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诗歌评论 >> 囚禁的孤独——魔头贝贝诗歌漫谈 
    作者最新发表
    本版最新热文
    最新诗歌作品
    最新短篇作品
    最新长篇章节
囚禁的孤独——魔头贝贝诗歌漫谈
作者:铃木火子 发表于:2011-12-22 16:21:58 | B级授权 | 诗歌评论 | 人气:3913

  (一)梦境状态的诗意展现
  
  魔头贝贝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是一个游离于魔性和神性之间写作的诗人,他用一支饱蘸墨汁的笔真实的记录着他所经历和走过的人生轨迹。他的真实和率性,独特的嗅觉和眼光,思维的敏锐和方式,对于语言内在规律的把握,意境的营造,都是不可复制的。
  
  他的诗歌来源于生活经历的深刻体验,残酷、悲哀、孤独,具有强烈的现场感。像细小的针扎在肉里,一种静谧无声的痛;又像电影镜头的闪现,一幕幕.,先锋与传统,保守与叛逆,上半身和下半身,口语和古典,把现代汉诗完整地糅合于一体,很好的展现了语言文本实验的先锋性和精粹。
  
  读他的诗歌还能嗅到一种不寻常的气味,或许是几种花香的混合体。百合和罂粟,一种文字的毒和香,侵润着不可抗拒的味道,正体现了魔头贝贝——一个心灵的囚禁者和修行者,之于魔性和神性的结合。他似乎是感性的,而文字却让他屈从于理性,通过语言让他体内的魔性分离、遣散、化解,从而受制于神性的状态,展现诗歌所给予他的另一种很整体的个性形象,狂妄而谦卑,冷漠和温厚并存。
  
  魔头贝贝说写诗就是畜生做梦,从这句话可以看出他是现实主义的,也是浪漫主义的。他没有从正面去批判现实,而是从表面看无意义的诗性写作默化为有意义的悲剧性力量。所以,你看到的也许并不是直观看到的表象,想要针对什么,而是一种孤独状态瞬间感的真实记录。布罗茨基说:“诗不是一种逃避现实的企图,而是使现实更具有力量”,它是生活状态下对于生命的诠释和解读,是从无意义中体现事物客观存在的意义,可以涵盖魔性和神性,善和恶,暴力,佛,禅,以意贯通。不同的人,读来意义又会不同。这跟学识有关,看问题的角度有关,目的有关。走进他的诗歌,就仿佛走进了他的生活和梦,给人一种真实凛冽的痛感。
  
  是的,有梦就会有诗,他把梦境用语言的描述转换为现实的诗意,基于一种信念的支撑和促进。然而现实总有许多禁忌,梦想却又那么虚无;受虐和发泄的存在,愤怒和无奈,生存的处境,面临的选择,不能由己的压抑,必须寻求一种外在的力量去拯救。这之前,先要畅快的呼吸,再借助语言文字的魅力来释放,这就是他梦境状态的诗意展现。
  
  (二)生活的真实背景,疼痛的低语和呐喊
  
  要了解魔头贝贝的诗歌文本,就得从他的长诗《起诉书》来解析。生活过程真实的亲历,在他独特语言生动词汇的刻写下,给读者带来了直击现场般的震撼和冲击。“我从十七岁开始摇晃/血来了/镰刀和斧头/来了。”那梦呓般的语言,似真似幻。也仿佛是回忆,过往的血腥和暴力。错愕,诧异,惊魂未定之际,接下来“我被骗了/我原以为/我很聪明/我被骗了/那些我原以为知道的东西。”一种无奈和觉醒,他在透明的反思着。“光天化日洗冷水澡/突然胸口疼/就那么栽到地上/死了/二十一岁/妈妈的好独苗。”诗意的跳跃和空缺,从冷静的叙述,看到一段空白,面目表情的冷漠,却也似乎看到他的内心呆滞茫然的状态,或许还有一丝恐惧和悔恨充斥着。
  
