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日记正文 >> 弟弟
    最新诗歌作品
    最新短篇作品
    最新长篇章节
弟弟
作者:Hero 原创首发于:2010-9-20 23:22:13 栏目:人在天涯 人气:4109 天气:晴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我的弟弟叫星星,算是我爸爸取得最有创意的名字了,可见父母对他的钟爱。弟弟生下来,确实是个喜庆宝宝,白白嫩嫩的,红红润润的。大胖小子,是上天给做父母的人最大的奖赏,也是最美好的期望的结晶体。然而弟弟多病多灾,从还未满月就开始了。
  十几天的小婴儿,就得了急性脑膜炎,好几次几乎就没气了,多亏大连医学院的一位医生,几次把这个脆弱的小生命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弱弱的,长到一两岁,得了伤寒,忽冷忽热,打摆子,休克。爸爸掐着他的人中往医院送。八十年代初,常走的是市里的保健院。有时候是半夜,下着大雨,没有公交车,爸爸抱着走。头上可能戴着个下田的斗笠,可能只搭着一块塑料纸,可能搞慌了,什么都没有戴,衣服裹着孩子,自己淋着雨,心慌慌地走。我很小的记忆里面,有很多进城的画面沉淀着,但目的地都是通向医院,去看弟弟和爸爸。妈妈拉着我的手,走在人很多的街上,我看见许多放学的小学生,他们手上拿两根小棍儿,缠着一种软绵绵又不会断的糖,可以缠着玩,又可以吃,我记得我是很羡慕的。妈妈带着我去医院看一眼爸爸和弟弟,不一会儿又离开回家里去。弟弟一直多病,几乎常驻医院。后来妈妈结扎了却又不小心怀了妹妹,没舍得打掉,家里没有老人家替爸妈看孩子,我脑海里就有妈妈背上背着小妹妹,牵着我在街上匆匆走着,往医院赶的记忆。 
  爸爸一直感谢他医学院的同学和医生。是医术高超的医生,把小不点的弟弟从脑膜炎和伤寒这两种夺命高手那里抢了回来。是在医院工作的同学,帮爸爸很多,都是还不起而只能一辈子记在心里的帮助。
  然而弟弟还是体弱,大病好了后,小病小灾一直不断。听爸爸摆谈起惊险得很,某年某天,弟弟在桌子边吃着饭,筷子还在碗里,人就呆住不动了,一看,眼睛翻白。爸爸知道坏事了,急忙抱在怀里,已经晕过去了,死死地掐人中,掐出好深的印子,掐出血来,醒了,赶快送医院。就算是在我家坐着摆龙门阵的叔叔伯伯,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和我爸爸一起急忙跑医院。我自己也记得,有一次,我都已经三年级了,弟弟也七八岁了,我们一块儿在水田边玩,抓泥巴寻黄鳝之类的。我在田坎这边,弟弟在那边,都蹲在水边,突然,弟弟一个倒栽,头就陷到田里去了。他是又突然犯晕眩了,而我吓哭了,只晓得叫爸爸。除了生病,我的弟弟,还在过年放鞭炮的时候炸过手指,在我去外婆家的时候被狗咬过小腿,凡此种种,爸爸妈妈固然是一颗悬着的心一天也没用放下过,他自己何尝又不是很痛很难受,而且少了多少童年的快乐? 
