [->回复评论]
       布衣少年:ebettnerclem 评论于 2017-11-29 11:40:54
      [->回复评论]
      * 请登陆后评论,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