  “捧着塑料碗/蹲在操场上/喝稀饭/雪,更大了/白眉毛。”蒙太奇的手法,白描的场景状态,以具象的语言衬托出人,前因和后果获得联系。“半年静养/一条胳膊。//现在他明白什么是鸡奸了/鸡奸/就是用鸡巴/捅屁眼儿。//吐血了/死/对死的/恐惧。夕阳/西下/垂柳看上去很温柔。//紫红色的阴囊敲起来嘭嘭响/我怕极了/哈哈蛋子儿要烂了!/我怕极了/没事儿,开点维生素。//乳房/女人的局部/女人。女人。女人/他半夜爬起来假装/上厕所——/洗裤衩。//你用电棍捅我/你用巴掌甩我/你用皮鞋踹我/你用绳子吊我/你命令我低着头跪在墙根儿用皮带/抽我。//上级来检查/上级走了/嚼着/白菜帮子/脑海里掠过/那未分娩的食谱/早餐——稀饭,馒头,土豆丝/午餐——米饭,霉菜扣肉/晚餐——蒸面条,酸辣粉丝汤。//他唱‘菜里没有一滴油’刚好/被他听见/迟志强的一句歌词等于/七天见不到阳光。”很显然,这里开始展露的是一段监狱的生活。被囚禁的人和心灵,没有自由,没有正常人过的生活;生理的发育和心理的纠结化解,写实的虚空,凌驾于人性之上的黑暗,从那些直接大胆,犀利的语言里赤裸裸的展现。其中的屈辱、暴力、自卑、无奈、恐惧,那些真实的残酷,让局外人看到了社会层次的另一面,看到了合理状态下所缺失和阴暗的一角,或许那也正是一种折射,折射出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被人遗忘的角落,夹缝中的生存处境。
  
  这些语言里兼有口语,下半身的写作,可是读来并不感觉到龌龊、肮脏,反如篱笆墙的刺,起到了先锋的作用。我们继续往下看:“那个强奸儿媳的老头跳楼了/因为明天就要自由了。//‘我的弟弟,你好好写,哥是不行了!’/说着/对看不见的仇人/又击出一阵快拳/我感到炸药在他胸口嗞嗞作响/我没感到四年后他被押赴刑场。//半根藏了五天的白河桥烟/捏碎。用报纸卷成细长细长的喇叭筒/你一口。他一口。我们仨轮流/一人一口/半根白河桥烟燃尽了/这个小男孩的十八岁生日。//夜里渴得不行而停水了/池子中下午的洗澡水/张大嘴。咕嘟。咕嘟。//睡着的光头好像无知的鹅暖石/数一数,正巧十七个/本来应该十八个/今儿早上刚被/拉出去干掉一个。//一个头,两个爪子,胸肋还残存/几缕鸡肉/在签字薄上我写道/今收到烧鹅一只。//当我第一次看到您站在制坯用的高高土堆上的背影我觉得/您历尽了沧桑/您有一张砖形的脸,嗓门洪亮/您关心地拉着我满是血泡的手说/‘干不动就别干了,歇着嘛’/有一天您突然不高兴了直到我/塞给您一个信封您捏捏/内容丰富/听他们背地里讲您的外号大炮/就是老二特别大的意思。//得了痢疾拉肚怎么办?/赶快去屙屎/刚解完肚子又痛怎么办?/赶快去屙屎/那些天大家捂着肚子/心事重重的样子/都是苍蝇惹的祸/都是我们不讲卫生的错。//你吓了一跳/一只失足跌进锅里的老鼠/使南瓜汤的滋味更加美妙。”诗语言比喻形象,手法辛辣,现实悲剧的真刻,透出的是对自由向往而又惧怕的矛盾心理,特殊情况下有时对于自由或许真的是无以面对。对于狱中的死亡,憋屈,窘迫,无奈和虚情假意,乃至最后学到的乖巧和世故,作者以反讽的手法,诙谐幽默而生动地以己之遭遇和行为,洞悉和揭露了墙内墙外的相似之处,腐败的微妙不言而喻,一针见血,批判的力度于轻描淡写中随性地进入了刻骨的深度。
  
