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纪实 >> 特聘 
    作者最新发表
        本版最新热文
          最新诗歌作品
          最新短篇作品
          最新长篇章节
      特聘
      作者:楚云婷 发表于:2016-8-31 17:00:10 | B级授权 | 社会纪实 | 人气:339

      谢立业近来内心起了很微妙的变化,仿佛迈入了一个风光旖旎的新世界,有一种枯木逢春之感。

      就在前不久,一次,他请省道桥公司副总经理姚军在沁香楼吃饭时,已四十开外的姚军带了一位二十来岁漂亮入时的姑娘来赴宴。当然,这种事情谢立业见多了,并不觉得惊讶,如今有钱的包小蜜司空见惯。他轻松自如地接待了他们,知趣地不去询问他俩的关系。倒是姚军不大避忌,向他介绍说这位姑娘是省艺校一位学生,叫汪茜,带她出来主要是为了某些应酬的需要。谢立业也知道眼下生意场上这已成了一种风尚,由于重要的事情现在往往喜欢在饭局和娱乐场所商谈,在这样的场合良好的气氛就至关重要,所以,很多企业老板就喜欢带一两个漂亮的女大学生来陪酒陪客,既为了活跃气氛又显得有档次,他们尤其青睐艺术学校的学生,因为她们不仅长得漂亮,又能歌善舞,效果更佳,当然这些学生也因此能得到一些可观的报酬。谢立业手下就缺少这种既漂亮又会交际的女人,而妻子尤娜又整天忙于工作,况且她也不善言谈,在大厅广众尤其是灯红酒绿的场合常常表现得手足无措。他很羡慕张宏道,手下有姚丽珍那样惊艳又八面玲珑的助手,而妻子江雅婷的神釆风度和谈吐也令人倾倒。

      酒过三巡,兴致勃勃的姚军突然问谢立业:“有没有兴趣结识一下艺校的学生?需要时也能陪你出去应酬一下。”见谢立业笑着不置可否,姚军就转而对汪茜说:“你介绍一位同学给谢总吧,约个时间大家一起吃个饭,去夜总会玩玩。”汪茜抿嘴一笑,点了点头。谢立业觉得不便推辞,只笑了笑,也没放在心上。

      没过几天到了周末,姚军打电话给谢立业,说汪茜已约好了一位很漂亮的女同学,答应出来一起玩玩,认识认识,问他啥时有空。谢立业以为姚军只是找个理由想揩油,就约了当天请他们吃晚饭,姚军在道桥公司主管材料这一块,是谢立业的大客户,他可不敢怠慢。

      谢立业在隆庆酒店订了一个包厢,下午六点便驱车来到酒店,不久姚军一行三人也到了。

      当汪茜介绍她那位女同学给谢立业认识时,他顿时觉得眼前一亮,这位叫杨惠芳的女学生确实明眸善睐相当漂亮,虽着装朴素,不施粉黛,却清纯可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她羞涩地跟谢立业打了个招呼,而后坐在餐桌旁两手不时捏着衣角,显得有些拘谨和不安。当姚军向她介绍谢立业事业如何成功、生意做得如何之大、为人如何豪爽时,她更是眼神慌乱地低下了头,弄得谢立业也有点不好意思,摆摆手叫姚军别再吹了。

      谢立业先问两位女士喝什么酒和饮料,汪茜点了一罐雪碧,而杨恵芳则坚持说只喝白开水。姚军则说今天不想喝白酒了,就喝点啤酒吧,于是谢立业就叫服务生先拿两瓶纯生啤酒和一罐雪碧上来。

      他们没有主题地东拉西扯。谢立业本来打算今晩只是勉强应付一下,陪着姚军在欢场上走一遭,并未有什么出格的念头和其它目的。多年来,妻子尤娜为他和这个家庭付出得太多,他对妻子心存感激和愧疚,在男女关系上一直规规矩矩,不想弄岀什么麻烦来。只是身在商场,难免逢场作戏,跟女人调调情是这个圈子里的时尚,他也不好摆出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否则很难在目前的圈子中混得风生水起的。看着杨恵芳坐在那里拘束不安,也很少夹菜,他尽量亲切地说:

      “小杨,怎么不见你夹菜,是不是这些菜不合口味呀?”

      “不是,不是,我吃了很多。”她显得更加慌乱和羞涩了。

      “小杨,你不要不好意里!谢总是一个很随和的人,我们在一起很随便的。”姚军劝道。

      “嗯!嗯!我知道,我真的吃了很多。”她低着头说,脸红红的。

      谢立业见状心里陡生一丝怜香惜玉之情,他开玩笑地说:“我昨晚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接通后我刚问了一句‘喂!哪位?’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女人大声咆哮的声音,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我一听敢情是把我当成她老公了。她骂完后,我赶紧解释自己不是她老公,她打错了电话,不料那女人说:‘我知道你不是我老公,我恨他又不敢直接骂他,所以随便打一个电话泄泄气,如果你恨你老婆,又不敢当面骂她,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呀’,说完就挂了电话。”

