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阅读欣赏 >> 文章正文 >> 单纯人生的咏叹调:相思梧叶
    最新公告
    媒体征稿
    文坛资讯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单纯人生的咏叹调:相思梧叶
人气:2881 | 发表于:2012-5-25 17:03:00

★相思梧叶(陕西)
-------------------------------------------------------------------------------
★个人简介:相思梧叶,原名程本平,中学语文教师,80后,2001后正式开始文学创作,早期文字侧重于追求男女情爱中的细腻情感,后侧重于对童年回忆、对单纯人生的咏叹。

  
★创作理念:上帝死了,诗人依然活着。

  
★本站文集:http://www.jxy1977.com/PerColView.asp?userId=2453

  
★代表作品: 《第一场雪》、《三国人物》、《关于童年的祭奠》、《西游神话之今生兄弟》、《清明杂记》
-------------------------------------------------------------------------------
  
  第一场雪
  
  清晨,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雪花在窗外飘落。
  这是二零零八年的第一场雪。
  
  雪晨,是岑参醉了,才会驾一片飞絮,从燕山之北款款而来。
  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漫天飞舞。
  冷艳,凄婉,矜持,哀绝,都化作白色的精灵,随风而至。
  只留清纯,一半天上,一半人间。
  雪,是世间最懂风情的尤物。
  在寒冷的季节,随风而来,邀我共舞天宇。
  
  爱在窗边看雪。
  透过窗棂,那漫天飞舞的白色精灵,纵被玻璃所阻隔,也在不经意间,甩一甩衣袖,拂过我的眼球。
  雪过飞檐,只留清白在人间。
  也曾雪中踽踽独行。
  每一片飞舞的六角精灵,都面含微笑,向我亲热地打着招呼。那凄白的冷艳,不着一丝风尘,不落一点尘埃。
  
  我知道,今夜,必将霜天无色,寒夜无声,只有飒飒吹过的风。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在这凄冷的夜晚,落雪白的纯洁,白的清澈。
  只有如镜的水面,才有可能,泛起丝丝涟漪。
  千山鸟飞绝,万径,在无人的踪迹。
  在雪夜,守一盏孤灯,好凄凉。
  我的寒蝉,吟罢一曲,早已泪流成行。
  
  今夜,我魂归何处,幸有,这白色的精灵,伴我入眠。
  潇潇的雪,无声的坠落着,哪管室内人红肿的眼神。
  云冷山空,寒气静静地飘飞在山野。
  
  雪声响起,如江南丝竹,于无声处听音韵;如一曲横箫,从山顶滚落而下,溅落平沙,只闻鹧鸪三两声。
  巴山的风,楚地的水,一曲白雪细腻柔婉,凄苦缠绵,声声入耳,皆断肠。
  思念伊人,于这样的夜这样的寒。
  二十四桥仍在,而子夜时分,我独对的,只有缠绕指尖的寒冷。
  蒹葭苍苍,白了思念,白了头发,却看不见,万里之外,伊人的面庞。
  俯仰之间,无所依托,凭空增添几许忧伤。
  不如睡去,在梦中,拥她入眠。
-------------------------------------------------------------------------------
  
  三国人物
  
  (一) 黄盖
  
  不知道是史家的遗忘,还是命运的捉弄,进入我的记忆的时候,你已经白发苍苍。
  一千八百年前的你,有苍老的容颜,丰富的阅历,却不得不,服从于羽扇纶巾年轻的周郎。
  在江南,千钧一发的时刻,你用自己的牺牲,只为,换来一个王朝的崛起。
  手起鞭落之间,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一部《三国》,没有你的眼泪,可我坚信,你哭过,流出英雄暮年不屈的血泪,发的是英雄悲壮的号角。
  为了江东,为了江东的父老乡亲,为了江东的故国王朝。曹军的铁蹄兵临城下,个人的眼泪算得了什么,不舍的儿女情长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赶走南下的侵略者,保江东一方平安,什么都值得。
  一把火,烧红了整个赤壁;一把火,烧红了半壁江山。从此,三分天下的格局定矣。
  一千八百年后,我在夜晚,停留在星空的下面,想起了赤壁,就不由想起了你。
  那些放在桌上的白纸,用横、竖、撇、捺、折,记录了而一个又一个王朝的兴衰。
  东坡先生啊,面对赤壁的时候,你为何没有想起,老当益壮的黄盖啊?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二) 姜维
  