  “她来看我当时我们正在列队报数/她用老同学的身份/来看我/用鲁迅全集、大块卤牛肉、少女的香气/她来看我/她来看我只能看见脑袋光光的我/她来看我只能看见灰尘满面的我/她看不见/我心里的哭。”这是监狱生活里最愉快的一段小插曲,这里的语言是最能触动人的情感的。面对情义的感动,一种悲哀和自怜油然而生,这是作者和读者共生的心境。然而事实无法改变,生活还得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赵老歪那家伙牛屄得不像样子!’/妈了个屄的整他娃子!/咋毬整?/他爹农行行长/行长咋了,公家的钱/老子银子有的是!/那今儿黑了摆一桌/请李队长,他好喝/酒一喝,脸一抹,整不死他个狗屄!//阴、阴、阴道的阴/我们跟着念/阴、阴、阴道的阴/大伙都笑了/妈的你咋当老师的!/妈的也不想想你咋进来的!/妈的脑子里还尽是屄/啪,一耳光/象硬夹着一个屁,大伙/都不笑了。//从黑猪毛拣出白猪毛如果黑猪毛多/如果黑猪毛少/从白猪毛拣出黑猪毛/报酬是/一勺肉汤/可肉在哪里?/那剃光了猪毛的猪肉?//那挖地洞逃跑的人有福了——/仇恨一下子/被空气的嘴吸干——/自由/比子弹的速度更快地降临——/当武警的钢枪瞄准/他侥幸的后脑勺。//虱子贴着皮肤爬爬爬/我们光着膀子掐掐掐/今天是个好日子/墙根下,一排排,晒太阳/今天是这些吸血鬼倒霉的好日子。//他被抬走时雪还在下/我们还蹲着,吃着/到死也没弄清/女人的身体究竟怎么样/他爱画她们/乳房挺像/阴部/则涂得一团黑/象灯还没亮起来/我们蹲在地上吃饭/偶尔抬头/看到墙外的天空/那么黑。”刚刚感动之际,却看到肮脏字眼的口语对白,庸俗的比喻,性的描写,与抒情语言的强烈反差,让人有倒吸一口冷气的感觉,然而你要探究的并不是语言外在的表现,而应是实质的表达。那就是——极小的圈子里,却也能见人性的嫉妒和心理的不平衡,无聊和吊儿郎当的态度反应的是悲哀的愁苦;而欲望的压抑不能单纯的看作是邪恶念头的替代,人都有与生俱来的七情六欲,相对于自由,对在那种地方呆着的人似乎是漫长的折磨和希望,徒劳真我的发泄之余,他们的心底也有一束小小的火焰在燃烧。
  
  “口渴的孩子听见星空的暴力/他背唐诗/一遍一遍地念/李白搧得他/眼冒金星。//她们俩穿着警服真好看/鼓鼓的胸,圆滚滚的屁股,真好看/她们回头瞟我一眼我脸/就发烧了/她们回头瞟我一眼并窃笑/我感到受了侮辱/我恨我的生理反应。//冻土层挖起来真费劲/可血太烫了,不能喝/队长叼着烟,来回巡视/某个瞬间武警的操练声传到/铁锹的耳际/我抖动。象北风卷过红旗。//因为吐血我被送往南阳卫校附属医院/咽下白色粉末,做透视/连续三天我注意到/屎巴巴的苍白。有气无力。//冷风里我来回/走动。煤火很旺/烤馒头。此时全家围坐/但少了一人。除夕之夜披着大衣我来回/不安地走动。//他说班长再给根烟吧/班长说你哪天执行他说/估计大后天/好吧,给你一盒,接着/——班长真大方——看在/死的面子上。//灰灰菜、马苋菜、扫帚苗/开水一烫,撒点儿盐/要是有蒜瓣儿就好了/要是再来点小磨油/就更好了/民以食为天。//从酒开始又结束于/酒/从狂妄到算清/天多高,地多厚/从男孩到男人/从产房/到太平间。//一身的尿骚刚进门/他们给我洗澡/几个同乡。没挨打。没挨着厕所睡觉/不准熄灯,没黑没夜/没完没了的猪毛猪毛和猪毛/笑眯眯的脸问想吃点什么他听见/枪子儿的呼啸。//我们扯几根阴毛裹在纸里揉成团往那边扔/她们拽几根阴毛裹在纸里揉成团往这边扔/不同的是/她们用白净净的卫生纸/我们用脏兮兮的旧报纸。//从倾斜的窗口战士欣赏她拉屎撒尿/她骂,你姐的屄才好看,你妹的屄才好看/他骂,你个贱民,你个臭屄,你个骚屄/她反问,你妈没屄你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隔壁的我们偷偷乐了/我们认为/她说得好!//进了大铁门/先喝三百盆/关上百十天/母猪赛天仙。//饿得扶着墙走/馒头真香。刻骨铭心如同/第一次接吻。”对于知识的渴望,对于性生理的萌动,对于死亡的轻描淡写,生活的琐碎和杂乱,从那些细节可以看到作者未曾泯灭的诗心尚在内心残存。可那些诗句里下半身的呈现,龌龊的语言充斥,给人的视觉和感官带来了触目惊心的感受。然而那是一个多棱镜,看你以哪个角度和始发点来窥视和欣赏,感受和认知也就大相径庭。在特定的环境和处境里,语言的直观反映,有违背文化层次欣赏的雅,而正是那种粗鲁脏乱的俗,才体现了阴暗地域里的真实状态。世界之大,人间百态,人形百样,那是最本真的还原。肮脏反射纯净,善衬托着恶,无聊和诗意并存,这里正是大俗和大雅的呈现,从而达到剖析人与人,事与事之间思想的复杂性和平凡真实的人生。
  
