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随性笔墨 >> 送别 
    作者最新发表
    本版最新热文
    最新诗歌作品
    最新短篇作品
    最新长篇章节
送别
作者:陈炜潘 发表于:2014-3-17 21:39:31 | A级授权 | 随性笔墨 | 人气:297

  
  
  我的好朋友苏良碧不说走,却走啦。2014年3月9日,农历二月初九,星期日,连续阴雨冰冷天气,那天可是难得的多云。
  中午,我正要午休,接到我哥的电话,说良碧突然昏迷过去,要我马上过去他家帮忙送医院急救。我气喘吁吁赶到他家,套房底下停着两部救护车,屋子里清静得让人心慌,却早已经有好十几个人,都是满脸的凄凉,不说话,只是摇头。进入他的卧室,两个医生正在他身上忙乱,却是将医疗器具从他身上御下,嘴巴气气的,“太晚了,不是我们不尽力,你们可以报案,让公安来解剖,什么事都明白了。”他儿子有点呆若木鸡,心里好象很自责,煮的饭说是烧糊了,还没吃早饭,午饭也不吃了。他老婆正从厦门往家里赶的路上。他老婆上世纪九十年代下岗,工龄被政府卖断,没有职业,他儿子还在读大学,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我看他的脸,很安静的,平时常常见到的有点孩子气的一丝笑意,还挂在脸上。明显正在睡觉,这怎么会是走了呢?可他鼻孔没有了呼息,心脏停止了跳动,医生收走救治器具,走了,再也不回头了,可他果真是走啦。
  他家角角落落都种着花草树木,还有一丛青竹,很青翠地生长着,他的卧室置满了书,书桌上零乱着一大堆稿纸,说是昨天耗夜,黎明才睡,他都是这种习惯,晚上写稿,改稿,早上五六点才上床睡觉,临近中午才起床吃早饭。我打电话给一些朋友,有说昨天才见到他,有说前天晚点下班,遇见了,还说了笑。他一生清洁,守信用,做事认真,做人随和,朋友有事,他都尽力帮忙,这么好的人,大家都不相信,可他果真是走啦。
  可他果真是走啦。送葬的队伍长长的,缓缓地经过塔雁,穿过三角街,经过中医院,缓缓地,仿佛一条长龙,穿过东大路,进入宝美街。别了,种满花草树木可爱的家,别了,摆满书籍的卧室,别了,热闹的街市,别了,很细心照顾你生活饮食的老婆,整天唠叨你不要抽烟的老婆,别了,大学还没有毕业很乖很老实的独生子,别了,亲爱的朋友,可爱的父老乡亲。队伍在阳光新城前的桥头停下,他躺上灵车,灵车缓缓地,别了,静静流淌着的产溪,别了,村前高大苍老却还很年青的橡树,美丽的,德化的山山水水,别了,天空阴沉,虽是午后一点半,看着总象是黄昏。
  好朋友良碧,今天我们送你,接下去又要送谁?送你的人有一天也要让别人送,就象你曾经送过别人一样,将来,又会是谁前来送我呢?随着年龄增加,偶尔,一二个很熟悉的脸孔似乎是消失了,我们一个个送走他们,想起来有点象战争年代,我们送别前往前线的战士,更象远古的闽南乡亲,送别前去海外创业谋生的游子。
  想象着我们都站在安平桥前面的码头上面,远望着茫茫大海,海风刺骨的冰冷,汹涌的海浪让人惊心,不断用翅膀拍打浪花的海鸟,激昂的鸣叫在阴沉的天空中划出一道道孤线,仿佛记忆中元宵佳节晚空中一朵朵盛开的爆竹烟花。
  你已坐上高大的海船,我们不停地挥手,我们知道,你将前去远方,具体不知道远方的那里。我们知道已经有许多亲人朋友前去那里。他们去了,从此音讯全无,一定是没有能够通到我们这里的邮局、手机、电话。现在是将来的古代,就象古代是现在的古代,古代也没有邮局、手机、电话啊。古代,我们好多闽南人去了海外,不是也常常地音讯全无?还不是后来航海业发达,再后来发明了邮局、手机、电话。我们知道,他们正在种植、开垦、经营,你前去跟他们相会,他们会在另一个码头接你的。
  你老婆、儿子满脸的不忍,“良碧啊,你路上千万要注意身体,天凉了要注意加衣,不要再耗夜了。”。你老婆一直唠叨个不休,好象不跟你一起去,她一百个不放心。“老苏,你路上会想我们吗?我们聚会,我们喝酒,我们采风,我们都会想你的,你不在,都不知道我们聚会时会是什么样的情境?”。你老婆还在唠叨,“你路上要注意按时吃药啊,一日三餐都要按时吃哦,你喜欢的书、笔、茶具、茶、水果、干粮,还有你喜欢的那顶斗笠、一年四季的衣服,还有路费,都为你准备在行李上了。”。
  不一定就音讯全无,我们会梦见你,或许梦就是你那里的通讯工具,将来的古代,现在,我们不知道梦就是你那里的通讯工具,就象古代,古代人也不知道有邮局、手机、电话等通讯工具啊。我们知道你就在远方,到了那里,与已经前去那里的人一道,好好奋斗,先建一座房子吧,你曾经是全县最棒的拖拉机手,有机会就建一个大农场吧。你还建文学社,编辑报纸,写文章,一定的,你文笔那么好,知识那么渊博。你只是比我们先走,去打前站吧,先去那里,先去打点打点,将来,我们陆续也要前去,那个不知道那里的远方,相信的。
  好朋友苏良碧,明天是你的头七,相信你已经到了那个不知道那里的远方,我写这篇文章以寄哀思。
  



陈炜潘的文集】加入收藏书架】 编辑:审核/水漫浮云  |  优秀推荐/水漫浮云
《送别》编辑点评
 责任编辑:水漫浮云点评:
寄寓哀思的文笔,铺展的文字沉重,逝者已逝,生者珍重!
《送别》会员评论[共0篇]
* 请登陆后评论,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