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阅读欣赏 >> 文章正文 >> 诗歌,一种生命的姿势:替天行刀
    最新公告
    媒体征稿
    文坛资讯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诗歌,一种生命的姿势:替天行刀
人气:4375 | 发表于:2010-11-13 9:34:24

★替天行刀(四川)
--------------------------------------------------------------------------------
★个人简介:替天行刀,本名徐文中,四川成都人。成都“整体主义”诗派诗人之一。1996年加入成都市作协,曾担任成都市作协诗歌工作委员会委员,成都市作协《诗家》报编委。从事文学创作20余年,先后在《星星》、《诗刊》、《青年作家》和《四川日报》等国家、省、市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近200篇。
  
★诗观或创作理念:以生命来写作诗歌,用诗歌来反映生命。

★本站文集:http://www.jxy1977.com/PerColView.asp?userId=1881

★代表作品: 《喊命》、《倾斜的天平》、《生命的姿势》、《学会忘记》、《诗将不诗》等。
--------------------------------------------------------------------------------
  
  喊命(组诗)
  
  多年以后的今天,是我的轮回,
  也是你的轮回。就算题记。
  
  
  【炼命】
  
  请把我架到一个掉下来就能摔死的高度
  以此,给命一种说法
  
  漆黑的内心擎着一把菊,一片光
  换一种仰望和跪拜的姿势
  仿佛,我率先抵达2012的前夜
  
  我曾在冥河里飘游,尝过孟婆汤的滋味
  那些撒落在河里拉拉杂杂的心里垃圾
  浮在水面,而我稀疏的白发
  摆弄出了一个黑色的问号
  
  夜国的屋顶,雷音似乎无边梵钟
  夜雨正把夜物孤寂弹奏
  落涧的暗水被廊下油灯转照为
  青山绿水中扑光的青蛾
  2012算什么
  其实,我早就把每一天当成了末日
  我在世界在,我无皆无
  
  我是被人砍杀的木头,凌驾于背叛之上
  痛苦剥落的鳞片,被一个时代钟爱
  灯油熬尽,烛炬成灰
  朗读黑暗之诗,我再次看见
  我脚下踩着的地球
  原本就是一块烧红的铁板
  
  【祭命】
  
  可歌可泣的疼痛,被情感打劫
  飘落的白,是溅出的酒液
  渗进的暗紫伤口的,血
  
  在不忙的时候,抽个空闲
  以命祭血,用血祭命,为命践行
  
  小心折叠打开的欲望,掩藏了
  梦呓的花香,把女红穿在体内
  下垂的乳袋,沉默不语,你需要保留一丝含蓄
  来觊觎潮湿的月色,待疼痛淤血散尽
  岁月之上,你渴望
  眷养一只狼,从小只教会它吃草
  
  背向阳光的颤动
  剥茧抽丝,被泥土带走的哭泣
  让那只蜗牛,迈向古老
  
  风可以将蜡烛吹灭,也可以将炉火吹旺
  用谎言掩盖谎言,去穿越利欲的苦海
  在滴水藏海的空间,谁为沉默买单
  
  【喊命】
  
  许久走过的地方,偶尔也会有微光
  而死亡,从来就没把我放弃
  总会象夜晚一样如期而至
  一捧黄土,当命还债,梦中的那些旧识
  站在风口,该不是在向我招手
  
  把阳光照彻,在林间的苔土
  删除那些所谓的固有
  清空U盘的全部内存
  洁净污垢漂白黑暗
  
  幽浮着,命里暗藏的秘笈
  命额的沟壑是一种迷恋
  倾向消失的品质,于你的在乎
  好想穿过夜晚的子宫
  被再生一次,与尘埃分手
  
  把骨头插进剑鞘
  驮过落叶低飞的速度
  把自已的光亮举过头顶
  让掩面而笑的羞赧,抛弃于短暂和残败
  沿着灰色的阶梯,把我即将丢失的命
  喊回,喊回
  
  帷幔之谜已被解开,让背面留着的
  那些暗伤,重新宽容一个,光泽
  
  闪电的怪翅,扑打着命的源头
  用一杯清水,检验焚烧的极限
  额中之命宽阔无边
  簸箕斗的运脉,生长于掌纹之外
  把破碎的瓷片,回炉成花瓶
  在漆面涂蜡染红,让渐次熄灭的黑暗
  剩下最后的光斑,留给历史戏说
  
  于此,回走的命,依次展开
  多年以后的清晨
  用一种带血丝哑的嗓音高喊
  天在我在,我在天在
--------------------------------------------------------------------------------
  