  你是诸葛孔明千挑万选的接班人,你才华出众,武艺超群,更为难得的是,你有一颗和孔明一样,鲜红的心。
  可是,你只是,偏安西数的大汉王朝的一名将领;只是,乐不思蜀的刘禅手中的一枚棋子。
  是时代选错了你,还是你选错了时代?
  一千八百年后的我,巴蜀故地的我,一个消瘦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男子,在缠绵的雨夜,才发现,你英雄末路的悲壮,潮湿了群山一千八百年的记忆。
  一个人,怎么撑起将倾的王朝;就算,你是姜维。
  我恨,与你相隔的时代太远,不能在你的身旁,与你一起,驱曹魏于千里之外,还我蜀汉的大好河山。
  面对你的名字,我欲哭无泪。
  一部《三国》,几番金戈铁马,几番生离死别,又有谁能记住,英雄眼中无奈的眼泪。
  相信我,千年之后的我,虽然文弱,虽然愚钝,却和你一样,有一腔热血沸腾的心。不信就请剖开我的胸膛,我的胆囊,也如鸡蛋般大小。因为我们,一样黄色的皮肤,一样的206块骨头。
  
  (三) 曹植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可是你,却不是英雄,因为,你从未真正地走向沙场,因为,你从没建立过千秋的功业。
  最先让我记住你的,是你的任性而行,是你的满腹诗书,是你的饮酒不节。
  你的一生,不像王族,更像是,落寞的诗人。
  与太子擦肩而过,与江山擦肩而过,却改变不了,你心中沸腾的热血。
  依稀记得,你的志向: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依稀记得,你的慨叹: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依稀记得,你的悲愤:仓促骨肉情,能不怀苦心。
  七百年后,偏安的南唐王朝,皇帝后主和你一样,有一颗古典的诗心,有一腔家园的热血,有一身铺天盖地的才情,却,不幸生在帝王家。
  一千八百年后,我在窗户与门之间,徘徊七步之后,不由问天:是谁的错,是你,是他,还是苍天?
  但愿,现在,经历了几十世轮回的你,不再,投生在帝王家。
-------------------------------------------------------------------------------
  
  关于童年的祭奠
  
  一
  
  由于出身贫寒的缘故,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自卑的人,这种自卑就像慢性疾病一样,时时刻刻折磨着我。于是,我远离了尘世的喧嚣,更多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屋里,对着空空如己的房间发呆。屋顶有蜘蛛正在结网,可是我却懒得去打扰它。看着它从墙角开始,不停地编织着自己的网,乐此不疲。时间长了,我的天花板的边缘,就布满了各种形式的蛛网,像一座座士兵的堡垒。有时候我感觉到,我本来就是一个生活在网中的人,我的生活圈子,不过是这个网里面的狭小空间罢了。
  朋友说我对这个世界太较真了,所以我会过的这么难受,回头想想,朋友说的很对,很多事在别人看来都可以一笑置之,可是我却总是在自己编织的网里面苦苦挣扎,折磨着自己,也折磨着身边的人。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静下心来的时间也越来越多,看着红尘俗世的纷纷扰扰,听着同龄男女的分分合合,看着周遭世界的起起落落,我越来越发现,所谓生活不过是一次又一次螺旋般的循环罢了。那些循环的事件,就像天花板上蜘蛛的网,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里面,重复的是一些似曾相识的事情,我们所做的,和蜘蛛一样,一样的痴迷,一样的乐此不疲。
  在我记忆的海里面,有很多东西一如既往的存在,比如对文字的痴迷,比如对感情的执着,比如对人类苦痛大彻大悟的怜悯,当然这也包括着自己的苦痛。区别在于,年少轻狂早已不在,下巴上日渐浓密的胡须早已顺着我的面颊与头发连接了起来,对于世界,我少了愤怒,多了宽容,对于工作,我少了在意,多了沉默,对于人生,我少了语言,多了文字……
  就像小时候,从山脚向上爬的时候一般,爬得越高,身体的负荷也就越大,我的速度也就随着减慢,现在回想起来,小时候所做的一切,难道不是对现在的预示吗?
  
