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阅读欣赏 >> 文章正文 >> 诗之智慧光芒:严冬.芒
    最新公告
    媒体征稿
    文坛资讯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诗之智慧光芒:严冬.芒
人气:3179 | 发表于:2012-6-11 12:00:24

  ★严冬.芒(青海)
-------------------------------------------------------------------------------
★个人简介:严冬.芒,男,汉族。美术专业毕业,中学教师。喜欢色彩涂抹出的世界、喜欢和自己说话、喜欢黑夜。2009年开始接触网络诗歌。
  
★创作观点:人心浮躁如飞扬的泡沫,诗歌便是精神的依托和动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本站文集:http://www.jxy1977.com/PerColView.asp?userId=1281
  
★代表作品:@……(8首)、春天里(组诗)、短诗、三月雪、周末,苔藓的假日

-------------------------------------------------------------------------------
  
  @……(8首)
  
  【……】
  
  无水的月光
  是风飘过的味道
  站在故乡的炊烟上
  你从枯萎的黄沙中磨砺出一把利刃
  断了踪迹
  
  是谁把云朵拉进我的心脏
  从此,不再晴朗
  在黑夜里画下十个太阳
  天空如水
  ……
  
  【100%】
  
  那天,我看见青色的草原
  跑过北回归线
  跑过圆形的赤道
  塞纳河的夜晚
  成了一匹累死的马
  
  空旷的街道有鲜花而来——为我而来
  是一曲蓝调歌曲,是一只九色鸟
  于是——
  青色的草原
  今夜,我只歌唱
  
  【~】
  
  我以为,微笑就是这样
  在街道的拐角有点晴朗
  或者——意外
  
  可是,叶子落下的时候
  世界静止了
  我滤去所有的色彩
  看你进入尾声
  
  有些震颤
  来不及收藏
  世界便是展开的景观
  来不及……
  我已经蹒跚的走出很远
  
  【!】
  
  别走开
  我告诉你了
  我会随你而去
  
  我只是想做一次长长的留恋
  在来时的路上
  在花开的边缘
  
  我只是想把胸膛涂抹成一片金黄
  并且站成向阳的样子
  并且枯萎
  
  
  【()】
  
  无法呼吸
  呼——吸
  
  臃肿的东西最容易被刺破
  你因此掉了泪水
  碎成一片阳光
  在潮湿的土地上,比风还轻
  
  而我,还在练习呼吸
  呼——吸
  
  【——】
  
  学会飞翔
  我已经回不到想象的起点
  我质问的谎言
  像一只利剑
  在中世纪的铠甲上挥舞
  
  存在是欲望还是梦想
  
  街道上有孩子放飞了气球
  而我
  站在太阳炙烤的中心
  失去辨别颜色,辨别天气的直觉
  我只和鞋子一起出走,一直
  
  【,】
  
  花开花落一个轮回
  我的荒芜是匿声的竖琴
  什么样的风能吹痛脊梁
  我已经梳理好羽毛
  
  别回头
  天空已经泛白
  就当一颗星划破夜的帷帐
  此刻
  黎明的露珠已经挺起胸膛
  
  【@】
  
  阳光下跳舞的少年,被影子绊倒
  这野生的杂草,刺穿了影子
  回到原始,或许不开花的腹地
  或许荒芜的眼睛
  
  少年的红领巾,像一个荡漾的秋千
  少年的瞳孔是蓝色的马匹
  少年的秘密是坚硬的核桃
  而我,却
  为此羞愧
  
  我是少年的影子
  是藏于六月的苍蝇
  蒙昧的翅膀
  
  别了,
  我已飞出关于少年的那些天
  就当今夜的雨水穿越时空
-------------------------------------------------------------------------------
  
  春天里(组诗)
  
  ◆无法书写
  
  对于羁绊只是莫名的小泡泡
  宛如我喉管里盛开的红色花蕾
  挤出狭窄的呼吸道,恐惧被戳开
  于是白色的雪冲洗疲惫的时候
  我已经一团泥浆
  
  让我想象雪的边缘
  有琴声
  并且无畏的旋转
  成一株枝桠吧,假若利刃是蓝色的
  
  喧哗什么时候停止的?
  取出这疼痛的肋骨
  躺成一条河流
  甚至借用修辞和语法
  假寐也可以很强大
  
  这个时候
  总是有列车碾过
  在我的脑袋上
  窗外的白色月亮铺满大地
  不眨眼
  黎明或者黑夜
  
  ◆春归何处
  
  草木就要生出来的时候
  临产的土地上
  许多风集会并且舞蹈
  瑟瑟发抖
  青藏高原的腹地,白头的巴颜喀拉
  深夜或是此刻
  似是而非
  
  你可以把思念写成湿漉漉的植物
  并且把自己嫁接成藤蔓
  而后寻找一条干净的河流
  清淡的名字
  
  可是,这种抒情糟透了
  风走过的地方
  保留的青春也相视无言
  干干净净甚至谎言
  即便最小的声音也是痉挛
  恰如一只蜜蜂的蜇咬,而后
  匿声飞翔……
  
