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现代诗歌 >> 签收包裹:七夕糖果树 瓶盖猫(琉璃姬)情诗集 
    作者最新发表
    本版最新热文
    最新诗歌作品
    最新短篇作品
    最新长篇章节
签收包裹:七夕糖果树 瓶盖猫(琉璃姬)情诗集
作者:琉璃姬 发表于:2018-9-5 17:58:16 | A级授权 | 现代诗歌 | 人气:178

星座情殇(选八首 2009年)


​ 白羊座

  
  我的翅膀,曾被你的风尘折断
  指尖,穿越锁骨的质感
  谁用谎言刺透我热情的心脏
  在一纸悠长圣洁的临摹画面中
  ——擦拭我来过的痕迹
  
  
  水瓶座
  
  是我恣意放逐,流浪在你的视野之外
  我将拥有柔软平静的海洋
  在对你妩乱冷漠的眷恋中
  独守寂静的彼岸



金牛座
  
  用一生去解一个二十三点左手的梦
  错过太阳,错过星辰​



双子座
  
  温度,在烛火中燃出了膏脂
  膏脂,在反复堆积中失去了温度
  ——是谁的碎片割断我脉搏里的残局
  残局,是因为燃起过一支杀生的烛​



巨蟹座
  
  我该怎么收藏起我的寂寞,忧伤
  看寂静幽暗的大海
  ——静静的,悄悄的
  恋起曾被吻伤的暗礁​



处女座

  是你矜持而纯洁的信徒
  也曾为你葬下,三千弱水的感伤



天蝎座
  
  用没有热爱的唇
  告诉蝴蝶死亡的呻吟
  我曾隐匿在渴望的黑夜中
  
  
  射手座
  
  只想带着我的故事,不羁
  ——浪迹在奢侈遥远的天涯
  只想反复踏入浅蓝色的河流中
  寻找一支曾贯穿彼此心脏的凶矢





​ 花朵(选十四首 2008年)

百合

拂晓,想念一个从未相识的陌生人



​海棠
  

每个女孩在展开翅膀的时候,都有一个不能飞翔的男孩在某个角落里默默仰望着



​茉莉
  
  她没有来过,从来没有来过
  就当我没有去过,从来没有去过
  心的距离,如此陌路



​ 紫藤
  
  缘木万里,也无法带走我条蔓纤结的思念



牡丹
  
  你已经拥有了整片花海,要吹开蜂蜜的生活​




  
   喜欢翻开黄昏的公寓,习惯你的离开​




  
   蜻蜓,也曾有自己小小的爱恋​




  
   请让我相信,这失乐的矜持来自冰雹的日期​



​ 蒲公英
  
   一些人,一些事,在街道的转角就会被遗忘
    


  向日葵
  
   心脏是热情的,世界却是寂寞的
  

  
  曼珠沙华
  
  用一千年开花,一千年错过繁华落尽的红华
    
  
  荼蘼
  
   错过一场未央的花火,也错过了永远的盛大
   
  
   栀子
  
   我曾梦想面朝大海,还有一间小木屋
   
  
   兰
  
   馨幽的寂寞,是因为燃起一支负心的香烟
    
  
 





爱慕者之歌(2008年)
  
  深邃的夜空呵
  请不要把我囚在寂寞的牢笼里
  能借我一瓢月光吗
    
  死去的诸侯
  请不要把我烧死在荒芜的大漠
  赐我一炬烽火吧
    

  我愿独自流浪至世界的尽头
  如果船将没入无情的汪洋
  让我来承受礁石和海盗
  
  只是请允准我
  把远方的思念
  带回辽阔的边疆​



​ 支撑点(2008年)

  
  是狞笑的弩,穿透夜的蛾子
  坚决,利落,从不胆怯
  用酒水,欺骗自己的一无所有



​ 秋天,一种哀伤(2008年)
  
  好想搭乘一架飞往塞外的航班
  去一个荒芜陌生而嘹亮的远方
  那里一定是一个幸福的地方
  唱歌,牧羊​



太阳花(2008年)
  