  二
  
  山坡上,一片碧绿。那些不屈的草有的已经被腰斩,东倒西歪地,像打了败仗的士兵。不过,那些倒下的,都是顺着一个方向,向北风吹过一般,成沟壑状排列。站着的,依旧昂着不屈的头颅,等待着下一轮的较量。
  柔弱的生命,却坚强地生长着,虽然它们的坚强,在我们这种高等生物的面前,是那么的不值一提。因为它们柔弱的叶片吗,可以在我的手上随意变换着形状,它们的茎秆,也可被我轻易折断。躺在它们的旁边,感受着它们的呼吸,我却叫不出它们各自的名字,也许它们出生的时候,它们的父母并没有给它们每一个都取上名字吧。
  知道现在,我还依旧对这些绿色的生命充满了好奇心,长大之后的我,不止一次为它们驻足,关注它们每一个所独有的姿态,占到身体大部分的柔软,被稍微坚硬一些的柔软所支撑。或许因为分量不重的缘故,它们的身躯依旧能够在空气中静静地立着。那时的我,最爱做的事就是折下几片草的叶子,仔细地闻闻,辨别它们不同的味道,而后,把它们喂到最里面,尝尝它们各自的味道。
  和他们一起遭殃的,还有那些和我们差不多高的棕树,它们的胳膊,经常发生骨折,不过这种骨折并不是它们所心甘情愿的,因为它们那并不坚硬的骨刺,经常刺破我手上的肌肤。
  我把折来的粽叶垫在屁股下面,用手抓住粽叶长长的叶柄,沿着山坡一下子滑落下去,这是我的心里竟然涌出了一种特殊的快感。那一瞬间,我感觉我的身躯仿佛已经腾空而起,耳边晃动的是那呼啸的风声,前面,是一个未知的世界。当速度减下来,我顺利着陆以后,回头望去,我刚才经过的地方,那些绿色的生命一起低下头,对着我恭恭敬敬地。
  再一次爬上刚才开始的地方,气喘吁吁的,再一次把粽叶垫在屁股下面,再一次滑落,脸上的汗水也就干了。
  再一次爬上去,再一次滑下来。
  一个下午,那些可爱的草们,就成了东倒西歪的打了败仗的士兵。
  
  还有一次,还是那个地方,我把那些草用刀子割下来,编成圆环状,戴在自己的头上。想象着电影里面的场景,拿来一根棍子,对着面前那一汪深沉的绿色,挥舞着,大喊着,也叫嚣着……
  当然,我听不见草们的反抗,我只看见,凡是还没有被腰斩的草,一个接一个站了起来,尽管有一点垂头丧气,但是它们每一个都还是一幅倔强的样子。当然这种情况下,我的斗志也就愈加高涨起来,于是,新一轮的屠杀继续进行着。
  只到现在,我的耳边还响着当时我的叫喊声:“哼哼哈哈,哼哼哈哈——”
  
  不知道当时的我为什么会对这种绿色情有独钟,也许所有的孩子都会这样吧。
  如果有女孩在场的话,我就会文静很多,给她们打起下手来。我跑前跑后的,把割来的草,摘下的叶,一片一片地放得整整齐齐地,交到她们的手里面,看她们把草和叶在水里面洗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放在石板上面,用石片切得细细的,码的整整齐齐的,放到从家里偷着来的碗里面,用两根树枝不停地翻炒着。估计也就过来两三分钟时间吧,我们一起动手,把那一晚绿色,无论干的还是汁水,用手抓起来,分成N多份,在场的人手一份。剩下的都放在被我摘下叶子的树的根部。现在回想起来,那也许是儿时的一种道歉的方式吧,因为我们摘下了它们的枝叶,总得把成果也分给它们一些吧。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们,在做这一切的时候,总是在模仿着大人的动作。我们洗那些草和叶的时候,特像我们的母亲在洗菜,我们切那些草和叶的时候,特像母亲在切菜。所以,我长大以后,最爱做的事,就是切菜,只到现在,我的土豆丝都切得比很多同龄人好。
  
  不知道当时的我面对那些被我所屠戮的草的时候,我的心里有没有一丝丝的怜悯。一棵棵的草在我的面前被腰斩,我的心里应该是快感多于负疚感的吧。因为高等生物了的缘故,可以决定它们的生死。
  用户我现在的思维来看,我们用自己的力量,决定了一棵又一棵草的生死。那么我们的生死又是由谁来决定的呢?
  