  “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你是我胸口永远的洞/你是我枕头上粘着的发丝/夜夜粘在枕头上//小媳妇便宜/五块钱一搞/红烧肉真贵/十块钱半斤/老大爷隔着铁丝网数钞票,乐歪了嘴/国徽给我们望风,挺直了腰。//连鞋带也收走了/拖拉着鞋,踢嗒踢嗒,经过闹市区/围观的良民满脸鄙夷/尼禄说,一个多么伟大的诗人在我身上死了。//一个多么伟大的诗人在我身上死了/一个貌似庄严的世界突然变得滑稽/苦笑不得。吸着/掺了头疼粉的自制烟卷。喝着/李队长偷偷卖的劣质白酒/进价一块三,收十块/今儿晚上有个大会他将义正言辞教导我们/如何改造我们那丑恶的灵魂。//写不下去了越写/越写不下去/骨头上蠕动的蛆。//未完/待续。”从头至尾的痛在隐含的词语锋芒里刺进肉里,欲哭无泪的默然,说不出的滋味,欲求从麻醉的神经中解脱。从正经到调侃,隐喻的嘲讽张弛有度。那是一个窗口,社会的根本陷落,合理与不合理,合法与不合法,乃至于灵魂善恶的界限,不是很简单就能界定出黑白的,然而一种畸形的发展和趋势,却从现象到本质已是清晰可见。
  
  这组《起诉书》犹如一部自传体的诗歌史,可以说是魔头贝贝诗歌文本的代表作。它血肉丰满,于不动声色中很冷静的叙述监狱生活的真实体验,由点及面辐射出整个社会极端扭曲沦陷的形态和阴暗的一面。冷漠、暴力、腐败、屈辱和无奈,相对于死亡,那也只是一种现象的存在,是大背景特定时代下的产物。它的意义在于以诗歌文本的形式对抗死亡、暴力,在于化解无力的抗争,以达到一种平衡,一种生活机制和社会机制下的一种无奈的服从,那就是无可抗拒的命运最疼痛的低语和恐惧的呐喊。
  
  (三)魔头贝贝爱诗,灵性柔情的一面
  
  魔头贝贝总是以真实的自我留下痕迹,他的诗性展现是自然随性的,不雕琢粉饰,犹如丹青水墨图,黑白分明,棱角清晰,刻度和深度都呈现出一种艺术的曲线美。他的语言简洁凝练,汉语言功底深厚,诗意微妙清澈,那样语感的诗歌带给人的是感官和触觉上的温情享受。那时的他可以撇开魔头的一面,独显贝贝灵性柔情的一面。
  
  已经很久没有听见
  清晨的鸟叫
  
  光照到脸上
  仿佛喜欢的人
  来到身边
  ——《相见欢》
  
  点评:这是一首充满灵性的小诗,简洁自然,富有禅意。“已经很久没有听见/清晨的鸟叫”这里带给读者的是一种欢愉的心情和触动,接下来“光照到脸上/仿佛喜欢的人/来到身边”这里“光”的意象可以理解为阳光、佛光,它让读者能深深感受那一抹阳光的温暖和煦,那一缕佛光的祥和照耀,干净通透,使人不觉生出一种心灵受洗般的愉悦和舒畅,诗意的延伸博大而宽广。
  