  ——写给梵高贫穷的画匠呵,你为何只是画匠
   
  我看见你毫不吝啬生命的涂料
  大柄抹上扭曲的星辰
  不,那是太阳
  寂寞得快要开花的太阳
  可是你的生命却没有开花
  只有一次,你选择在发了疯的太阳下
  亲手抹掉生命的葵花



忽然,光阴(2008年)

​ 是一场尘心的盛大
叫我看清骆驼和足迹
还有绸缎和强盗
不再期待风尘和飞花

是一根空心的芦苇
在承载五脏俱全的皮囊
沉浮三千弱水
却取一瓢翻卷五蕴的佳酿

忽然,昏黄的卷册中
顿悟一刻的禅锋

忽然,千灯万盏下
点亮一世的烛火

止处,白驹过隙
只在一朵花开的时间



蛾子与烛火(2008年)
  
  灼热,烧伤,用我的所有
  ——与一支杀生的烛
  点燃神庙,流下致命的蜡脂
  透过夜黑,飞向热带​



泥土人(2008年)

泥人从不忧伤
  用心脏筑起蝼蚁的巢穴
  那些粗糙又可人的幸福呵
  
  泥人没有眼泪
  奢侈的悲伤会稀释掉生命的所有
  ——他早已经一无所有
  
  用那尘壤般的结实,虔诚
  为谁生长,为谁衰败
  泥人只剩下坚硬的祝福
  成全一群纸兽的狂欢
  
  泥人,敞开并不精致的胸怀
  那么爽朗,随和
  摇拽着四季的风尘
  任那不属于自己的小小幸福
  萌芽,生长





​ 嘴唇是一双眼睛(组诗 2008年)



男人和女人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
  他们需要一个帐篷来抵御寂寞
    


  黑色最沉默的时候
  
  黑色最沉默的时候
  没有人性
  那种黑夜属于闭上眼睛的人
  只字片语都不急着回答
  
  
  嘴唇是一双眼睛
  
  嘴唇是一双眼睛
  孤独,沉默,无心
  


  我们已经好久无话可说
  
  我无法察觉我们不说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又从什么时候结束
  我们已经好久无话可说
  
  
 最伟大的人
  
  我走过很多挖开的坟墓
  那里曾经躺着最伟大的人种
  他们不吃不喝
  没有索求
  与任何一种明天无关
 

 
  我们并不寂寞
  
  我们并不崇拜想象
  可是我们只能想象
  她用声音让我感受到,等待任何一种明天都不寂寞
  只有孤独
  
  
  陌生人
  
  陌生人最适合做朋友
  他不抢着说话
  也从来不沉默
  为了寻找同一种怜悯
  不同索求的陌生人被迫走到一起
  然而每个人是孤立的


  
  幸福的寓言
  
  幸福只是绝望上面的一层奶油
  所以为了明天的面包
  永远不要把今天的奶油吃完
  也不要让它发霉
  成为两种口味的痛苦
  
  
  发霉的面包
  
  我的裸女发霉了
  变了质,我无暇明天的奔跑
  只是躲着我们莫名其妙的仇杀
  从此变得无知
  
 



八识心(选五首 2008年)​



眼识
  
  我看到贫穷的骨头,我看到贫穷的肉
  我终于看到了削了皮的影子​



​ 身识
  
  我的身体用来承载生活的剥削,用来承载时间的痉挛
  ——用来承载一只小鸟的善良与哀伤


  
  意识
  
  一只杯子决定了我的命运
  ——杯子的作用在于它是空的
  


  末那识
  
  一条河流的忏悔,从莲花开出的那一刻
  ——就已经结束了
  


  阿赖耶识
  
  除了海,除了海
  我执藏的海为何而生,我执藏的海因何而灭







彼岸的摩挲(2008年 这个作品很知名了 也比较长 这里就不帖了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看)



​ 【我们的谣曲 2008年】

那些传唱多年的歌
  和我们的葵花一起腐败过
  听,我们美丽的谣曲
  ——起风了
  
  像没有人能够
  ——教你做一个至榨干为止的梦
  无论我们的内心多么激昂
  听,我们美丽的谣曲
  ——又起风了
  
  转眼就是夏天
  我们刚刚失去爱情,懵懂



​ 【荼蘼事 2008年】

我曾燃放一个人的烟火,等待另一个人
  到荼蘼花开,年华将逝
  从指尖坠落的星星,也会感伤
  
  这忧伤的曲子来自何处,鸟儿从不回答
  这忧伤的曲子来自何处,鸟儿从不回答
  心爱的姑娘你爱慕着谁,心爱的姑娘你将漂泊何方
  我想摇拽起心的彼方,我将摇拽何方
  这忧伤的曲子来自何处,我该漂泊何方
  