  三
  
  在我看来,挨揍绝对不是体罚。尤其是父亲的揍。
  小时候的我是一个疯孩子,老爱没日没夜地到处乱跑。常常在别人家玩的忘记了回家。长期是父亲和母亲循着不同的方向来找我,如果是母亲找着我,那也就罢了,顶多不过是是一阵唠叨而已。可是要是父亲找着我,我首先得面对的就是一顿胖揍。
  那一天,和同龄的几个野小子一起疯,又一次忘了回家,在一条沟里面。当我们发现时间已经不早的时候,天色早就暗了下来,别的孩子都三三两两的回家了,唯独我,因为个子比较矮的缘故,在沟底爬不上来,就值得一个人在下面呆着。看着别人都走了,我开始担心,假如有鬼来了怎么办,如果鬼来了,它会怎么对付我,是吃了我,还是把我变成它的奴隶,还是和电影里面演的一样,在我的脖子上要一个口子,把我的血吸干,把我变成一根干干的人形的棍子,那一天,别的孩子看见这根棍子的时候,会不会和我一样,拿着我变得那根棍子和别人一起打仗,如果他拿去打仗的话,会不会把我的脑袋给碰掉,脑袋被碰掉的时候,会不会很疼……
  想到这里,我越来越寒怕,可是天已经很暗了,我看不见从沟里面上去的路,就是看见了,我也爬不上去。想到今天晚上以后,我就再也见不到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弟弟妹妹了,再也吃不到那大块的肥肉了(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在那种情况下,我竟然还记得吃肉这件事),我就大声地哭了起来。
  哭着哭着,我觉得累了,不知不觉中,我就趴在石头上睡着了。只到一只手揪着我的耳朵,我才醒过来。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是父亲的脸,看得出来,父亲很生气,当时的我顾不上害怕,就一头扑进了父亲的怀里。
  父亲把我背回家以后,就把我狠狠地揍了一顿,当时连母亲都害怕了,过来拉父亲,说万一把我打坏了怎么办?父亲没有因为母亲的劝阻而停手,反而是揍得更凶了。后来父亲累了,才停下来。当时的我哭得很凶,不是因为因为父亲把我打疼了,而是不理解,不理解父亲明明知道我在沟里面呆了那么久,心里那么害怕,回家以后,不仅不安慰我,还要打我。早知道回家以后还要挨揍,我还不如让鬼抓去了好。
  那几天,见了父亲,我一直躲得远远的。就连吃饭,我也不会坐在父亲的旁边,生怕一下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或者做错了什么事,又会挨揍。
  
  我一直是一个很皮的人,老是记吃不记打的。从那以后,我还挨过不少的胖揍,然而让我印象最深的一次,不是在我们自己家,而是在伯父家。那天,伯父家打麦子,父亲也在他们家帮忙,大人都忙作一团,我还有堂姐、堂弟我们几个闲着没事,就拿起棍子打起仗来,打着打着,就成了打架了,现在我已经不记得是把谁给打哭了。这一下大人们可就生气了,先是伯父把堂弟给揍了一段。后来父亲也出来了,就让我回家了,说晚上回家在找我算账。当时我没有怎么在意,就屁颠屁颠地回家了。
  下午,我又跑过去玩,又和他们几个孩子玩起了打仗。父亲见我又在和他们疯,就叫我过去,我还以为父亲叫我有什么事,就兴高采烈地跑了过去。走近一看,才发现父亲手上拿了一根竹枝,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拔腿就跑。当然,我是跑不过父亲的,父亲一把把我揪过去,用竹枝在我身上抽,竹枝发出咻咻的声音,我只感觉浑身都是火辣辣的疼,但是,我一直咬着牙不哭,在我幼小的心里,我明白,如果我哭了,堂弟它们几个就会看不起我,就再也不会跟我玩了。
  后来,伯父他们几个出来,把父亲拉开了,他们几个一致埋怨父亲,对我不该下这么重的手,父亲半天不说话,后来说了一句:“这娃子,不打他,他是记不住的。”
  晚上,我把身上的伤痕给母亲看了以后,母亲又是生气又是心疼,不住地抱怨父亲,这是父亲的气也消了,就静下心来给我讲了很多道理。告诉我他今天为什么会打我,不是因为我们几个疯着玩,而是拿棍子打来打去,如果一不小心打伤了人怎么办。总之,父亲那天晚上,父亲对我讲了很多。
  