      大家听完都笑了。谢立业注意到杨惠芳娇羞的脸上飞起了两朵美丽的笑靥,煞是动人。

      话题不知不觉扯上了文学,谢立业充份地展示了他往昔所打下的文学功底,他不断地谈着那些文学史上有趣的典故,诗词曲赋滔滔不绝地冲口而出,让在坐的两位姑娘既惊讶又钦佩,而杨惠芳瞟向他的眼神尤其让人感到意味深长。

      吃完饭后,他们去了一家夜总会。一进KTV包厢,姚军就手搭着汪茜的肩膀唱起来了二重唱,而谢立业和杨惠芳则并排坐在一起看着他俩表演。谢立业不时叫来服务生上茶上果盘,殷勤地叫大家点各种小吃和点心。杨惠芳还是死活不肯点东西吃,谢立业就替她点了一些女孩子喜欢吃的零食。谢立业嗓音不好,而且唱起来方言很重,所以扭捏了好半天也不肯唱歌。姚军就说:“那你就和小杨去跳舞吧!”谢立业说:“我跳舞也不行!”姚军说:“小杨的舞跳得很好,让她教教你!”并示意杨惠芳陪谢立业去跳舞。杨惠芳羞答答地站了起来,谢立业无奈只得领着杨惠芳出去跳舞。

      舞池很大,人也多。一盏盏转球彩灯洒下一束束五色光柱,在地面和众人身上滚动。谢立业搂着杨惠芳的腰,身体不自然地移动着,老是踩不准点子。杨惠芳开始还有点怯生生的,但没过多久就引领着对方的舞歩,合上了音乐的节拍。她的舞姿美而优雅,每当俩人双目相视,她总是害羞地低下头,眼里却溢出动人的柔情。

      几首舞曲下来,谢立业跳得比较自然了,他觉得杨惠芳是个很好的舞伴,连他这种动作笨拙的人都很快跳得有模有样了,他心情很舒畅,在音乐、灯光和周围旋转人海中,他有些陶醉了。

      有那么一阵子,谢立业觉得自己仿佛在梦中,美妙的音乐,五彩的灯光,怀中的美人,这一切让他觉得一种久违的情感悄然袭上心头,令人心旌摇曵。

      不过,谢立业很快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定了定神,问杨惠芳:“你在艺校学什么专业?”

      “我主要学京剧。”

      声音很低,谢立业没听清,他又问了一句:

      “学什么专业?”

      “京剧。”

      “啊!”谢立业感到有些诧异。

      “怎么会想到去学京剧?”

      “我父母都是京剧演员,我从小就喜欢京剧,所以学了这个专业。”她的表情似乎带着一丝歉意

      难怪!谢立业暗想。他早发现她与他见到过的艺校的其她学生不同,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很强的中国传统女人的风韵,她的举止和风度,让他想起《西厢记》和《红楼梦》中的人物。

      “我不大懂京剧,但我喜欢看京剧演员在舞台上的服饰和身段。我有一位老同学,两口子可真是地地道道的京剧票友!还经常坐飞机专程去北京看京剧呢。”谢立业微笑地盯着她说。

      她脸又红了,低着头喃喃说道:“现在喜欢听京剧的人越来越少,很多京剧团都生存不下去了,到处裁人。”神情有点忧戚。

      谢立业看着她这副模样,更觉得楚楚动人,柔声说道:“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相信我!”话一出口,他自己也觉得有点惊愕,而杨惠芳眼中则闪出一道异样的目光……。

      谢立业开车先送两位姑娘回学校,一路上姚军和汪茜不停地打情骂俏,而杨惠芳则一声不吭,表情若有所思。到了学校大门口,她俩下了车,杨惠芳羞涩地与他们道了别,然后与汪茜走进学校大门,融入夜色之中。

      当车上只有谢立业和姚军时,姚军问道:

      “你觉得小杨怎么样?”

      “还不错!像个大家闺秀。”

      姚军直白地告诉他:杨惠芳家境很不好,她父母亲经常连微薄的工资都领不到,家里还有个弟弟在读高中,实际上已无力供她上学了。况且她学的这个专业前途令人担忧,周围的同学有的就去傍大款,去陪酒陪客挣点外快,汪茜也劝她走这条路,她别无办法,答应试试。她对谢立业印象不错,如果谢立业愿意的话,就让汪茜去跟她说,约个时间见面谈谈。

      谢立业沉默良久,心中还是拿不定主意,末了对姚军说:

      “我考虑考虑吧!想好后再与你联系。”

      一连好几天,谢立业都每天按时赶回家吃晚饭,这使尤娜感到很高兴。谢立业是一个难耐寂寞的人,生意做大后,应酬增多,就很少见他回家吃饭了。他喜欢打牌,总是深更半夜才回家,一进家门,倒头就睡。他虽和尤娜每天同床共枕,却一两个月也难得有一次性生活。尤娜年轻时模样也还清秀,年龄大了以后,加上工作繁忙,人也衰老得快,看上去年龄比谢立业还大,其实她比谢立业还小两岁。在饭桌上,谢立业不时问问儿子谢献芹的学习和生活,也关心地询问尤娜在单位上的情况,家里出现了久违的其乐融融的场面。