  倾斜的天平
  
  把走过的所有路程,扛在肩上
  才明白,天平
  已在堕落中倾斜
  
  疼痛的过程,不经意让叹息击碎
  解开光阴的死结
  一切情感在流亡中跌价
  飞速的时针,在风水中逆转
  
  华灯不夜的杯水,浸泡无穷的走势
  把付出看成收获
  在扒开的时间缝隙
  寻找生存的倒计时
  
  笔手再次忘记文字
  站在诗歌的立场
  把墨水泼于天下
  让一个时代,克隆另一段历史
  
  钱币劫掠咒语,骰子炫耀布道
  携带致命的呼啸
  进入遗像焚烧的孤寂
  永不认命的喉结,颤动着
  在一片风光中指认得失
  
  谁都无法驯服命运
  常以火的肌理,融汇澡雪的精髓
  用一把锃亮的钝刀,割破感知的边缘
  在平安的床前坠落
  梦里的那只沾满污泥的水鞋
  踩踏了云边的风尘
  留下一脉风骨,让谁来认领
  
  我是一粒水泥地上都能发芽的种子
  渴望在绝粮的净土,喝水长大
  当残败矜持着伤口
  启用大海的深渊
  在火苗形状的冰上
  把阳光切成碎片,以挑剔出
  封闭在礁石中的闪电
  让石头里流出的,隐藏千年的祸水
  迎接来世的泡桐花开
  让隔世的后人,划过轮回的夜晚
  在我酒中捞起的诗句里
  打捞我今世的身影
  
  熟悉的名字长满灰尘
  游走的心,被世俗搬来搬去
  雾的形状如此苟合
  结着厚壳的心岸
  比载命的纸张还要轻薄
  手脱落于门楣,收割浮世的灵魂
  把灵魂的骨灰放在结满果实的枝头
  沉默
  
  用一生去忘记一生
  轻端立在骨骼里的酒杯
  知白守黑
  把自己搓成一根绳索捆住记忆中
  正在下滑的相连血脉
  迈过时间的黑,让一次守旧的冷处理
  还借口一个真相
  
  一个人的海连着人类的伤
  细入游丝的海水,在锈花针尖游走
  我是打着雨伞夜行的盲人
  运筹着沟海间的犹豫
  待危机四伏的礼遇,解开纽扣
  露出肚脐的繁荣
  让躺在棺材里的诗歌
  葬于岁月视线的墨镜,再如马
  在夜草里安静
  
  天空不空,请阳光审判黑暗
  请烛火稳定史前的摇曳
  终究,滴水藏海
  若要滴水不干涸
  唯有置其于水中
--------------------------------------------------------------------------------
  
  生命的姿势
  
  你是一只远走归来的孤雁
  穿越人神共舞的罗纳河
  曾与上帝对话
  
  低飞的鸟恍如叶落
  烈日与霜雪为伴
  剖开生死间的距离
  你用蘸血的曾经写就未来
  
  把巢筑在天上,让一只倦鸟归宿
  心树删繁就简,你细润的步幅
  将一座失城走漏给了诗歌
  
  我试图进入你走失的废墟
  去猎取你丢失的叹息
  以升起远帆开于眉梢的那片阳光
  以击碎花瓶镶于心底的那个夜晚
  以捧起白雪存于指尖的那朵火焰
  
  用一张洁白的纸去触摸人世泼于你的污渍
  纸上暗藏着我不能说出的话语
  仅用我所有骨髓里洇出的红晕,让你
  还光泽于锈蚀,还清纯于污渍
  还仙鹤于梦魇,还红润于苍白
  
  曾经的陌生多么熟悉
  但总比遗忘更加抽象
  背着那份橘红色的深睡
  让往事去暗喻一场人间分离
  
  上锁的心门,适度陌生后訇然开启
  你命中虚构的房子
  早已被远近的距离悄然抛弃
  祭奠光阴,让我顿然领悟
  你所站立的姿势,无论从哪个角度
  都写满了你对生命的说明
  
  我仿佛等待,激动人心的隐秘
  让诗句安静于深夜
  用一张沾满温馨的邮票
  去容下你不尽的深情
  
  也许,你是我那次梦里
  密叶树下抬头望见的月影,梦醒后
  却早已溶化了我干涸千年的泪滴
--------------------------------------------------------------------------------
  
  学会忘记(组诗)
  
  (一)
  
  白天很短,黑夜更短
  我在每天的黑白间隙
  手淫光阴
  
  我佯装离开,却无处不在
  我在漫漫学会的忘记中
  背叛程序,砸碎格局
  
  以血为水的浇灌
  以肉为泥的重塑
  以魂为酒的忘记
  成为一个,经不起历史推敲的命题
  
  (二)
  