  我的诗集已经生出了寂寞的草,草摩挲着一无所有的生活
  鸟儿会离开这片陌生的草丛,姑娘你是否心存感伤
  告诉我你为何失去了页码,我愿娶一本没有页码的书籍为妻
  我们的约定多么奢侈,菩萨会听到我的祈求吗
  ——请让我和你一起承受,这世上穿越瞳孔的深黑

​一个太久不下雪的城市,有多少人们麻木的生活
  幸福的人们带着故事,贫穷的人们带着故事
  我们的故事,是一朵未央的荼蘼花
  我们的故事,是一场未央的荼蘼花事



时间机器(2008年)



如果乔再也不回来
  乔,不能停止两片赭红的嘴唇
  只是爱一个人,该如何开始
  
  如果乔再也不回来
  乔,瘦的胳膊,瘦的肩膀
  只是想念一个人,该如何开始
  
  如果乔,如果乔
  不感恩的生命怎么可以献给时间
  如果乔,如果我
  只是了解一个人,该如何开始
  
  你是乔,你是乔
  深蓝色走廊,深蓝色的呼吸
  乔从走廊经过,乔没有来过,
  只是回忆一个人,该如何开始
  
  如果,如果
  寂寞的发条兔子,变成了我
  乔,我们的树,遥远的影子
  我变成了影子,上发条的影子
  只是猜疑一个人,该如何开始
  
  如果乔再也不回来
  乔,不能停止两片赭红的嘴唇
  乔,瘦的胳膊,瘦的肩膀
  乔,不感恩的生命
  乔,深蓝色的呼吸
  乔,我变成了影子
  只是忘记一个人,该如何开始



骨头散架(2008年 选部分)



光年
  
  杜撰不世的史歌
  驰骋在超越法律的穹宇
  消逝是恩仇的天平
  恒远是我们的距离



蝴蝶
  
  我们只有一种怜悯
  在脆弱而美丽的理智前
  

  
  莫扎特的《安魂曲》
  
  不知道莫扎特的时候就知道安魂曲
  朋友问我什么是安魂曲
  我说是曲子
  也是思想
  
  有天我从那史诗般叠状的音乐中
  什么也听不出来
  于是我还说
  那是慰祭魂灵的天籁
  
  莫扎特说为自己写首安魂曲子
  却为哀悼朋友之妻
  留下了最后的作品
  曲子对谁都是最后的陌生人
  
  知道了莫扎特的时候却不知道安魂曲
  朋友问我什么是安魂曲
  我说是曲子
  很难说对谁都陌生



吃夜
  
  杖着这漠然的黑
  我开始毫无目的的饥饿
  杖着这陌生的脸
  我开始肆无忌惮的吃夜
  
  我撕开夜的衣服
  露出胶结的月亮
  我割下夜的头颅
  喷出银色的血滴
  
  我斩断夜的手臂
  长出狂野的毛发
  我咬下夜的大腿
  蠕动着兴致勃勃的黑蛇
  
  我剖开夜的胸膛
  只有黑色的肝脏
  我把黑色的肝脏吃了
  夜从此失去了肝脏
  
  我吸干夜的汁水
  我的天空就朦胧起来
  我咀嚼夜的骨头
  我的魂灵就开始贫血
  
  我把我的夜吃光了
  却吃来了明天的黑夜
  我把我的夜吃光了
  只剩下肤浅的后黑夜




一只鸟死了(2009年 这个很知名了 早期代表作品 这里就不帖了 感兴趣的读者朋友可以翻看)​



幸福在头顶飞过(2009年)
  