  可惜的是,自从我满了十二岁之后,父亲就再也不打我了,连重话都很少对我说,因为他说,我总会慢慢长大的,他们不可能管我一辈子。
  
  四
  
  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很小,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挥霍,浑浑噩噩地过了二十八年。
  蓦然回首间,我发现,那些我自以为是的青春,正在不经意间离我而去,在这样的夜里,想着我的女儿,才发现,我的生活,不再是单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有许多东西需要承担,那些同年的记忆,虽然美好,但时光早已流逝不再。对于过去,我所拥有的,只有那些发黄的记忆罢了。
  掀起窗帘的一角。看见眼前的夜晚,正在被风徐徐地吹动。夜晚的一切,都泛起了一丝不怎么起眼的皱纹。小河的流水,蟋蟀的鸣叫,蛙们的合唱……都在用自己的形式,祭奠着我那遥远的童年。
  有几颗星子在闪烁,它们的光芒,震动着柔软的翅,向我飞来,仿佛告诉我,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就有无数可能。
  关上窗,一切都已宁静,只有我的呼吸告诉我,我依旧是那一个倔强的人,依旧有着自己的梦想和追求,哪怕年华已逝,哪怕容颜沧桑。
-------------------------------------------------------------------------------
  
  西游神话之今生兄弟
  
  一、 孙悟空
  
  当你们知道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已经很老很老了。老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已经多少岁了。
  做了几万年的石头,我的身体早就厌倦了束缚。
  一直以来,我有一个梦想,有有一双属于自己的翅膀,像鸟儿一般在天空飞翔,至于能飞多块,那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
  看惯了日升日落,花谢花开,人世间的生老病死,在我的眼中,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所以,对于死亡,我没有过多的感触。
  
  花开就一次绽放,燕来就一个春天,我所要做的,不是匆匆走过的过客,我要做与天地同寿的永生,只有这样,才能偿还,这些年所受的禁锢。
  在我的心里,无所谓善恶,无所谓对错,我只追求众生真正的平等。
  于是,我改了生死,拿了神铁,闹了天宫。
  牛头马面又如何,虾兵蟹将又如何,百万天兵又如何,当他们自己享受着永生,吞食着供奉的时候,可曾想过被他们遗忘的万千生灵,可曾想过他们只不过和我一样,是万千生灵中的一员。
  难道一切,真的早已注定。难道世间,真的有尊卑之分。
  这错误逻辑所管制的一切,必须由我来改变。所以,我要永远的活着。
  
  当我输了赌赛,被重负所压制的时候,我没有半点埋怨。
  当我听到,世人都说,我和如来大吵一架,不承认这曾经的十万八千里。我的眼里,只有浅浅的一笑。可怜的人啊,他们总是用自己的思维,来衡量别人的想法。
  输了就是输了,赌局是否公平,手段是否正当,对我来说,一切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输了,输在了对自我错误的估计,输在了对敌人的藐视。
  输了,就要接受惩罚,于是,我被压在了五行大山的下面。
  但,我无悔。
  
  当那个叫做师傅的人远远走来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怜悯。
  这漫长的千万里,肉眼凡胎的他又该如何走过。可是我知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更是他的宿命,就算是神通广大的我,也无法改变这一切。
  为了他的宿命,也为了我的怜悯。我选择了与他同行,也选择了新一轮的束缚。
  只是,请不要可怜我,因为头上的禁锢也罢,万里的艰辛也罢,那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只是,我也流泪。
  和那个光头和尚不同的是,我的眼泪,不为艰辛而流,不为痛苦而流。
  我的眼泪,只为自己而流。因为我看错了人,佛曰,众生皆可度。可是我可亲可敬的佛啊,你为什么不给那个唐朝和尚一双明亮的眼睛,或者一颗聪慧的心。
  西行万里,我想过放弃,想过回头,可是因为自己的承诺,我只能一如既往地走下去。
  但是,我知道,我必须活着,我必须永生,只有这样,我才能改变这世间不合理的一切,至少,他们不敢肆意妄为。
  