  而当我小而不懂事的时候,觉得弟弟很得爸妈的优待。平时就特别小心弟弟,生怕他有什么闪失,我带着他到小河那里没有护栏的桥上站了几分钟,我们两个就被爸妈罚跪在一起老半天。弟弟10多岁的一年,又得了肝炎。我记得他的眼仁是黄桑桑的,他的碗筷和小锅子是要单独隔开,拿开水使劲烫的。弟好瘦好瘦,好苍白,脸上的血丝看得见,手上的青色静脉凸起。为了给他增加营养,妈妈煮白藕炖排骨给他吃。我和妹妹知道弟弟生病了,应该给他多吃点好吃的,然而我们两个当然也是很想吃的,悄悄流口水。比如又一次,爸妈搞了一个东西回来,神神秘秘的,但还不是要拿来煮。煮的好肉香的,却只给弟弟一个吃。我很馋的,就不高兴呗。结果这个东西,我后来偶然听人说起,又在偏僻的书上看到一点点内容,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读鲁迅的《药》,抛开时代,华老栓,华小栓,人血馒头,父母心,我别有一种体会。 
  小时候家里就靠爸爸妈妈种几亩水田和菜地,收入只有卖稻子和蔬菜,我们三个要吃饭穿衣读书,当然是很穷的。那种穷是太小时身在其中不觉得,如今想来觉得不可思议的穷。然而我也觉得小时候的家是很温馨幸福的一个家。只要弟弟不生病,爸爸妈妈就很有希望,使劲干活就是。我记得弟弟身体好的时候,该上学了,他上学前班,我上一年级,我们乡村小学人不多,是在一个教室里上课的。老师把他们小点的先上完了,就先放他们回家了。我就会在窗子边喊:“妹,妹呀,等到姐姐一起走。”我小时候喊弟弟喊成妹,后来才喊他星星。我的星星弟那时很听我的话,跟我一起上学放学。有次迟到了,我们两个被老师堵在门口,两个老实孩子,编不出迟到的理由,我结结巴巴地说:“昨天晚上,我,我家爸爸妈妈……”没说清楚,我小时候是不大会撒谎的。弟弟因为身体弱,当然更是话不多。后来我们的教室分开了,弟弟要一个人跟同学呆在一起,他就不爱上学了。我的爸爸妈妈是很舍得打孩子的,弟弟就在村子外的田坎路上,被爸爸打一路,哭一路去上学。这当然不是什么好记忆,也不是最好的教育方法,然而却是我的父母最爱我们的方法。
  我的弟弟学习说不上好,当他小的时候是很盲目的,无所谓,后来上中学了,跟我一起在铁路子弟中学。我们农村小孩交点借读费来读书,总的来说是不容易的。弟弟渐渐懂事,学习仍然不好,但是他很努力。是很努力很努力的那种,我知道的。我读高二了,弟弟初三,我很晚睡觉,弟弟睡得更晚,有时甚至一晚上没有睡。我一直对弟弟有愧疚,因为当他学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没有耐心地辅导他,这种愧疚追悔莫及。我可以给自己找借口,但是我还是想起就很酸很闷,很悔愧。弟弟自己学,很努力很努力,但还是效果不好。中考出来,爸爸问他是要复读,还是不读了。弟弟说不读了,因为当时家里是最困难的时候。我当时是没有觉得好大一回事的,不读就不读了嘛,反正弟弟自己说的读不走。人大了再回头想人生,很多关键的步骤当时是不知道的。我为我的弟弟想,多希望他回头去,能继续多读几年书,多个高中毕业证,以后的路也好走得多啊。我尤其恨自己不懂事和自私,把弟弟的听话看成是理所当然。 
  爸妈对我们三个的教育是不分儿或女的,小时候弟弟虽然多病,但是身体好的时候,还是要负担家里的一些家务的,放牛、割草、挑水、收油菜、割稻子,都干过,还被爸爸赶下田学过犁田。爸爸一贯的观点是读书读得走就读,读不走就趁早学门手艺,所以爸爸没有坚持让弟弟复读。弟弟想学的是电脑,然而那在爸爸的眼里就是打游戏的孩子沉迷的玩意儿,是孩子变坏的导火线,所以爸爸没同意。爸爸让弟弟跟着为人诚实可靠的表哥学木匠。其实今天看来,表哥给人家装修房子,手艺很好,生意很好,收入很好。然而在那时候,木匠是没有现在这么多方便的工具和体面的活路的,就是推刨子,拉锯子,给农村中人家打结实耐用的家具。弟弟不喜欢,但他是个老实孩子,做事还是很卖力的,手上很快磨起泡了,还不小心钻了几回口子,基本的手艺学得都差不多了。然而他还是不喜欢,整个人很忧愁,本来话不多的人,更闷了。我的弟弟,我常常见到他夜晚站在阳台上,望着黑夜,不说话,偶尔叹气。然而我最多叫他小心点不要再伤到手了,我没有问他的心里想些什么。