  到哪儿都一样,我那旧羊皮的忧伤
  我听见,飞机穿越了城市
  以某种启示录,从我的头顶飞过
  ——切莫以为自己可以飞翔
  
  我屏住呼吸,像个变心的男子
  那样结实,无情
  穿过桥梁,谁能理解这大地
  为何带着蝴蝶的震颤
  
  起风以前,忽略所有关心你的人
  像没心没肺的人们那般
  谁知道我们该期待些什么呢
  
  用身体做一次南北割据
  诸如女人和贫穷的决裂
  一个身体进入另一个身体
  他们不曾有独立的伤

​ ​

懒汉(2009年)
  
   一只猫一动不动,坐在太阳下数影子
   打着哈欠,用胡子卖唱
   ——在一条买卖时装的女人街上​



【日记】
  
   一
  
   天还没亮,黑泥指甲,就开始拧一张开裂的嘴
   这是昆明被投放汽油弹的日子,调频里发出沙沙声
   在失去工作的一周后,我在晦暗的早晨又开始工作
   婴儿脱水,蝴蝶尸体,这些意象与深渊里的牵牛花强烈反差
  
   二
  
   一个停电的夜晚,星星从天上滴下来,人是迟钝的
   并不激烈,也不温柔,只有隔壁的小提琴会割断男人的喉咙
   不下雨,工蚁咬住我的嘴唇,我对毁灭自己有信心,相比
   ——肥胖的蜻蜓被肢解,我有浅蓝色的舌根
  
   三
  
   骨头,悲哀的骨头,筑大城,铁的大厦下面堆砌着年轻的骨头
   你可能被子弹击穿锁骨,埋在了某个无人知晓的地方
   偶尔回去看看,你们的青春,你们的爱情,还有你们的骨头​




草根青年恋爱日记(2010年 这个实在太长 是我诗歌里荒诞幽默涂鸦诗代表作品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看其他诗歌集里有)​

流浪喵星(2016年 同上 微小说诗歌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看诗集)



【深红色】
  
  路,深红色的路,绝望,孤独
  玩火的蛾,被烧伤了,眼里是深红色的
  只有烛给予的暖,烧身取暖
  路,绝路



迷途花园(2010年 在微博里转载量很高那篇 现在确实写不出这种有灵气的诗歌)​



如果,我们可以选择一些另类的光线和视觉
  ——去试图给予包容
 或许也只是一条黑色的河流

有的人写诗,只是一种生理需要



【幽暗森林】
  
  雨一直下到深夜,时间是禁止的
  在记忆中的那些孩子,和我死去的狗
  整晚都让我不安,无法入睡
  屏住呼吸去忍受一条牛仔裤的悲伤
  我曾渴望一个亲切的声音
  ——像是从墙壁里发出的
      
  【黑盒子】
  
  我无法向一个隔阂的世界坦白
  在你问我最喜欢做些什么的时候
  我还是无言以对,原谅我从不说谎
  而无论怎样回答,都会让我无处可归
      
  【泡沫暗礁】
  
  周一,关注一艘沉船的消息
  比媒体更早发现,鱼眼睛危险的秘密
  烤焦的碎饼干,和漫长的自由
  不是每一个早晨,都能为今天命名
      
  【迷途花园】
  
  如果你陷入了沉默
  或许是因为
  我们只是陌生人
  
  如果我陷入了沉默
  或许是因为
  我们曾是陌生人



​ BOOM(选几首 2011年)



【编号:九千夜】
  
  一只甲虫在白纸上摩挲发出的细微,一些细节让呼吸衰弱
  ——忽然传来空灵的尖叫,冰凉,死寂,没有爱的尖叫
  过去曾倒影未来,闹钟的心和整个宇宙
  我所创造的事实用尽了时间,却不能用尽精神与肉体

  
  只有活着,是值得期待的,一无所有的自由,让人兴奋,也让人眼白
  在没有黑暗的河流,那些感性的时间隧道里,灵感被搅乱,扼杀
  生命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是活下去的欲望
  ——教人冷漠,欺骗,羞辱,振翅以命
  
  时间的蝴蝶,时间的鹰,守备着人的禁地,我曾试图回到哪里
  ——以自我毁灭的方式,去信守精神的老人
  可是生活,我们都熟知的生活,一定期待着我们
  衰老,丑陋,一定期待着我的寂寞如草