  二、 猪八戒
  
  我不想做神仙,是真的不想,因为对我来说,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与自己最爱的女子一起,携手看夕阳,倚楼听风雨。
  往日的辉煌早已去了,曾经的功劳换回的地位,只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一直想做一个真实的人,真实地爱着,真实地活着。
  戎马半生,有多少往事早已随风而去,在我的心里,印的最深的是我初恋女子的摸样。
  可我,却不得不强迫自己忘记,忘记曾经有过的所有美好,也忘记那些曾经记得最深的名字。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我永生了,可是我的爱人,却早已化作了一堆白骨。看着天地间无数的坟茔,我感慨万千,泪落两行。
  好想好想回到几万年前,那时的我,一所无有,除了爱人的承诺,除了触手可及的幸福。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要权势,不要永生,只要和我爱的人一起,度过短暂的人生。
  于是,我特立独行,我疯疯癫癫。于是,我走近嫦娥,只为寻求年少时的梦。
  
  必要迷恋我的过往,那些遥远的故事,不过是一段优美的传说。
  英俊潇洒的我,顶着一副畜生的皮囊,谁又知道我内心的难过。
  我能吃,我能睡,这些浅薄的世人啊,你们总是让一个人的表面蒙住了自己的心灵,你们可曾记得,曾经的我,风度翩翩,才华横溢。
  为了你们的认可,我辛勤的劳作,我兢兢业业,我没有半点埋怨,因为高老庄的那个女孩,和我初恋的情人,是如此得相像。
  可是,在这个以貌取人的时代,我的付出,却没有得到丝毫回报。只有一次又一次地驱逐,一个又一个的白眼,可是谁又知道,我老猪,也是一个渴爱的人。
  原来,所有的美好,不过是南柯一梦。
  
  于猴子在一起的时候,我是快乐的,也是痛苦的。
  神通广大的他,总是给我解决了无数的难题,我感激他,我像亲兄弟一般地跟他亲近。
  可是,他哪里知道,我老猪想做的,不过是一个平凡的男子而已,困了便睡,饿了便吃,在我的心里,成佛是一个遥不可尽的梦,这个梦,我从来都没有做过。
  但我离不开他,因为我在已习惯依赖他的存在。
  现在我只想对猴子唱一首歌:“有今生,做兄弟,没来世,来世再想你……”
  
  不要责怪我的世俗,不要苛责我的好色,因为,我本是就是一个来自凡尘的世俗的人。
  所以,我挖空心思攒着自己的私房钱;所以,我不懈余力地在师父面前表现。
  其实,我做的一切,只想大家对我多一丝关爱。
  西行回来,在我的心里,我最爱的人除了我的初恋爱人,除了嫦娥,除了高家女子,还有我的猴哥。
  
  三、 沙悟净
  
  我是一个简单的人,从来都是。但是我的命运,似乎由不得我选择
  一直以为,听话的孩子惹人疼,所以我很听话,凡是玉帝说的,无论对错,我都坚决执行。
  所以很多年后,人们提起我的时候,都说,我是一个迷失了自我的人。
  其实我的自我,就是简简单单地活着,做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也知道,伴君如伴虎,所以,我沉默寡言。我用自己的沉默,掩饰着我内心所有的想法。
  
  我不是一个志向远大的人,在无数强旁边,我如同一棵不起眼的小草一般,没人疼,没人爱。
  但我一直很满意自己的生活,平淡不惊,没有丝毫波澜地活着,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一切都无法预料。
  我不像天蓬元帅,拥有一份炽烈的情感,可以焚天灭地的情感;我也不像齐天大圣,执着于世界大同的理想,为之奋斗一生的理想。
  可是我这样的小人物,也会遭遇和他们一样的灾难。
  
  流沙河,一个恐怖的名字,一段凄苦的回忆。
  我不知道,上苍为什么会给我这么严厉的惩罚;我更不知道,未来的人生,我会在哪儿驻足。
  于是,我要报复,报复那些曾经被我恩惠的人。
  我用无数的骷髅告诉我自己,付出了,未必就有回报。
  只到观音大士的出现,给了我希望。因为他告诉我,如果此行成功,我将拥有一个平淡的人生。
  
  没有人知道,在我粗犷的外边下面,是一颗怎样脆弱的心。
  面对师傅的时候,我没法像猴子那样自以为是,我也没法像八戒那样装腔作势,因为我没有他们的资本。我知道,这一路,能帮到师傅的确实不多,所以我就老老实实地挑着担子,老老实实地给师兄们打着下手。
  从来没有想过别人会把我记住,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我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无他人无关。
  但我相信,师傅是懂我的。
  