      不过,当全家围在客厅里一起看电视时,谢立业就开始变得心不在焉了。他想起了杨恵芳,那个美丽娇羞、楚楚动人的姑娘,想起她眼中那能融化男人的柔情,她那优雅的舞姿,还有她那尚不大懂风情的纯真。他生长在农村,家里很贫穷,小时候受过不少苦,他很能体会杨惠芳目前的困难,对她深表同情,心里有一种想关心她、保护她的愿望。他之所以没有马上答应请杨惠芳陪他去外面应酬,是不想让尤娜有什么误会,在道德上他是个保守的人,也不想招来某些闲言碎语。

      但是,在如今的生意场上,他倒确实需要这样一位能陪他应酬的角色,想想看,在这个圈子里有几个人不是这样!连在尤娜眼中一直视为模范丈夫的张宏道,在很多重要场合就让姚丽珍陪他去应酬,不也是起着类似的作用吗?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自己拿捏得住,有啥好怕的!他想了好几天,还是暗自作了决定。

      到了又一个周末,他打电话给姚军请他吃晚饭,要汪茜带杨惠芳一起来。姚军明白他的意思,很快就回电说已经约妥了。

      这次谢立业特意选了著名的梅园酒店,这里的装修古色古香,里面的桌椅和陈设都是中式风格。他怕路上堵车,提前开车出发了,下午五点四十就到了酒店。他呆在在包厢里他喝着茶,心中掂量着此事的后果,有一瞬间,一阵悔意掠过心头,觉得这简直是自己在无事找事。他做了几个深呼吸让心情平静下来,点了一支烟抽起来。

      当姚军、汪茜和杨惠芳走进包厢时,谢立业刚才心头冒出来的那点悔意一扫而光。杨惠芳身着一件小蓝碎花旗袍,体态婀娜,嘴唇抺了一层淡淡的口红,分外迷人。谢立业一时感到有些头脑晕眩。他慌忙招呼大家入坐,眼睛都有点不好意思正面盯着杨惠芳看了。谢立业把菜单递给姚军让他来点菜,自己先跟汪茜扯了几句,然后转向杨惠芳说:“你今天这身打扮与这里的环境真是太相衬了,简直比电影明星还美!”说得杨惠芳害羞地低下了头。

      姚军提议大家喝瓶葡萄酒,叫服务生上了一瓶张裕干红。在姚军的劝说下,汪茜和杨惠芳都斟上了满满一杯。谢立业这回很少高谈阔论,他让姚军唱主角,自己则殷勤地劝着两位女士吃菜和喝酒。在葡萄酒的作用下,杨惠芳脸上泛起两团美丽的红暈,话也多了起来,应对也很得体,也许是学京剧的缘故,她的普通话很标准,行腔吐字很有韵味,谢立业看着听着心里十分满意,心想:如果叫杨惠芳陪着自己去应酬,一定会让那些大男人们魂不守舍的,那效果可不是一般的好,他心里很快就决定下来。

      谢立业中途去上卫生间,紧跟着姚军也进来了。

      “怎么样?想好了吗?”姚军问道。

      “想好了!我就请她陪我应酬吧。现在是什么行情?”

      “一般每次应酬给个几百到千把块钱就可以了。”

      “行!陪我应酬一次我付她一千块钱作为报酬。”

      “那我就要汪茜跟她去说了!”

      “好吧!”

      谢立业从卫生间出来后没有立即回去,而是有意四周转了一转,大概过了一刻钟才又回到包厢。

      他们继续吃饭聊天,席间姚军乘着两位姑娘没注意的时候,凑在谢立业耳边低声道:“已经跟小杨说定了。”

      吃完饭后他们来到绿岛夜总会,在KTV包厢里,谢立业被大家硬逼着唱了一首歌,当唱到高音处,谢立业嗓子突然破了变成一声尖叫,逗得大家哄笑不止,而谢立业反而因此使本来有些紧张的心情松弛了下来,他自我解嘲地说:“我这嗓子能把活人唱死,但也能把死人唱活,绝顶的音波功!”把杨惠芳笑得捧着肚子弯下了腰。

      让他没想到的是,当他与杨惠芳在舞池跳舞时, 却在人群中突然发现了张宏道,正和市建设局刘局长的夫人陈莉在同一个舞池跳舞,心里暗道一声“不好!”他并不是顾忌张宏道,而是害怕碰上江雅婷,江雅婷与尤娜关系极好,俩人无话不谈。他本来就有点做贼心虚,心里就更加慌乱,匆匆与张宏道点头致意后,马上找了个理由下场,拉着杨惠芳回到角落里的茶座上,不久,俩人就悄悄离开了舞厅。




      楚云婷的文集】加入收藏书架】 编辑:
      《特聘》编辑点评
      《特聘》会员评论[共0篇]
      * 请登陆后评论,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