​ 【玛瑙吐血】
  
  烟灰色的公司里,魏武挥鞭,纳税
  有时候,我听见身体的零件,在这个卑鄙的城市
  ——超负荷运转,卡死,发出碎裂的骨折
  如恒星的死,亿年血腥
  
  
  【植物大战僵尸】
  
  同仁街上,在长年与一个叫富二代的组织斗殴后
  我终于被扒光了衣服,剥夺了配偶权
  在叫喊着,被菜叶砸得腐烂的爱
  成为穷凶极恶的杂种,吃掉你们的脑子



​ 【达盖尔旗帜】

我曾恐惧,老死的亲人,会在嘎吱作响的门缝里
偷窥着你的一切,饱暖,做爱,危言
记录在案,娱乐至死
——成为一个受人关注的流氓,隐隐于市


【剥皮僵尸】

人近中年,热血在腔子里干涸,堵塞
面对他人感到恐惧,孤独
枪炮打响了星星的贫瘠,要是鱼刺卡住喉管
在那些盲目自大的命运面前,谦卑,顺从的像一只
像一只什么呢


【我看见你长大了】

老鹰嬉戏,老鹰腥气
——死的老鹰,撞向大厦毙命
在神经的峡谷里,曾掠夺劳动资料的
看着我睾丸里的孩子,在莺歌燕舞的高空
——最失意的君王



【浪子】

蝗虫,冻死了不会有人哭泣
嘘,想去杀掉一些人,也会成为被宰掉的某个目标
自从你成年以后,没有饿死的人都想干掉你
或是,一生中最恨的人


【老朋友】

还是和去年一样,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爱了这蛇,这厮,这酒
在人间吞下谜语,浅吟低唱​




【太阳晒不到的地方 2012年】
  
  时间,一分一秒
  在幽暗的陆地上
  逃离我们衰亡的桥
  ——崩塌了,没有人生来勇敢
  
  有时候,我想用沙哑的嗓
  ——告诉你爱上猫的危险
  只需要一首忧伤的歌
  就能抵达我们心底发霉的森林
  
  你看不见抛弃我们的人,碎成粉末
  那是一种苔藓,不治之症,被道德所禁止
  我们走到迷宫的尽头,无法抗拒的迷途
  在太阳晒不到的地方,如果我曾爱过你,我会离你而去​



【尖叫CD 2012年】
  
  次日,她悲伤,她穿上工作服,戴上工牌
  ——贴了条码的青菜
  现在想起来,她笑起来的时候,对方没有表情
  她是新来的,大学毕业,沉默,尴尬
  只有抽屉里的手机,在偷偷喊救命​



【悄悄 2012年】
  
  一颗樱桃在宇宙跳动
  跳动、跳动
  跳动、跳动、跳动
  跳动、跳动、跳动、跳动
  跳动、跳动、跳动、跳动、跳动
  跳动、跳动、跳动、跳动、跳动、跳动
  
  “扑通”​




『农夫与蛇 2016年』
    
  这些年,人皮旧了
  思念,浓时如酒,常伴吾身
  在没有邻居的巷子,我想抱着蛇入睡
  ——地板有毒,透肌入骨
  
  命运即临幸我的肉体,唇齿冷白
  蛇老去,蛇颤栗,蛇冻僵
  我的心曾痛苦摊开,轮回
  没有蛇,我将再次误入歧途
  
  旧地危险,农夫扔掉了一生的瓶盖
  咬伤炎热,走在没有记忆的行道上
  我恨过,在巷子的深处恨过蛇
  吐露信子,醉得作梗,十指僵硬​



『红莲 2016年』
  
  有生之年
  不念唵阿味罗吽佉左洛
  黑色大地升起不落的月亮
  温柔如狼,质问背叛蝴蝶的花朵
  为什么不曾流下炙热的泪水
  
  我敬仰的英雄将进入钵特摩地狱
  挫骨扬灰,化为乌有
  肮脏的菩萨写的教科书里
  卑鄙的僵尸,享尽了繁华自浮屠的人间
  为什么冰冷的宇宙不曾哀鸣与电闪
  
  猛虎将失去狰狞和尊严
  老鹰为穿上西装折断了翅膀
  为我扫去风尘的是滴答入茶叶里的雨水
  我的因果,是我欺骗过的全部世界
  可我还没有等到,春天传来的诏书
  