  没有埋怨,没有不满。
  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也。
  但是,一旦谁破坏了我的理想,我也会奋起抗争,为了师傅,我什么都能做,因为老话说过:“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所以,我会告诉猴子,是八戒打破了我们的平衡。所以,当猴子过分的时候,我也会在八戒的一边。
  不要说我奸诈。
  因为,我本善良。
  
-------------------------------------------------------------------------------
  
  清明杂记
  
  年年清明,今又清明,路上的行人依旧纷纷,而断魂的依旧是那些记忆。曾经遗忘的曾经早已随着年华渐长,消逝在莫名的风中。漫山遍野的青冢,堆积着无数的孤寂。樱桃花谢,青涩的果挂满了枝头,也挂满多情儿女脆弱的心头。葱茏的绿,以肉眼看得见得速度,蔓延着。
  
  一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老家的谚语如此说。
  农历三月,阳光开始明媚起来。对于我这样一个在室内呆惯了的人,突然出现的温暖,总让我有一些不适应。早上,掀开被子,按照已经的习惯的方式,穿上厚厚的衣服,刚开始的时候没什么,可是一到中午,骤然上升温度,就会让人汗流浃背。晚上下班以后,坐在电脑前,总是不自觉地打开电暖器,可是压不了多久,室内偏高的温度又让人受不了。每一个季节的离去,都要我们改变一下早就习惯的生活方式,对于我这样懒惰惯了的人来说,总有太多的不适应。
  太阳似乎起得比以前早了许多,没有了曾经的羞涩,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来了。清瘦的山涧丰腴了,用手触摸那些晶莹的液体的时候,指尖感受到的,不再是彻骨的冰冷。
  花的香味在轻柔的风中慢慢酝酿,形成了醉人的氤氲。总有几片落英随风而至,拂过面颊,让人凭空生出无限的遐想。青草的香是淡淡的,让人感觉不到的那种,这与它们不动声色的姿态很是契合。闭上眼,隐约的还有南国女子的体香,以及海水的咸涩味道。睁开眼,温柔的柳丝与女子的发一起飞舞,是这个季节独有的风景。
  枯黄的山们,穿上了绿色的新衣,从头到脚都是新的。阳光下,行走在田间地头,踩在柔柔的草的上面,总能感觉到脚下面生命的力量。好像只有一个夜晚的功夫,所有的草都长了出来。亲眼目睹着这些淡淡的鹅黄逐渐变成蓬勃的绿,让人不得不生出几分感叹。
  校园里,玉兰将放未放。在青色的外皮下,露出些许浅浅的白,没有牡丹的张狂,也没有梨花的落寞,有的只是浅浅的羞怯与淡淡的芬芳。远山上,在一片葱茏的绿色中间,星星点点的野花,也用自己鲜艳的颜色,发出了生命的呐喊。闭了眼,各种不同的花香混在一起,总让人昏昏欲睡。
  在这样的一个特殊的时节,室外很适合读书。午后,倚在墙角,翻开一页隽永的文字,思绪就瞬间开始飘飞起来。毫无疑问,这个午后将是恬静的、安适的,是可以令人长久神往的。
  