  穿裙子的猫咪
  我们遇见那是
  很久以前
  
  点头、微笑
  独奏用
  对方的弦
  
  外面明亮
  我们不知道的事象
  白骨在棺材里
  
  象桃花粉红,夜色黝黑
  山顶四月
  飘着细细的雪
  ——《在爱恋中》
  
  点评:起句的拟人直接牵引出往昔的爱恋,气息沉稳,回忆温馨。仅仅用“点头、微笑/独奏用/对方的弦”就已丰满了整首诗情;用词精准凝练,既不直白,也不晦涩,那是一种含蓄唯美的表达。
  
  林中。几只高高的鸟巢
  由于仰望,喜鹊和乌鸦
  混为一谈。
  我伸手。手里
  除了风什么也没有。
  
  我和我的手机在一起。我和你。这是长久
  发短信打手机
  造成的。
  我躺下。耳旁的茅草。那么多
  向上指着的指尖。
  
  上面什么也没有
  除了蓝。除了几丝
  即将被吹得看不见的白。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很俗的一句话
  像蝴蝶停在秃顶。
  ——《丝绸与孤独》
  
  点评:“我伸手。手里/除了风什么也没有。”寥廓的几笔勾勒就已打开诗意的阀门,从容状态下把握不住的事物,它是真实的又是虚空的。诗中全然没有孤独二字,却从每一句都体现出根深般孤独的爱存在着。“像蝴蝶停在秃顶”,丝绸般的,一种别样美丽的孤独,直抵心扉,给人触动。
  
  中午我否定片刻
  鸡蛋汤,灰喜鹊,牢骚话,由你
  带来的微微的蓝色
  
  蛇的扭曲的事实
  我不接受。扶着栏杆以免
  往下跳
  
  你知道我喜欢你
  有时。有时我
  被切开。它们让你害怕
  
  从西半球到东半球落了无数次雨
  复杂的烹饪。简单的盐粒
  从南到北,愈合是看不见的
  ——《在美妙的天空下》
  
  点评:诗中“鸡蛋汤,灰喜鹊,牢骚话;复杂的烹饪。简单的盐粒”这些具体的表达,顿感生活的气息扑面而来,而你所能感悟的是作者心灵的自白,正如“你知道我喜欢你/有时。有时我/被切开。它们让你害怕”从平面到立体,很平淡却又如此真实的剖析,让人似乎看到一颗鲜活的心的跃动和呈现,极具感染力。
  
  断牙。被反复咀嚼
  的百合花。棺材一直深眠着
  
  值班室我醒着。暖水瓶
  陪我。我闻到白酒
  与啤酒混合的孤独在昨夜
  
  在初夏。那儿。黄橙橙的
  枇杷,粉红的睡莲
  月亮用周围遥遥的黑
  点燃凉亭里两支蜡烛的梦
  
  我曾贴着手机
  对你失声痛哭过
  就像一片云,是往昔的雨
  我曾悬挂枝头,微微绽开过
  ——《今天为你的生日而作》
  
  点评:断句的运用,读起来有顿挫的语感,且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这是他诗语言的特点,打破的传统赋予了诗歌新颖的美感。“百合花,值班室,酒”构成了他写作的状态和环境。“月亮用周围遥遥的黑/点燃凉亭里两支蜡烛的梦”这里从虚实相生的清晰意象里感觉出作者的孤独、爱、希翼和痛,在一个特别的日子里它如醒着的梦,悬挂于枝头,绽开的是深情和疼痛。
  
  一把椅子旁边
  一把锯。
  未肢解的事物:水仙和别离
  我喜欢的花,总不在冬季。
  
  我从内脏
  漂到天黑。
  钱咬我。
  像牙疼。你在我里面。
  
  我挖掘你像
  蚯蚓挖掘黑暗。
  有时我什么都没做。
  而你却突然出现。
  
  我的涟漪有时仿佛
  电话突然响亮。
  你无法与我
  一同倾听。
  
  整个夜晚像猝死的人
  来不及的道歉。
  我和你在一起。
  像北京和南京。
  ——《荡漾者》
  
  点评:他把分离、忧郁、悲痛、失落贯穿于多维度的空间,为语言的共鸣提供一个场景,再借助清晰的思悟把情感的力度演变为刻骨的爱,句句扎在心里,力透纸背。然而这诗里所表达的不仅仅是爱,它的深刻镶嵌在双关语的暗示里,还有主题可以挖掘,真是“我从内脏/漂到天黑。/钱咬我。/像牙疼。你在我里面。/我挖掘你像/蚯蚓挖掘黑暗”。
  