  ◆降温
  
  连续降温
  城市装进塞满烂菜叶的冰箱
  尘埃落定,草木凝冰霜
  头顶的小菊花光着身子
  眩晕而且发抖
  期盼的日子是落魄的相思
  而野兽般的风雪
  在我的分分秒秒上走来走去
  
  我早出晚归——高原都兰
  练习飞翔
  像荡秋千的童年
  御风而行
  
  外部气温:西风有雪
  内部千里驰骋,花开花落
  走完一段平衡木卸下一身媚妆
  我知道,已经不太平静
  奔跑的草籽,急于寻找安生立命之处
  或是葬于一场大雪
  “一枯一荣,世间处处,一模一样”
  
  ◆给
  
  小声的说话,黑色的衣袖装满了语言
  只能小声的说话,隔着一张素纸
  隔了千山和万水
  绕过隆重且庞大的词语
  寂寥的修辞也相视无望
  隔了星光和弯月
  
  从青海湖以西,就无法辨认方向
  寂静终被打磨成肌理
  繁华被折叠的很小
  我依旧无法说话,无法索要和疼痛
  心尖上的词语甚至偏旁
  都可以是浮云,
  挥一挥衣袖,也将如烟雾缥缈
  
  小声说话,黑色的衣袖装满了语言
  三点钟的光线,在衣袖里穿梭
  很纯粹的抒情和白天的月亮
  给我的一片平川
  在北方以北
  以及青草香味的那个春天
  那身衣裳
  
  ◆与谁有关
  
  来的很矜持,我的眼皮才会抽搐
  像被幸福鞭打,没有庄严的仪表
  很干净
  
  拂去灰尘,有些联想会很稳固
  灵感控制着我在柔软的水线上
  写些与你有关的文字
  就如一大片浮冰,总会流的很远
  
  我身在高原,但我没有俯察万物的优越感
  所以不安
  于是戴着很薄的面具收集草籽
  数着岁月
  
  请允许我在黑夜里取走一枝桃花
  不会惊动整个春天
  请允许这粗粝的忧伤被风追赶
  留下空荡荡的平静
  与你无关
-------------------------------------------------------------------------------
  
  短诗
  
  【界】
  
  一直以为山那边有骏马
  并且与童话有关
  但是,土地之上
  谁把头颅昂起或者垂下
  
  我想,我们都有舍身渡化的佛心
  在攀爬的途中剪辑飞鸟的影子
  或许,只为草原甚至辽阔
  过了山,也过了界
  
  【一夜春雨】
  
  为何苦等一场意外的相遇
  在潮湿莫测的街角里
  这只是一个起风的季节
  在荒芜空洞的预言下
  蒲公英长了翅膀
  
  我用绝望把静默推向边缘
  并且坚守着不滑翔
  我失血的青春
  早已被这个春天渲染的枝枝蔓蔓
  
  再做一次告别吧
  只当一夜春雨的造访
  
  【宣言】
  
  人群,一定着了魔
  川流不息的宣言
  被牙齿磨砺的如此妖娆
  我试图啃出一轮弯月
  在法兰西的塞纳河边
  可是,人群已经奔走
  
  我何等柔软的心脏啊
  此刻只能瘫痪
-------------------------------------------------------------------------------
  
  三月雪
  
  1, 红围巾
  
  我习惯呆在白色的房间
  让梦境在午后成烟
  当然也会想起童话书的第九十九页
  月光走进这个房间
  
  三月的早晨,一只飞鸟落进房屋的烟囱
  这就是故事的开端
  红围巾不知道什么时间,什么方式走进视线
  或者更加遥远的地方
  那时候只有一屋子的月光
  我怀疑那是红围巾为魔术而带来的道具
  
  只是,此刻是冬季的结束还是春季的开始
  我已经无心关注
  红围巾上躺着一只鸟——
  一只掉进童话里的鸟
  一只穿过烟囱的鸟
  但是,
  三月落雪与魔术无关
  在白色的房间里玻璃窗分割了二个世界
  一个在北,另一个也在北
  当雪冲进蓝色的屋门以及为月光准备晚宴的时候
  只有温暖的红围巾——只能覆盖心脏
  是谁的需要?
  只是不在寒冷,只要不在寒冷
  
  九十九页已经被雪淹没
  故事只能倒叙,从三月雪的守望开始
  
  2、雪人
  小溪流水潺潺,石桥歌声如烟
  从遗忘的角度向南飞
  并把留恋折成纸飞机
  而
  会倒立的孩子把水面引进午夜窗外
  而后等待漫长的冰冻
  寂静——在三月落雪的角落行走
  谁是过客?
  一片雪花和一丝新绿
  
  对于世界缄口不言,只有伪装
  
  那就在三月落雪的日子
  在没有足迹的街道、沉默的村庄、冰凉的角落
  甚至脚步声都被九天之外的声音叱责的时候
  让我寂静的伪装
  季节走的时候,留下了雪人
  并把守望装满胸膛
  
  一个雪人的守望只能是守望
  守到无望——却变换了季节
  守到消散——却春暖花亦开
  你说:冬天走了,春天还遥远吗?
  我说:春归何处?
  那红色的围巾是雪人留下的。
  