  后来我上大学了,爸爸把弟弟带到自己做皮鞋生意的同学那里。这个弟弟可以接受,他很用心地学着皮鞋手艺。弟弟虽然读书的时候效果不好,但他其实很能静心,学手艺活是很快的。不到半年他就把皮鞋的全部工序学完了,还很上手,可以自己挣钱了。做手艺的,都是计件工资,靠时间和劳动力吃饭。弟弟很有干劲,一干一整天,坐在狭窄的小作坊里,一个小凳子,动都不动,光线又不好,弟弟也戴上个眼镜。手上的活路,很伤手指,弟弟又不惜力,拿手指使劲挤、压、按,以提高速度和质量,然而大拇指很快就变形了,一直肿痛。弟弟太节约,很多时候不吃早餐,中午去吃碗粉,下午饿晃晃地回家。2000年,弟弟半年辛苦,存了3000块钱,他一份都舍不得花,全都给了爸爸存起来,叫爸爸给我交学费,我那时的大学学费,恰好是一年3000块。想起这些事,我总是心口酸酸闷闷的。我就是要流眼泪,我就是又幸福,又很难受。 
  我读大学,我毕业,我工作,我买房子,我结婚,我生活得好好的,偶尔还为些说不上烦恼的事烦恼。弟弟一直是做皮鞋,因为手艺好,跟了另外一个师傅,师傅栽培他学全套工序,做小工厂的管理。工序他很快都会了,小厂子的管理就靠个勤快,他忙来忙去,都可以应付,然而弟弟还是一直没有高兴的时候。因为在师傅看来,他不会说话,不会应酬,在社会上玩不转。但其实我的弟弟干什么都很努力的,从小他不爱爸爸妈妈打牌,也不喜欢抽烟喝酒的人,但是现在他除了不打牌,也抽一点点烟,也喝一点点酒。但是,在社会上走,也不是学着人家装烟敬酒就走得开的。弟弟不会说什么圆活的话,弟弟很迷茫。这时候的我倒是懂得问弟弟想些什么了,不爱说话的弟弟也愿意跟我说些心里的挫败,疑问,烦恼。然而,已经晚了,已经到了姐姐虽然是姐姐,也只能听听而没有什么实质帮助的时候,已经到了弟弟虽然是弟弟,但也只能倾吐倾吐而自己的路仍然只能靠自己去走的时候。所谓我亦一家庭,你亦一家庭,我已成家,弟弟你要成自己的家立自己的业。我常因此而嘲笑自己无能,无语于人生的无奈,然而,生活就是这样。
  我们三姊妹,年龄相差不大,分别只有一岁半。小时候,是一起玩,一起上学,一起帮爸妈干活,一起被爸妈疼爱,一起被爸妈罚跪,一起笑一起哭。长大了,走出去,有人说弟弟是我哥哥,妹妹是我姐姐。但是,即使是双胞胎,即使仅仅只是一分钟的区别,早出生的那一个都有一份当姐姐或哥哥的情怀的。这种情怀在父母不在的时候是长兄如父,长姐如母;然而,父母在的时候,又有什么区别呢?我的弟弟,我多病多灾,勤快善良的弟弟,我和爸爸妈妈一样,期望你身体好,现在健康,将来长寿;我和爸爸妈妈一样,期望你自强自立,用自己的双手劳动养活自己,挣自己的未来;我和爸爸妈妈一样,希望你找到人生的另一半,有孩子,有幸福。 
  弟弟长到20来岁的时候基本上没生什么病了,而且长大了的弟弟很高大很帅气。我现在常常看到弟弟就说:“你小子是不是该减减肥了。看你肚子都肥得晃荡了。”我虽然这样说,但是我很喜欢看弟弟肥肥壮壮的样子。小时候,一个健健康康的儿子,就是爸爸妈妈最大的期望啊。看了弟弟的婚纱照,我笑弟弟有点呆呆的,不大会做表情,拍得多死板的。但我虽然这样说,我还是很喜欢看弟弟穿着白西服打领结的样子。他很帅,却还保留一点点傻傻的样子,是因为他还是我的老实孩子弟弟,我喜欢我的老实孩子弟弟。
  尽管人生路还很长,长大的兄弟姐妹分开的时日渐渐地比相聚的时日更多,自力更生的时日渐渐比互相帮助的时日更多,但是,今天你结婚了,我的弟弟,我和爸爸妈妈一样高兴,高兴得幸福,幸福得想流眼泪。
  偷偷地忍不住流了泪,然后笑笑地,我们都要好好生活。

  (当年抢救弟弟性命的医生,后来回了大连。爸爸一直有个心愿,在弟弟健康长大之后,要带着弟弟去感谢他。尤其是听说这位医生后来不顺利,生活有大坎坷,爸爸觉得更加应该去看看他,即使我们家仍然是芥豆之微的穷老百姓一户。现在弟弟结婚了,爸爸的心愿更强烈了,强烈得像那一直舍不得喝的两瓶茅台酒。)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插入书签 责任编辑 - 审核/往事  |  精华推荐/往事
《弟弟》编辑点评
【责任编辑】往事点评:
平实的叙述中融涵丰厚的情感,点点滴滴凝成对弟弟的关爱。祝福你们!
 
弟弟会员评论 [共0篇]
* 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