  甘愿冻土迸裂,失去草莽和理想
  无悔成为红日与河流的情人,为这一刻
  献上从人间盗来的珍奇
  我终于与自己的灵魂相爱
  ——不再为万物吟唱吟唱​



【9月20日:背叛】2016年
  
  心的太阳系,是永恒的黑洞
  光也无法逃离,永恒的密度与物质
  太监偷走了皇帝金灿灿的脏器,那无价的能源核
  从此军阀混战,枭雄割据,猪猡称王
  我们的飞船,失去能源,无法逃离
  ——搁浅在这世上



糖果,女郎(2016年)



【河】
  
  一支碎月亮,把寂寞流向何处

  
  【哐啷】
  
  这是一只普通的杯子
  打碎时,发出两声尖叫
  划破寡言的嘴巴
  
  
    
  【沉没的舰队】
  
   风情万种的南疆,夜色将至的南疆
   枪声,物欲横流的女郎
  
  
  【他们,她们】
  
   华灯初上,我有宅子
   灯火滥觞处,我要一只猫

  
  
  【我该上升还是下坠】
  
  用指尖的暗吞噬,玩弄
  最后一寸光线
  我看见
  ——压下的整片森林,沸腾了
  
  剧烈的伏特加滑过喉咙
  瞬间的子弹,穿透我们的胸膛
  震颤,用拆散的骨骼筑起新的堡垒
  一点点溃败,直至灭亡
  
  我听见,无酒不欢的笑
  女人们淫荡的笑
  我们身体里面
  ——最本能的笑
  
  而迷雾下的光影,让我们
  无所不能,喜怒无常
  DJ用一张最差劲的碟片
  决定我们应该前往森林还是巢穴

  
  【风声】
  
   是灯把夜吹灭,打翻了我杯子里的音乐
   回忆却长着嘴,你知道我没有故事喂饱她
  
  
  【黑瞳】
  
   伸展的
   黑夜
   淹没了
   我眼睛里的梦

  
  【愚人节】
  
  你会对一个失聪的世界守信吗
  失聪的世界会对你守信吗
  如果猫咬了你一口
  你会俯下身体去咬它吗

  
  
  【二十三点,伏特加】
  
  吞下半瓶炸药,轰隆作呕
  我的头颅是不洁的酒具
  淫秽,傲慢,充满感性
  
  用最后半瓶炸药,炸掉下体
  血液是渗透黑暗的使徒
  沸点,狂热,吞噬太阳
  
  二十三点的伏特加,用状如炼狱的焚烧
  ——作茧自缚的音乐,还有
  炸药,洋火,强盗,女人……
  挑衅酒客的命运,挑逗夜场的下体

  
  【蛾子】
  
  点燃神庙,流下致命的蜡脂
  透过夜黑,飞向热带

  
  【下一次狂热】
  
  我的心脏乘满了酒水
  一念,就能漂浮起新的大陆
  
  
  【醒在十九点左侧】
  
   杀死香烟的
   是一股遒劲的风
   ——呼吸
   解开夜的帐幔
  
  
  【糖果,女郎】
  
  浮沫,溢出甘甜的河流
  流淌精致的汁液
  可怜的包装呵
  一口垂涎若可的膏脂
  
  
  【生命线】
  
  认识一穹着火的星星
  消失时,并不悲伤
  只在百里,掀起来过的纹案​



​ 【孔雀】2017年
  
  唵-摩由啰-讫兰-帝-娑嚩-哈
  草莓腐败,燎英俊,美人坐于池
  我独白:我冷漠的火种寂寞
  将展示千只手,曜大地的才华!一朵朵羽毛
  
  婆娑进入纯净的世界,鹦鹉邀宠,任凤凰丢弃人间的孩子
  女娲堕落,今昔酒愁,天人的功名玷污我心
  知我者刺绣衣,予我华丽,予我沉默
  ——衣冠孤苦,此生屈辱不肯飞走
  箜篌曲高阁,恋人告别时背靠大河,我枷锁,我嗓音丑
  ——困于人间风黑,挣脱着颜色
  露宿他乡,毒虫寸寸肝肠,野鸡与鸳鸯哭着栖息
  野花闲,写五色文章,天空窒息的哀伤
  