  3、回到唐朝
  
  三月落雪的时候
  我在唐朝,在青石板上
  跅弛不羁的奔跑
  长安的街道可以织成网的
  邸店里有我寻找的红色围巾
  从东市到西市,我甚至怀疑是在梦中
  迷宫是一个暗语,我诠释的支离破碎
  站在龙首原上,惟有俯瞰
  三月凄艳的舞蹈,就此凝望
  
  踏雪而来,骑三彩马匹,挥断千条马鞭
  踏雪而来,怀揣歙砚,写尽风情万种
  踏雪而来,这水中的瓷器,把心灯祭起
  我已梦回唐朝
  
  我卸下伪装的面具,甚至所有的美丽的词语
  我卸下奔跑的头颅,还有头颅上盛开的玫瑰
  于是三彩的马死了,死在唐朝的河流里
  死在网中央,多年后我依然可以再顾
  只是它已经不属于我
  而现在包裹轻了,行囊简了
  离雪人不远了,我分明看见枝头上挂起的红色围巾
  毫无疑问的向三月的雪挥手,向我挥手
  
  是追赶吗?或许我已经走出一个季节
  月华似水,红围巾可以如风舞
  这是我吗?我在哪里?我将去哪里?
  只是雪点亮了千年的穹野
  下弦月的天空下
  云彩和雪簌簌飘落
  我会归去
  
  三月落雪的日子,
  让酒气氤氲飘渺的身影
  三百首唐诗的背后,于是我醉了
  不经意间
  将会生出最美的一钩弯月
  也似阳关月
  也许这原本就是我的前世吧
  
  4、蛊
  
  我植种它的时候,是三月,是落雪的三月
  宛如钻石,迷离的七色光芒
  现在,褪去绚烂,一身素衣向北飞
  向北飞,让羽翼如电光,穿越千年
  
  我知道,我的时空是混沌的
  你曾借用湖水饮下的蛊
  可是我此刻掌心六瓣的雪花
  当你望见那晨光下
  苍茫的三月的雪
  当踏雪而来的日子
  寒光刺痛时间的发条
  可记忆,那或许就是蛊的舞蹈
  满腔的柔情,俘获了泥泞
  
  我不会是一个骑士
  但我从唐朝带来舍身渡化的佛心
  让三月的雪经过你的唇,成了鸟
  那只掉进童话里的鸟
  那只穿过烟囱的鸟
  
  隔着冬衣,是我记忆粉饰已久的心
  我只有在白色房间里
  把成烟的东西都装进玻璃杯
  并封上咒语,不去张望
  只是我不明白
  三月雪为何残忍,为何温暖
-------------------------------------------------------------------------------
  
  周末,苔藓的假日
  
  1、
  北方以北,春天的外衣
  在临水而来的潮湿中矜持
  是窥望吗?
  仅此而去的夜晚却也安眠
  
  季节以外,高原的连绵
  在朔风随足的黄土上颓落
  是漂泊吗?
  就此凝望的目光只当离别
  
  我一直想
  岩石的表层脱下春天的外衣
  有些纤细的绿色如此感动
  只有一个瞬间
  干涸便在阳光下繁殖
  
  是那个离去的背影
  我以为可以深藏
  如果这是一丝新绿
  注定坚守的无路可退
  这城池的门啊
  被剥落的朱红染了指甲
  却掐算不出潮湿的原因
  一曲黄藤酒,是影子的妩媚
  我的周末,已被苔藓进驻
  
  2、
  周末的鸽哨或许没有表情
  懒惰的窗户绝对与心灵无关
  我绿色的手无知的触摸
  并带来一池碧蓝的水
  我知道,我是凋落在水中的风筝
  
  让我沉默,我没有任何说服力
  窗户以外,是声音的世界
  我只栽了一片苔藓,于是羸弱的空间瘦了一圈
  一个暖暖的晴朗,成了灾
  
  我们说些无关的语言
  风声凝固
  当晴朗在黑夜消失
  雨落在视线以外
  
  周末
  我开始相信你指向的远方
  只愿这黎明的苔藓
  把灰色的天幕写成春天的序曲
  就如假期里放逐的纸飞机
  是跌落的翅膀
  滑行,从长满苔藓的拐角出发
  
  3、
  矿泉水的瓶子
  已经捏出死海的轮廓
  我装下一半阳光,一半春风
  飘荡的东西,最容易疼痛
  因此,晴朗无罪,季节无罪
  可是,绿色的苔藓割破了白色的瓶颈
  是动荡的最后一夜
  与血无关
  
  阴暗为角落披上华美外衣
  最纯洁的是泥土
  假若盛开,只为被掬成向阳的样子
  我只当是烟花的初夜
  
  周末,这苔藓的根系
  无非草本
  并非圣贤

《诗之智慧光芒:严冬.芒》会员评论 [共2篇]
长空雁【布衣少年】 评论于 2013-11-22 12:11:21
你的高原即是我的高原,你的忧伤就是我们共同的忧伤
[->回复评论]
长空雁【布衣少年】 评论于 2013-11-22 12:10:40
赞···学习
[->回复评论]
* 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