  这样的诗歌,可以是酒、是茶、是花香、是咖啡,那混合着的轻烟于视线里缭绕着朦胧的诗意——缠绵、温情、疼痛,在空虚的世界里,冰冷的内心还能在一个瞬间打开,应归结于爱的吸引。点燃的蜡烛,它承载着黑暗压顶的支撑,让一颗颗孤独的灵魂在对望与凝视中得到温暖和倚靠。那么,在尘世的地界,爱有多深情,生活就有多美好,诗歌就有多唯美。它像暗夜的萤火虫,融入了思想闪烁的光芒和美丽。
  
  (四)诗歌所给予的启示
  
  美国“语言派”诗歌的代表人物和理论家说:“诗歌是遮蔽也是澄明,是幻象也是现实。”那么,就让我们的指尖轻轻弹拨那根心灵的琴弦,聆听和感悟那一片诗语的天空下,一个自由孤独的灵魂在现实与幻象、遮蔽与澄明的圆心里是如何深入浅出,给生命的墓碑打刻出一个耸立的高度的。“把刀插进刀鞘就像/把我放回肉体里/表面的平静/活着的人,有的还在争取,有的/已完全放弃。//夜晚来了。天/又黑了,虽然夜晚终将过去/我在守卫:我在写诗/星空辽阔,毫无意义。”(选自《寒流》)。起句形象的比喻富有质感和张力,沉稳的气息把读者带入他的语境;“刀”和“我”,“刀鞘”和“肉体”可以置换的物体具有相互制约的作用。隐喻与表现之间,反叛的意识归于平静,因为他已认识到现实的存在和生命的意义,正如他的结句所言“我在守卫:我在写诗/星空辽阔,毫无意义”。
  
  “一片拔掉的指甲/低垂和黄昏。/毛毛虫/和蝴蝶。飞在/死这边/我被命令欲壑难填。//黑了。/失踪时,我有/霜打的寺院/亮了。我被召回。//不可思议的花/落了下来/我有/盛开的危险。”(选自《知情者》)。这首诗里语言的铺垫,它的引申和递进井然有序,隐匿的诗情表达,无需多余的语言来修饰。可以开启的智慧,从“不可思议的花/落了下来/我有/盛开的危险”那些字句里可以深深的体会到。无言,微妙,它是悬念和解密的密码,它是知情者收拢的一幅卷轴画。
  
  对于语境的不同变换,诗语言的破碎、断裂、跳跃和空缺,他有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比如这首《独酌者》。“鸡公山。青岛、雪花。深水炸弹/它们袭来。像混在灯光中的黑暗。//这一杯用另一杯/引出我的颤栗:这一次用那一次。//这无法抑制/的遗址。//瓶子碰倒了上面的菩萨和星空。//睡去/梦见。如同一座坟,生出了花草。”从形式,从结构,他架接的意象不是单一的,它有空间、有视觉、有气味、有颜色,它是思想与思想的感悟和碰撞。那是一种感觉,有自我悲悯的东西沉冷地在心间生长。“睡去/梦见。如同一座坟,生出了花草”这字里行间,凸显出诗意的横向和纵向的延伸,意味悠长。
  
  “活在炎热的冰冷中/用钢筋和石灰抒情/狭长的走廊,他们相遇/愣了一下,点点头,各自反向走去/前些天经过文化宫,你又想起他/那烧成了灰的人。死亡多么耐心:磨着/黑暗的镰刀/年少时,你认为死多么远,多么奢侈。”(选自《乌鸦》)通常来说,乌鸦是一种暗示,是一种不吉祥的象征和寓意。而在于他或许是一种纪念,对于他内心熟悉却已死亡的一个人的悼念。诗中从起句冷和热(炎热和冰冷),坚硬和柔软(钢筋和石灰)的对比引申出死亡,那个死亡的阴影映射了他的内心是恐惧和抗拒的,那深刻的记忆刺激着他的同时又逼迫着他去面对,于是他反而坦然了。抽象的现实,冷硬的词汇,在内心不够强大时是具有杀伤力的。他似乎在说,生命也是打磨和磨砺的过程,这也许就是词语最大化的张力的显现吧。
  