  二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诗人曾这样写过。
  清明,一个属于眼泪的节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带着妻儿,一起走近那些青冢的时候,总有几分思念的沉重。曾经的欢颜笑语早已随风而逝,静静地立在我们面前的是无言的坟茔。那些总该用手抚摸我们面颊的老妪,早已化作了一抔黄土;曾经山一般刚强的男子,不过是我们面前的土馒头中一具残缺的白骨。一个清明又一个清明,有多少生命徐徐而来,又有多少生命款款而去呢?
  在先人的坟前,挂上一挂纸做的坟飘,看着白色的坟飘随风舞动,思绪不由得再一次回到那些痛不欲生的夜晚。在白色的挽联上,一个个醒目的黑字触目惊心,孝子的哭声震耳欲聋,锣鼓的响声凄凄惨惨。随着坟飘的飞舞,疼痛开始逐渐蔓延开来。
  点上几张火纸,火焰跳跃着,充满了无穷的生命的力。用钱压过的火纸,是另一个世界的货币,先人们真的用到了吗?我们不得而知,无神论了的我,曾经无数次反驳着这种行为,在曾经的我看来,这不过是自己欺骗自己的一种行为罢了,何况,这还是春季火灾的源头之一。可是随着年岁渐长,我对着一切不在排斥,很多时候我也融入其中,在我们的这个世界,我们渴望金钱并孜孜不倦地奋斗着,在先人们的那个世界,何尝不是这样呢?我们无法和亲人分享我们在这个世界的拥有,何不给予他们一些慰藉呢?
  在火纸的残烬中点燃香,跪下,双手晃动,让明火熄灭,而后恭敬地插在先人的坟头。青烟缭绕中,先人的面容若隐若现,他们慈眉善目地,看着眼前的子孙,有几分欣慰,也有几分落寞。
  再一次跪下,对着先人的坟头,磕几个头,向先人索取着各种愿望。每次做这一切的时候,我的心里都生生的疼,我们这些贪得无厌的子孙们,先人们在活着的时候,已经给了我们那么多,可是现在的他们的肉体早已化作了一缕青烟,可是我们依旧在不停地索要,而且,年年如此。
  按照老家的说话,人死了总的有一个人在自己的坟前,烧几张纸,点一炷香,表示香火的传递,可是我们这些逐渐背离了家乡的不孝子,又有几个清明是给先人们烧了纸,点了香呢?很多年后,当我们也化作一抔黄土的时候,又有谁会为我们烧几张纸,点一炷香呢?
  
  三
  
  “自昔关南春独早,清明已煮紫阳茶”,这是叶世倬的诗句,也是紫阳茶的广告语。
  对紫阳茶,我不陌生,不仅不陌生,还熟悉到了不能在熟悉的地步,从小在这里长大,亲眼目睹了紫阳茶叶产业的发展。作为在紫阳农村长大的孩子,种过茶,采过茶,加工过茶,也爱喝茶,对茶也就有了自己独有的领悟。
  按照中国传统的等级划分,茶算是草民一类,对生存环境没有过多的奢求,落地生根,发芽,长出嫩绿的叶儿,长相普通,甚至带有一些土里土气的味道。不需要过多的耕耘,每年冬天翻翻土就可以了,如果经济条件允许,也可以在打春之前施施肥。没有水仙的高贵,也没有兰花的傲气,在紫阳,随处都可以看见茶树的影子。
  清明前后,随着气温的回升,随着雨水的丰腴,茶树们也争先恐后地吐出鲜嫩的芽儿。在阳光的照射下,那些芽儿发出淡淡的光芒。每年的这个时候,是农人最为最为忙碌的时节,既要种好地里庄稼,又要把茶采下来,因为茶是季节性最强的作物之一,也许就那么几天时间,鲜嫩的芽儿就变老了,就没法做成色香味俱全的茶叶了。
  当太阳刚刚出来,茶树上的露水慢慢消失的时候,采茶人就已经在茶园劳作了。弯着腰,拉过茶树柔嫩的枝,用手把那些鲜嫩的芽儿轻轻摘下,轻轻地放在早已准备好的茶篓里面。每个人的动作都是那么轻柔,就连男人也不例外。很多人都不理解紫阳人阳刚的外表下,为什么会有那么温柔的一颗心,其实答案很简单,因为他们都采过茶,采茶的时候,必须温柔,时间长了,人也就温柔了。
  采茶时节,是最热闹的时节。单纯的采茶劳作,是很无聊的,无聊了,就唱歌。山这边唱,山那边和,无论是传统的紫阳山歌,还是新近的流行歌曲,紫阳人都会唱。无论是哪一种歌,从紫阳人的红唇白齿间迸出来的时候,都洋溢着快乐,充满着春天的气息。
  捏一撮茶叶,放入杯中,沏入滚烫的山泉水,看那些碧绿的叶儿慢慢散开,水的颜色也就有了春天的绿意,沁入心脾的甘甜,不经意间,赶走了所有疲惫,五脏六腑中的污秽也被冲洗得干干净净。
  
  窗外夜色迷蒙,空气也已慢慢沉睡,看看电脑上的时间,早已过了十二点。今年的清明就这样过去了,虽然对先人的思念依旧,心底的忧伤依旧,但时间不会停下脚步让我们疼痛,因为日子依旧在继续。就像那些花儿谢了,接的依旧是和去年一样香甜的果实。

《单纯人生的咏叹调:相思梧叶》会员评论 [共0篇]
* 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