  何必计较一次站立的姿式
  脱落皮表的酒酝酿成血
  求索者经验了岁月
  让内心剥离的隐痛与现实对峙
  
  但总有一季芬芳弥漫体内
  那怕得到的仅仅是一个
  无蕊的壳体
  我与苍天对弈,因为无法安于天命
  所以无所谓输赢
  
  (三)
  
  高低错落的漫步
  停电于一次光明
  为一片葱绿揭开下一个轮回的序幕
  
  一群为情出逃的奴隶
  找不到回家的路
  留给心底的期待
  一个完整的空虚
  
  夤夜归来的女人
  企图将风雪挡在门外
  却让隔世的光芒
  戏虐了无意回走的心情
  
  
  (四)
  
  岛屿屈服于海水,疼痛屈服于理念
  背部发黑的暗语浑浊了眼眸
  逐渐驱于单薄而透明
  
  天堂之门訇然洞开
  而洞开之后,才知道
  那根冰冷的骨头却是如此的
  不堪一击
  
  废弃的玻璃装满了故事里的烟灰
  隔着眼帘带血的神情,成就了
  一个失败的词,一句失败的诗
  
  (五)
  
  雪片簌簌坠落
  澄澈的喧嚣和骚乱
  在血脉断裂的年代,约束放弃
  并在昏厥的时间中接受黑暗的判决
  
  我在漏出的狐狸尾巴上轻叹
  为诋毁一次借口,活生生地
  让理由沾污,让明白抛弃
  
  无法得罪的诗歌
  站在人性的两面迟疑
  穿上是伤疤,脱下是伤痕
  
  (六)
  
  换季的锯屑沉积一段往事
  和谐的絮语抚慰一次
  视线之外的生命
  
  权当一次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情绪
  只渴望在下次投胎时出生的那个口岸
  把那该死的文字,清零
  
  既然无法扛起这个锈迹斑斑的时代
  也就只好在一片乌鸦抖落的灰尘中
  学会忘记
--------------------------------------------------------------------------------
  
  诗将不诗
  
  驮着一只倦鸟撞进诗歌
  以笔为媒,守着黑夜不知天明
  
  一切存于似懂非懂的说法
  让所有的虚假逐渐逼近真相
  炉间的焰火尽烧千年之锈
  写满纯粹的废纸
  在心岸的眼帘裸露
  诗歌,你我究竟
  谁在明处,谁在暗处
  
  不朽的痕迹
  唤醒黑暗中隐藏的白色
  梦中拆散的骨头
  企图重组一个曾经的骨骼
  布满锈质的诗歌的脸
  贴上标签被沿街叫卖
  诗败之时,却要面对语言弯度
  
  以盐试血的诗伤
  曾以某种形式深睡纸上
  鎏金的文字高昂而凄楚
  断剑愈合的早晨
  我在生锈的诗里
  一次又一次地
  茫然裸奔
  
  疼痛的天空
  始于终,止于命
  我在飘逸的落白中制造阴影
  酒的喝彩让激情褪色
  剑戟直指天外,沉默的诗
  在无数鲜红的经血中
  蓦然暗青
  
  总想给诗找一个搁手
  但抚不住的灵魂漏洞
  让流沙远履
  指逢的水渍躲闪着苔鲜
  高度不寒,盘错的直白
  守候一个谎言
  诗歌,你究竟在和谁叫板
  
  焚烧是一种毁灭的气质
  明火执杖的写诗
  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诗歌,你的妖气银妆素裹
  视爱如债,着落在凋蔽的巢穴
  以感受一次诗歌的痛经
  好想请你蹲下来
  陪我做一朵有毒的蘑菇
  
  一个泡沫纷飞的下午
  我守着一根枯草
  去看它在风中的颤动
  瓷瓶打破后放飞的花朵
  和诗歌一起私奔
  赐我文字的外表
  赐我诗歌的蓑衣,我再次
  在诗歌的坟头抱头痛哭
  
  我站在灵魂的深处
  用颤栗的思维撕着废纸
  恨到尽头不知深浅
  把凝注的厚度一分为二
  在一片淬火中剥离
  立下遗嘱
  诗歌,我要把你捏进泥土
  重新锻烧,重塑金身

《诗歌,一种生命的姿势:替天行刀》会员评论 [共2篇]
绿色梦想【白衣书生】 评论于 2011-4-3 14:55:06
喜欢老师的诗歌!拜读,学习了!问好!
[->回复评论]
替天行刀【白衣书生】 评论于 2010-11-24 11:52:46
若有朋友感兴趣,请关注我的博客,百度搜索"徐文中诗歌博客"即可。替天行刀
[->回复评论]
* 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