  白鸽子一声不响离开了,纵然万里,光明!
  谁为这瘦柳展风流,薄情的爱人
  杜鹃呕血,孱弱的夕阳滴红至尽头
  孔雀曾骁勇,天上地下,无人匹敌
  
  悲悯的和尚在供养中遗失了法相,母亲的羊水
  不要害怕,展示光明!
  哗众富贵!披上绿,众生麻木!支生绿
  将展示千只手,曜大地的才华!一朵朵羽毛



【我只是如此深沉】2017年



除了船
  渴望漂泊
  我渴望的欢喜是安静的
  尤其在夜里
  一个人别无所求
  
  我看到了脸庞
  我只能思念着一颗星
  我苟活于空间与时间的冷漠
  山川墙壁
  你我终于老去
  ——永世不渝
  
  我撬开过期的黄桃罐头
  情绪却沉入夜里的河
  在那些深深的流动
  皮肤和嘴唇里
  恐惧着那些看不到的事物
  独自以树的言笑
  忽隐忽现
  
  她的影子
  踮起脚停在了世上
  但我无法表达
  喉咙的叶子
  石头和泪水
  我只是如此深沉
  我只是如此生存​



『夜浸透,呼和浩特』2017年
  
  夜空暗淡,一生中有多少事不能说出
  穿梭在没有星星的火炬之城
  旅人才肯低唱,卑微低唱着
  北方的星星是自由的
  
  地图鱼游过时间的热带,接近于最深情的河流
  我不愿这样老去,我的眼仍会滚烫
  可被月亮石化了千年的胡骑,窥视着人间的闪耀
  有的人走远了,踩着中山路霓虹晃动,线条和蒺藜
  
  星子的铁,剥落着昭君的肉,天桥连着风干的衣角
  酒吧里的女子,抽着烟,拖着长腿与男子风光
  在每个角落,都有头顶的皎月,照烂人心
  如果,点半截烟头的熄灭与唇印
  
  我将没有来历,也没有去处
  小鸟爱夜空,随即淹没在漆黑的宇宙
  没有钥匙,呼和浩特不会知道我的存在​



【心归琉璃,菩提萨婆诃】2017年
  
  早晨,池中的青荷吐纳
  书早该扔了,承受了整夜无眠的雨
  坏了,山的主人要打开大梵世界的门
  ——藏在石肚脐里的蛙鸣
  
  顷刻,矮茶树静静归于露
  我的爱也将如期归于无情的躯体
  摩擦的骨骼会继续承受
  来自皮与影的恶行
  
  尽管蚁群,勇敢微笑,勇敢流血
  尽管虫子啃食着李子树的大腿
  尽管病着,咳嗽,喘着
  
  我听到朋友牵着自己的孩子,藏着食钵
  往返于丛林与额部陀的路,山崎岖看不见
  鹿的眼泪,花冠,掉落在野绿的幽谷
  ——我的爱人深埋于冻土
  
  风吹来时,天空越来越薄,罗汉的洞穴从粒子分解
  背上的刺青,黥刑,开始变淡,脱出皮肤的真色
  所有的苦,都将在宇宙诞生的地方回归
  蒲公英传播种子的速度,足以超越轮回
  
  顷刻,那颗跳动的心脏,业火渐弱,悲伤和快乐不过尘埃
  清凉的溪流,将我的脂肪化作泉水,从血管流入星云
  李子已经熟透了,我摘下一颗,擦去尘土
  将一颗琉璃摊在手心,世界温暖​

  
  
  【一场雨后,世界脏兮兮的】 2018年
  
  这些年,那些恐吓我的人渐渐少了
  在染色黑里,一只肺却咳的愈加厉害
  除了心里的一个声音
  除了墙,除了氤氲
  
  龙胆草不属于眉毛,舍子花不属于子宫
  你和我所造成的事实,永远将破碎于冰凉之躯
  蟾蜍十八岁就留了鱼尾纹,能发出残忍的腹语
  这些意境在一场雨后,慢慢成像出真实
  