  在仰视与俯视之间,平视则可以看作是一种修行。目光所及之处,世界很大,人却是如此渺小。“微风中油菜花开到极端/寂寞美好,轻轻荡漾,欲言又止/白天快黑了/当我忍不住回头。金黄的暮年/扑面而来。//丰富的晚餐。简洁的诗句/我不用纯蓝而用碳素不是我能选择的。单位/六个月就发两瓶。我不用形容词尽量不/我选择名词和动词。身体和行为/由一只手操纵。//有时我觉得我是我的邻居/在隔壁走动、沉醉/我觉得我缠满了绷带/被拴在亲人身边。在死刑/执行之前。”(选自《昼夜之间》)悠悠然的抒情,轻轻荡漾,从放松到凝重,他对现实的感触是深刻的。然而无力的反抗,那种痛是沉郁的;它又是一种反映,是一种默然状态下的失声呼喊。内心的情感充满茫然、失落、无助,这交织的心理暗示在自然的释放里悄然传递。
  
  “收割机收割头颅/宁静嗡嗡响/被固定在原地。无法闪避。//我拥有更多没有但似乎/仍是一个。换了名字的/老村庄,我的小,从未长大。//鸟的飞逝是/一件古董。其间有伤感/我不是她。因而没开花。//我不是麦穗。做不到/赴死的平坦。在风一吹/就沉不住气的不疼的树林边。//在街角。碰撞的血迹被擦掉/白云、镜子、油锅和笑脸用/蓝色的监狱限制我们的两岸。”(选自《在丰收里》)诗语的相关与悖论,事实与逻辑的关系,这里都有运用。比如“宁静嗡嗡响”就是悖论;“收割机收割头颅”里的头颅我则看作是麦穗的头颅,它们是相关的事物,从虚构、想象、嫁接、等同这样的思维认知里去理解诗意的表达。还有语言的多指,“在街角。碰撞的血迹被擦掉/白云、镜子、油锅和笑脸用/蓝色的监狱限制我们的两岸”它可以以己之思想偏离和围绕核心,给出诗意的高度,不同的认知和对现实的解读,其上升的高度和深远的意义都有所不同。那么这里,作者留白的技巧已然达到了混淆、敏感和微妙的目的。
  
  魔头贝贝关于佛性的诗歌有很多,这里选出一首《浮世》来赏析。“香烛的气息。尘世熏黑了菩萨/邻居送来五条命。五只风干鸡/大街上购置年货者与寒冷为伴。//女孩子露着长腿袜。像几封/寄给春天的粉红的信。蝶恋花/勿忘我摇曳在那儿。俱往矣。//小幽暗独饮大星空。潸然/泪下。在省略号后面/没有谁被治愈。在地球医院。//一首孕育中的诗像未出生的/胎儿憋着狠狠的哭/冰的痰,梗着倾诉的嗓子。//四季周而复始/我们踏步在笑过、亮过的原地/一个个青春,一个个斑白。”近景和远景,有佛,有星空,有不可逾越的规矩,有可打破的戒律。那浮世的绘图,在生活的气息里,平淡、温暖、忧伤;美好的,憋屈的,走过的路从青春到斑白,是行进的人生,活着,在自己的世界里自由地体会着囚禁的孤独。对于浮世的展现它是遮蔽的,也是澄明的,是幻象也是现实。
  
  “空阔寂静的仓库,酒,谢了又开的蔷薇”这些构成了魔头贝贝写诗的环境,所以他不会标榜写诗有多么的伟大,有多么的不同凡响。他只是在醉与清醒里体会着他的自由和幸福,在佛法里寻求佛心的慧根,自在的气息里寻求心灵的清净,于无价值中体现价值,于虚无中显露实在,那是一种境界和修行。所以,写诗要有所担当,也可以无所担当,它可以是内心世界的展露和发泄,是排解现实苦闷的一种途径和方式,灌之的光环可以很伟大很神圣,也可以毫无意义,这正是世界真实存在的矛盾而又谐和的客观性和必然性。
  
  



铃木火子的文集】加入收藏书架】 编辑:审核/往事  |  精华推荐/往事
《囚禁的孤独——魔头贝贝诗歌漫谈》编辑点评
 责任编辑:往事点评:
精彩的解读和阐释,推荐欣赏。
 责任编辑:网站编辑部点评:
典藏。
《囚禁的孤独——魔头贝贝诗歌漫谈》会员评论[共0篇]
* 请登陆后评论,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