  他不愿在太阳下对话,关上门,骨头落下最后一个颤
  只有下雨,只有屈辱,只有水熊虫脱水
  烟灰里与世隔绝的人,才会无数次尝试与他人格格不入
  ——避免再遭受尖锐的利害
  
  我们淋了同一场雨,牵牛花受过同一种伤害
  闭上眼睛,在推开同一个世界的窗户时
  ——坚持成为不同的人
  
  
  ■结尾A:
  
  我只想让孩子们看一眼,幸福短暂
  不曾发生青春,快乐会溅出悲伤
  小麦刺痛,死了的根不会生在泥里
  ——继续刨会弄脏你
  
  
  ■结尾B:
  
  我只想让孩子们看一眼,幸福短暂
  在猫流浪过的地方,藏着大麻的温室
  有一瓶免费的矿泉水,拧开瓶盖就可以止渴
  ——这世上仍然有值得去相信的事​



【烟灰掉落,我是你寂寞时才想起的男人】 2018年


人们冲着我,翻白眼,掏阑尾,骂脏话
我不恐惧,像一具悄悄呼吸的骷髅
铁皮栅栏无动于衷,狡兔才没有羞耻
太阳,衰老,人脸使我虚弱,我在人间做过最勇敢的梦
——只剩下这一次

瓢虫飞不进大厦,那缓慢的坠落天生愚蠢
星星陪伴过韭菜,我仍妄想这并不完美的骨架
将草莓种子埋入你的身体,长出孩子的关节
像一颗有瑕疵的红宝石与食指,没有经过琢磨与鉴定
你尽管挑剔,却无法摧毁他与生俱来的货真价实

你看看鸽子的血,我不需要做这世界的英雄
你听听雕塑的心跳声,那是伟人的结局
我想要的,是和你住在一起,夜雾中的猫需要一个家
流氓和蜥蜴大声谈论你的身体,地铁的呼啸足以惊世
我们并不了解自己的内部构造,整整一世

我是你寂寞时才想起的男人
在这浅红色舌根与樱桃核列举出性感的星球上
我的故事像劣质金属那般不堪一击
你不会感兴趣,这世上也无人感兴趣
喝不喝酒,我都愿老实守着羊行走在山的荒凉

我是你寂寞时想起的男人
我听过许多女人与我无关的故事,人情味的重力压坏了我
我永远不如一本书那样安静证道,你能感受血与河流殊途同归
影子之间的好感并不纯洁,烤熟的羊心也曾酸楚
你永远看不见这支火苗急促升起,只匆匆点上了一根烟​




【我的秘密房间】2018年
  
   
  等她睡疯了,睡疯?
  等她拿着脸蛋抛光,猫咪睡在走廊受冻
  我想我是一抹红黑,一抹幽蓝
  茶杯子碰倒了天蝎座,无人知晓
    
  一生中无法到达,你我独饮的房间
  一生中无法抵达,你我埋骨的房间
  衣裳,一生中灿烂的火花
  孪生姐姐,一生中贪恋矮灌木 
  
  明天有增无减,你看枣椰树落下鱼眼泪
  好像是,我们唇齿挣脱着,珠玑
  月亮教唆猫咪,走廊叮叮的响
   
  她希冀的更多,口红浸透琵琶骨
  猫咪自言自语,病婴儿想要乳白色的云
  长眠的她,更静,更深
  
  一层一层剥开太空,剥开难掩的她
  犹闻她花卉,左耳根开,炒芥子热
  芳馨的躯干淌着火焰,在根茎来临的房间
  此后,有人倾心于她的消遁
  
  那个房间在哪里?一筐橘子与你无关
  钟乳石的夜沉落下去,寿命将减去一半
  猫咪把的房间画图纸,波斯语,古老的俏皮
  或是,月亮将她夷为平地



琉璃姬的文集】加入收藏书架】 编辑:审核/往事  |  精华推荐/往事
《签收包裹:七夕糖果树 瓶盖猫(琉璃姬)情诗集》编辑点评
 责任编辑:往事点评:
一组精彩纷呈的诗歌,蕴涵醇厚,颇具彰显,推荐欣赏。
《签收包裹:七夕糖果树 瓶盖猫(琉璃姬)情诗集》会员评论[共0篇]
* 请登陆后评论,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